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啦好啦,我投降可不可以。”遇到克星,她还能怎么着?

  “所以现在认识我了?也知道我的大名了?”他调侃问。

  “不就是叫周逸衡嘛。”没好气地说。

  她或许会老,会记忆力衰退,但是周逸衡这三个字,她肯定一辈子都忘不掉,正是因为他,让她彩色的高中生活变成黑白,她怎么可能忘掉!

  突然一记爆栗敲上脑门——

  “周逸衡——老、师。”他非常刻意强调了后面那两个字,“连规矩都忘了?”

  “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家教学生了,而且,现在是在公司。”小声抗议。

  就算他曾经是她的家庭教师,可出了社会到了职场,他们就是平等的,难不成她还得卑躬屈膝地在一旁伺候不成。

  “我记得你当年最拿手的科目就是国文,你难道不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的涵义吗?”周逸衡答得不疾不徐,理直气壮。

  “我……”夏品妮当场哑口无言。

  他不就是比她聪明那么一点点……呃,好啦,很多点行了吧?为什么就让她每次站在他面前,就没了气焰?真可恨!

  “没话说了?”

  呼!夏品妮重重叹气,吹着额前的发,心里呕死了。

  “你不会是今天新上任的业务总监吧?”她绝望地问。

  尽管早就有心理准备,可她还是忍不住默默地在心里祈求那微乎其微、百分之零点一机率的否定,偏偏老天一点都不想如她所愿——

  “正是。”

  听到这句肯定的答复,她闭了闭眼睛。

  完了,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我以为你现在人应该在澳洲。”

  她闻言,猛地抬头,“你怎么知道我在澳洲?”

  他歪头瞅了她一眼,给了她“你说呢”的表情。

  算了,当她没问,听说他是董事长——也就是她老爸亲自去泰国请回来的,关于她的消息自然是从老爸嘴里得知。

  周逸衡双手环胸,一脸纳闷地瞅着她,“有个问题让我很纳闷,堂堂夏氏集团的千金……”

  说时迟那时快,夏品妮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拜托!千万别说出去,我拜托你……”她紧张兮兮地仰望他,“对了,也不能跟我爸爸说,听到了没有?”赶紧又补充。

  要是让大家知道她是董事长的女儿,她这总机接待小姐还干得下去吗?而且老爸要是知道了,不把她揪回去臭骂一顿才怪。

  属于她的香气,透过她捂在他嘴上的手掌,骚乱着周逸衡的呼吸。

  以前是稚气,现在是香气,果然是女大十八变。

  瞅了她须臾,刻意忽视她手心里的香气,周逸衡拉下捂在他嘴上的手,捏握在手里,一派爽快地承诺,“我今天可以不说。”

  夏品妮正想要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马上又补了一句——

  “但明天就不知道了,或许你可以每天到我面前提醒我,免得我不小心泄露了你的秘密。”口吻狡猾至极。

  “你——”她气结,指着他的手指,不住地发抖。

  什么叫做今天可以不说,明天就不知道了?

  美其名是要她多多提醒,依她看,根本是想要她每天到他面前请安吧?他骨子里的老师魂还真是可恶得可以。

  明明发过誓,这辈子打死都不想要再看到他,哪怕只是一眼,但为什么命运就偏偏要在多年之后让他们重逢?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莫非定律,越是不想碰上的,就越会是碰上?

  抑或是她的命格搞的鬼?唉,她真是恨透自己多舛又带煞的鬼命格了!

  周逸衡看看时间,“十点钟了,业务部要召开业务检讨会议,再见。”越过她,转而往办公室的方向走。

  才刚迈了两步,似是想起什么,他顿下步伐,头也不回地又说——

  “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以后业务部门不参加任何团购活动,所以,有任何团购讯息,都请不用通知他们,也麻烦总机小姐做好把关动作。”

  迟迟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周逸衡斜睨她一眼,“怎么不回答?”

  又来了,跟以前上家教课时一模一样,每次讲完话,就非得人家乖乖回答他——是、我知道了、好、没问题……他才肯罢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