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特卖总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发现他的眼睛定在她身上,她低头看去,又是尖叫响起——

  “咳咳咳……”嗓子还没开就连番尖叫,声带受不了,卡住了。

  但她没忘记从床上抽来枕头,挡在自己身前遮掩春光,尽管效果有限,也好过全身赤裸。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把自己缩得很小很小,然后从枕头后方探出来,一脸惊慌的问。

  齐肇东蹙起眉,冷森森的瞅着她,“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会全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昨天晚上……”她咕哝沉吟,手指敲敲脑袋,让脑袋里的思绪开始倒带。

  昨天晚上她跟书书她们一起去庆生,酒过三巡,大家说到她得罪总裁大人即将被开除的事情,一个个义愤填膺。

  “那个臭总裁根本不值得你这样暗恋他!他都要把你杀头了啊。你就是太死心眼了,我告诉你,男人可以不年轻不帅气不是总裁大人,但千万不能有隐疾,喜欢上那种男人你不会幸福的。”汪书书慷慨激昂的说。

  “我又没要跟总裁怎样,我只是想默默喜欢他。”

  “默默?!怎么你平常做事那么有担当,一提到感情就很俗辣,什么默默,呸,喜欢就要勇敢表白,偷偷摸摸只会让自己内伤。”

  “告白?!”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她现在却俗辣得满脸为难。

  “对,要告白。总裁本尊就不用了,反正他有隐疾,别浪费时间去告白。这里多得是帅哥……咦,小恬你看,那边有个男的长得跟你的总裁大人好像喔!”

  众人目光顺着汪书书面对的方向看去,纷纷赞叹道:“对啊对啊,超像的,小恬,干脆你去对那个男人告白好了。”

  “什么,我不敢啦,万一是总裁怎么办?”

  “放心,你忘啦,杨秘书不是说总裁大人出差还没回来吗?”这消息还是她汪书书去探的。

  一开始,她强烈拒绝,可就在大家不断的怂恿与酒精的交互作用下,爱情俗辣宁可恬决定把这辈子第一次的告白,献给夜店里那个跟总裁大人长相神似的陌生男子,也算为她的暗恋找个宣泄的出口。

  她记得她行动了,但结果不详,因为记忆到此为止,接下来的就真的如坠云雾中白茫茫一片,她也不知道人怎么会变成总裁大人本尊。

  “你对我告白说要跟我交往。”没耐心等她自己恢复记忆,齐肇东直接说出。

  “我对你告白——不可能,我告白的那个人只是跟你长得像,不是你,而且总裁不是去出差了吗?”

  微眯起黑眸,他捏住她的脸颊,“你打探我的行程?说,为什么?”

  他向来不喜欢心机深沉的女人,想到昨天的告白极有可能是她的预谋犯案,而他还落入陷阱,这让向来无所不能的他胸口涌起一股愠怒。

  “我不是故意要打探,我只是很纳闷,开除我的人事命令怎么还没下来。”

  他知道她在说几天前的那件事。

  “等不及要回家吃自己啦?怎么,找到新工作了吗?即将在哪高就?”

  她摇头,又摇头,再摇头。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

  齐肇东没好气的说:“嘴巴是用来讲话的,脑袋是用来思考的,麻烦你正确使用好吗?”

  “什么?”她一脸傻气。

  齐肇东觉得要被她给打败了。“我不知道你一直摇头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摇头就是没有啊。”没有想回家吃自己,没有新工作,更没有要在哪高就。奇怪,他看起来也是个聪明样,怎么连这都不懂?

  她的眼神令齐肇东的自尊很受伤,仿佛他很逊似的。忍耐忍耐……

  “明知道你都已经要被我开除了,如果够聪明,不是应该有多远闪多远吗?居然还敢来自投罗网跟我告白。”这女人的脑子是进水吗?

  “我以为不是你嘛,只是跟你长得很像……再说,出差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回台湾?”早知道是总裁本尊,她才不敢。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呴,对不起。”他挑衅的说。

  “你为什么没穿衣服?”跟他说话,一直看见他身上的肌理线条,让她很不自在,害羞得都快要得心脏病,脸红得像是要爆炸。

  齐肇东撇头轻哂,“你自己还不是没穿衣服。”

  她低头看勉强躲在枕头后的自己,很想死,他好歹还穿着一条内裤,她连内裤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衣服……”

  “我脱的。”

  “啥,你脱的?你怎么可以脱我衣服?”

  “衣服都湿了当然要脱掉。”

  “昨天晚上下雨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