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秒,她挫败地将额头抵在桌面上,捏握成拳的小手不住捶打桌面,心里更是懊悔莫及。

  怎么会跟那种人告白呢?她当初是鬼迷心窍了吧!

  躺在床上,一夜没睡好的夏品妮想起当年就后悔得快要死掉。

  记得两人初次见面,是在高一期中考过后的一个周末下午——

  夏品妮百无聊赖地窝在书房里,两只白净的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踢晃着,一点念书的兴致都没有。

  “人生真苦闷,为什么每天都要面对这些讨厌的课本呢?”无奈自问。

  她不想念书,书也不理她,果然第一次考试战绩惨烈,把妈咪吓坏了,直嚷嚷着要帮她找家庭教师,于是在这美好的周末,她被勒令哪儿都不许去,得乖乖在家等着家庭教师上门。

  “啧,什么鬼家庭教师,不就是考上了大学的书呆子嘛!跩什么跩。”她心里直犯嘀咕,羡慕姐妹淘宋欣恩可以快快乐乐地去看电影。

  叩叩——

  “进来。”趴在书桌上的她,懒洋洋地应着。

  门一开,她没精打采地回过头去,下一秒,原本无神的两只眼睛,在看见妈咪身后的那个男人后,立时瞪大。

  稍长的头发盖住了一张年轻、英气勃发的脸,他的眼形略显狭长,明亮有神,直挺的鼻梁骨高得不像话,性格的嘴唇厚薄适中。

  他长得好高好高,尽管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条纹衬衫跟洗得泛白的牛仔裤,拎着破背包站在那儿,夏品妮却觉得他好帅、好性格、好潇洒、好迷人……

  “品妮,这位是周逸衡周老师,从今天开始,周老师会来教你念书,要有礼貌喔!”夏母再三叮咛。

  她忘了自己是不是有回应妈妈,可能有吧?夏品妮水汪汪的黑眸无法克制的瞬也不瞬地望着他……

  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孩,他穿的衣服、用的东西都旧得不能再旧,可那都无损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自信丰采。

  他神情冷静,黑眸里隐隐透着超乎年龄的早熟与犀利,浑身上下充满了蓄势待发的气势,自信的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

  不知道为什么,光是望着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就令她无端战栗,看着看着,一股陌生的情愫就这么在心里整个爆发开来……

  周逸衡走了过来,拉过她身旁的一张椅子,迳自坐下,“夏同学,你好,从今天开始,由我担任你的家庭教师。学校刚考完第一次期中考吧?考卷发了吗?方便借我看看贵校的命题走向吗?”

  他表现得自然而稳重,明明是说着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就脸红了,措手不及的她完全无法阻止诡异的红晕在脸上扩散开来。

  怯生生地拿出考卷,递到他面前。

  “你最拿手的科目是什么?”

  “国、国文。”她感觉连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

  不用怀疑,她就是对这个家庭教师一见钟情。

  但,这全是她一个人的无聊粉红泡泡……周逸衡几乎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尤其当他摊开考卷,看到她期中考各科分数时,表情古怪的仿佛是在说——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看着她的国文考卷,他问:“你是旅居海外多年的华侨吗?”因为不常使用中文,所以严重退化。

  然而看着她的英文考卷,他轻嘲嘀咕,“现在我可以肯定你不是ABC。”

  看着数学考卷,他眉心几乎打结,“我是不是要从加减乘除开始教起?”在他眼里,她的程度比小学生都不如。

  更别说其他科目的考卷,他看了就是沉默,永无止境的沉默。

  那时的她什么都不管,她只知道,她的苦恋要开始了……

  周逸衡这个家庭教师是全才,国英数史地物理化学外加生物通通包,而后他每次来上课就拉着椅子远远地坐在一旁。

  他几乎不多看她一眼,就只是冷冷地要她读完他指定的段落,或算完一大叠的习题,而他则拿着一本书,盖住自己的脸。

  她怀疑,是不是在他打开书本往自己脸上一盖的时候,课本的内容也开始跟着一点一滴地流进他的脑袋里,所以他才那么聪明。下次考试前,她也要试试看。

  书房好静……静得令她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

  少女的顽皮促使她想要窥视他,没想到才刚要转头,低沉的嗓音就突然想起——

  “看来你已经念完了,现在课本阖上吧。”

  呃……她才看了一半欸!

  无视她的悲惨表情,周逸衡起身,一个箭步上前,大掌猛地压住她的课本,开始狂丢问题。

  他不让她看课本,自己也不看课本,可那一个又一个问题就这样疯狂地冒了出来,丢得她满头包,完全招架不住,十几个问题问下来,她居然只答对了一个,还是经过放水才勉强闯关成功的牵强答案。

  “夏品妮,你脑袋有洞吗?”森冷的嗓音,抛出一句忍无可忍的质问。

  “……”

  “把它补起来,立刻。”

  “怎、怎么补?”她无辜地望着他问。

  他气坏了,抿着唇,神情冷冽的仿佛想要掐死她。

  而后,她的日子更难混了,他总是想很多方法整治她、甚至羞辱她,有时候她觉得他似乎以欺负她为乐,可她这个傻瓜却还是期待他的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