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特卖总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唔唔……”她顽强的扭摆着头,不肯屈服,张口便咬了他一口。

  “宁可恬,你居然咬我?”吃疼的他气急败坏的甩着手。

  好你个宁可恬,如果杀人没罪,他肯定马上宰了她为自己的手报仇!

  好不容易车子抵达齐肇东几经拷问、才勉强从宁可恬嘴里拼凑出的住家地址,他二话不说赶紧拉着她下车。

  他不敢马上开门走进公寓,而是站在路边叮咛再三——

  “待会不可以再唱国歌了,知道吗?一定要安静,不可以吵闹。”

  他可不希望她用她的大嗓门把整栋公寓的邻居都吵起来,然后惹来社区员警关切,那可是会非常丢脸的!

  “嘘,安静,不唱国歌,不唱不唱……”她像只鹦鹉不断重复这两个字。

  可她真的没唱吗?

  她没唱,她当真没唱国歌,她只是换唱国旗歌,两只不安份的手还不断的做出拉绳的动作,卖力的模样仿佛自己真是升旗台上的旗手。

  齐肇东的脸已经跟这夜色融为一体,黑得不能再黑……

  一不做二不休,他索性拦腰抱起她,以跑百米的速度一路狂奔回到她租赁的三楼套房,也好把她的惊天歌喉一起关进屋里。

  宁可恬几乎是一屁股的就往地上坐,活像是爬了大山似的瘫着不动。

  啊啊啊,有没有这么夸张?也不想想,扛着她跑百米上三楼的人是他,她是在跟人家累哪一国的?

  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齐肇东拉过屋里唯一的椅子,坐下来休息兼看看屋内环境。

  小得不像话,说是间套房,大小居然连他家里小浴室的一半都不到,唯一的一扇窗子小家子气得可以,他想不透,像这种走两步就见底撞墙的套房,怎么有办法住人?

  偏偏他今天晚上还得留在这里过夜——

  没办法,还不是因为担心宁可恬这女人明早酒醒后,会把今晚对他告白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毁了他的赌注,不想节外生枝的他遂而决定今天晚上要留在这里过夜,等明天早上醒来,事实摆在眼前,她届时想赖都赖不掉!

  只是,这居住的条件未免太恶劣……

  毫无设计感、生活品味,唯一的那张床还要命的小,长度严重不足,就连宽度都不及格,他若睡在上头,翻个身肯定就会往床底下报到。

  先说喔,他是不睡地板的,硬邦邦不说,连个地毯也不铺,别说是睡,光是走在上头他脚底板都嫌硬。

  唯一让齐肇东顺眼的,是屋内色系清爽而简单,没有花花赘赘的蕾丝,也没有令人窒息的粉红——

  对他来说,粉红色只有穿在女人身上还算青春可人,若是渲染到整个空间,就未免显得惊悚,住在里头的人只怕不疯也狂。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就当他今晚是不小心流落荒岛,姑且委屈窝一下了。

  齐肇东用眼角余光瞄到,原本瘫在地板上的宁可恬猛地坐起,起身,以S形的路径晃向浴室。

  “你做什么?”

  “要洗澡……洗香香才可以躲被窝……”

  “很晚了,明天早上再洗。”醉成这样还想洗澡,他不会赞美她爱干净,只会觉得她捣蛋,试想,这小姐没喝醉的时候都可以迷糊的在椅子上一脚踩空,更别说现在喝醉了,难保她不会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

  再说,这女人身上有带着魔咒,他一百个不放心,连忙快步跟过去。

  “你——”下一秒,齐肇东面红耳赤的退了出来,尴尬的赶紧帮她把门掩上。

  真是够了,门都没关就宽衣解带,虽然他是君子,但也不能这样不把他当男人看。他没好气的低咒几句。

  砰!巨响传了出来。

  该死的,她不会真的跌倒了吧?

  想到她极有可能把自己摔得头破血流,齐肇东顾不得许多,开门入内,只见莲蓬头掉在地上,像只小蛇扭着胡乱喷洒着水流,他当场被喷了一脸水,地板上,宁可恬只穿着白色内衣裤,浑身湿透的她瘪着嘴,可怜兮兮的像是要哭出来。

  白色内衣裤?

  齐肇东愣住,直觉就要往外退去,可才拉开步子,整个人便一顿——不对,他干么退出来?他就是听见巨响不放心,所以才进来查看,并非要占她便宜,没什么好心虚的。

  “你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