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特卖总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不要怀疑,这是老天爷亲自帮你选的,如此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我劝你最好不要拒绝,以免招惹天怒。打铁趁热,就让她请你喝一杯酒,然后你们好好开始交往吧!”

  现在是打算用一杯酒就要把他卖给这女人了?

  “可是她已经喝醉了!”虽然是她自己跑来向他告白,可难保明天酒醒了,她不会翻脸不认帐,他强烈觉得,他们应该重新挑选一个清醒点的女孩,以免搞砸了这场赌注。

  女孩晃了下,那颗头也不知道是有多沉重,始终不抬起来,倒是澄清的语气再认真不过。

  “我、我才没有喝醉!我很清醒的……嗝。”她孩子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打了酒嗝的自己。

  看吧,完全就是喝醉的人会说的话,我没醉,我很清醒,讲得比唱得还好听。嗟!齐肇东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

  “她说她很清醒。”

  “所以呢?”他悻悻然的问。

  “所以她很清醒。”唐斯淮微眯着眼眸瞟了瞟他,“怎么,你不会是想打退堂鼓吧?”

  “我只是觉得……”选个清醒的人,好过选个随时都会忘光光的醉鬼。

  没让他把话说出口,汤礼烨连忙欠揍的抢白提醒,“啊,怕要先说喔!”

  他的这句话成了齐肇东的逆鳞,一股前所未有的好胜心充斥胸臆,教他满脑子只想胜利,压根忘了前一秒还让他很是顾虑的问题。

  “怕?”抱歉,他齐肇东的人生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这个字。“你要不要教我那个字怎么写比较快?”他直接呛声。

  别说是个醉鬼,就算现在马上来只酷斯拉,他也有自信搞定她。

  “既然不怕就爽快喝酒吧!”唐斯淮将满满一杯威士忌交到女孩手中,“来,这杯酒让你拿去请他喝,他若接受了,就代表他答应跟你交往。”

  “喔,没问题,我请客、我请客……”娇软的嗓音爽快的一口应允,小脑袋瓜还忙不迭的猛点,整个人陷在一股傻气的氛围里。

  “只有一个人喝未免太无趣了,干脆两个人一起喝交杯酒比较热闹。”龚司浚马上又倒了一杯威士忌过来。

  现在,女孩手中有酒,齐肇东手中也有酒,在好友七手八脚的帮助下,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和女孩的手被迫交缠,手中的酒杯迫于外力的干扰,直直的往两人嘴里送去。

  就在各自仰首喝酒的瞬间,女孩总算露出了那张神秘的脸蛋。

  模样介于不差与出色间,中等姿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两只黑眸仿佛浸着水色,看似无辜又别有一种迷离风情,高挺的鼻梁透露出她骨子里有着某种程度的执着,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女人。

  她也许不是艳冠群芳、令人惊艳,但也不会是令人讨厌的女孩,因为她有一张很漂亮很迷人的嘴巴——

  丰满微翘的唇瓣,粉嫩而可口,轻轻勾动,两枚可爱的梨涡浅浅绽放,有着甜美的娇憨,又有着稚幼的可爱,这是温柔而强悍的武器,一个不小心就会教人彻底沦陷。

  只是,这张脸怎么看起来很眼熟呀?尤其那攻击性十足的梨涡,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齐肇东搜寻了脑中的记忆,下一秒,两天前在六楼男装部的事件马上从他脑中跳了出来,他当场愣住,错愕的表情像是晴天里突然被雷打到。

  是、是她?!

  那个害他脑袋差点开花、热情过剩兼出言不逊惹怒他的小楼管——宁可恬。

  虽然她换了新发型,虽然Primo Club非常节约能源舍不得多开几盏灯,但他还是认出她来了。

  望着齐肇东两只眼睛巴巴的看着人家,唐斯淮忍不住凑在他耳边揶揄问:“干么不喝,你不会是已经煞到人家了吧?”

  是啊,煞到了,被这个煞星煞到了,而他后脑勺还为此肿了一天一夜呢!

  好友的揶揄,让回过神的齐肇东想开口反驳,不料,却反害自己被口中的威士忌呛到,“咳咳咳……”

  他还在乱咳,神色迷茫的宁可恬已经咕噜咕噜的喝光了自己的那杯,她先是冲着他露出娇憨的模样,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被酒呛到了,还没神经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大舌头的笑说:“你、你很逊啊……”

  俊容霎时变黑——

  天杀的死丫头,领他齐肇东给的薪水还敢说他逊,她是已经把脖子洗干净了,随时等着被他杀头了是不是?这么用力是想要打死人喔?

  好好好,等她酒醒,他不介意再好好替她上一课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哇,才刚开始就被女朋友呛,我好像可以预见这段感情的结果了哩!”汤礼烨摇头叹息。

  不是他故意唱衰,天之骄子难免会有种优越感,更别说肇东骨子里还有大男人主义的遗毒,对于被呛这种事恐怕不会太习惯,他不想输,但太早看到胜利上门未免也太无趣了点。

  “你的眼睛肯定不好,去挂号看医生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