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特卖总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懒得多费唇舌跟好友解释他跟宁可恬的恩怨情仇,齐肇东一口喝光剩下的威士忌,让热辣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滑进他的身体。

  “现在没我们的事了,你好好跟你的女朋友谈情说爱,兄弟们就先告退。”

  “你们要走了?”他诧讶的问。

  “对啊,不然留下来照耀你们喔?”他可没当电灯泡的习惯。“待会记得要把人安全送回家。”唐斯淮叮咛。

  “等一下,她这样醉醺醺的,明天醒来不认帐怎么办?”齐肇东担心宁可恬小醉鬼会搞砸这一切,断送了他的胜利。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我的问题?等等,是她不认帐又不是我不认帐!”他可不爽了。

  “这就是爱情里的投资风险,谁能保证今天还满嘴喜欢你的人,隔天醒来是不是还会继续喜欢你。你想赢得这场赌注,就得动脑子削减风险,加油!”拍拍他,龚司浚一脸同情,“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

  “我现在就回去帮你上网搜寻最近有什么最新的两性课程,以备不时之需。”汤礼烨笑眯眯的说。

  等各自撂完话,三个好友笑嘻嘻的鱼贯离开,齐肇东也不甘示弱,笑容可掬的挥手目送,转过身——

  “咦,人呢?”

  他头皮发麻。不会吧,才刚转身,怎么宁可恬就不见了?

  啊啊啊,他为期三个月的赌注才正要开始,她可不要第一个小时就给他砸锅。

  人呢?人呢?他左右张望,正在怀疑宁可恬这个小酒鬼会不会又跑去哪桌跟别人告白,忽尔,脚边传来拉扯,他低头看去——

  阿弥陀佛,原来人躲到这里了!

  原本就已经醉了,追加了那杯威士忌后,她果然茫得更厉害了,浑身软绵绵的坐在地板上,仰着头,嘴里啰啰唆唆的不知道在嘟喽什么。

  看着她傻乎乎的蠢样,齐肇东蹲了下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嗯,不错,弹性饱满又软嫩。“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要是敢反悔不认帐,当心我一把扭断你的脖子,知道吗?”点点她的额头,“起来,送你回家。”

  “终于可以回家了,我要回家……累死了……人家要回家……”她嘟嘟嚷嚷,像个孩子似的耍赖朝他伸出手,“拉我,拉我,起不来了……拉拉我……”

  幼稚!齐肇东黑着脸一把抓住她伸来的手,把她从地板上拉起来。

  走出Primo Club,他问她家里住址。

  “台北市大安区XX路……”

  咦,这地址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齐肇东还在纳闷之际,只见她猛地一个鞠躬,凹折着身子,“您好,欢迎光临大宇百货……我是小恬楼管……今天业绩怎么样啦……”

  他脸上滑下三条黑线——

  能不耳熟吗?她背的可是大宇百货公司忠孝总店的地址!

  到底是怎样的傻瓜,要不怎会把公司地址记得比住家地址还熟?

  计程车一停,齐肇东立刻迫不及待的把宁可恬抓了出来。

  “……一心一德,贯彻始终。”不要纳闷,正是国歌。

  “好,结束,现在给我下车。”齐肇东压着她的头,免得这个傻蛋撞伤脑袋,等她双脚着地,便一把使劲拉出。

  “别拉别拉……要跌倒喽……会痛……”她像只虫似的扭着。

  折腾了老半天,人终于顺利下车,计程车司机摆脱魔音,赶紧掉头逃之夭夭。

  累,累死了,就算连续加班一个月,都没有送宁可恬回家一趟来得辛苦!

  这妮子也不知道哪条神经搭错线,回家的路上就突然忠心爱国了起来,硬是在计程车上唱了一整路的国歌,歌声之认真嘹亮,活似在参加元旦升旗典礼。

  这还不打紧,唱到一半她小姐还义正词严的对计程车司机提出纠正——

  “先生,听到国歌要起立站好,不然老师会打屁股,听到没有?”

  “小姐,我在开车捏……”

  齐肇东真是羞愧得恨不得当场跳车。最好计程车司机可以起立站好,又最好车子里有这样的直立空间啦!

  “那你要跟我一起唱。一起、一起……”

  “啥,我也要唱?先生,你女朋友很卢捏。”司机先生的脸部抽搐,一副遇到“肖仔”的无奈表情。

  “对不起。”齐肇东无地自容,只好努力想办法捂住她的嘴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