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夏品妮拆开纸箱,趁着没电话进来的空档,火速把距离最近的行政部门的订货先送去,接着拿起话筒,开始逐一通知各处室的大哥大姊。

  财务部、采购部、人资部、秘书室……最后是业务部。

  “喂,大伟哥,我是总机品妮,之前团购的阿舍干面已经送来了,因为数量好多,人家一个人搬不动,可不可以请大哥派几个壮丁来领货?另外呀,今天又有新的团购商品,超赞的,待会过来拿干面,我顺便把商品DM—— ”

  夏品妮还来不及把话说完,不知哪里冒出一根又长又直的食指,毫不犹豫按掉她的电话,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嗓音冷冷响起——

  “以后业务部门不准参加任何团购活动。”

  是谁?居然敢禁止业务部门参加团购活动,群众的愤怒是很强大的,不想活了吗?而且,就算业务部门不参加团购,他也不可以擅自按掉通话中的电话呀!

  她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白目鬼,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是太、太、太不礼貌了!难道不知道总机接待小姐是不能得罪的吗?

  夏品妮单手叉腰,端起晚娘脸,猛地转过身来——

  正想要好好地晓以大义一番,孰料,当她看清楚面前这张脸孔后,血液瞬间凝结,脑袋一片空白,胸口狠狠拧紧,所有想说的话全卡在喉咙,连个字儿都吐不出来,一张俏脸更是惊骇得宛如见到鬼。

  喔卖嘎,喔卖嘎,是周逸衡!她这辈子打死都不想再见到的周逸衡!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露露姊口中的那个性格乖张、处事严格,对业务有着超高标准的要求,不惜用铁血政策逼出泰国分公司一张张血泪成绩单的“周逸衡”,就是她认识的那个、她眼前的这个周逸衡

  喔,天啊,让她死了吧!

  人生有没有这么的冤家路窄?

  不行,不能让他认出她是谁,要是让他把她的身家底细抖出去,别说她休想继续当什么总机接待小姐,她的生子大计也会受到破坏,更糟的是,老爸还会很生气很生气……

  “原来是你,好久不见,夏品妮。”他弯起唇。

  董事长明明说她人在澳洲,三年没回台湾了,怎么他第一天回台北上班,就在这里遇见她?

  看来,他们师徒还挺有缘的哩,他轻哂。

  听见他喊了自己名字,夏品妮一颗心简直是凉透了……被他认出来了啦!已经够惊骇的脸蛋更是瞬间一垮。

  微眯着眼,周逸衡居高临下地瞅着面前这位久违的学生。

  瘦了,当年那张婴儿肥的脸蛋没了,变成一张标致的瓜子脸,而且她还学会了化妆,睫毛刷得又卷又翘,腮红扑得脸蛋粉嫩嫩的,褪去了学生的稚气,摇身一变成了亮丽的美眉。

  有几年没见过她了?好像在他跳级考上研究所,每天忙得分身乏术,而她也表示可以自己念书,不需要有人像老妈子一样盯着她时,他们就结束师生关系,再也没见过。算算,少说也快十年了。

  不过,她这是什么表情?

  碰到许久未见的熟人,就算觉得倒楣,基于礼貌,不是也应该要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吗?

  何况,他还是她的“恩师”。

  当初若没有他的费心紧盯,以她那颗老是神游太虚的脑袋,高中能不能顺利毕业都还不知道呢!这个不知感恩的小东西,她可以再给他僵硬一点,再皮笑肉不笑一点。

  夏品妮勉强挤出一抹不甚自在的笑,心虚地迴避着那双黑漆漆的眼睛,“这位先生,您、您好像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您呀。请问,您贵姓?到夏氏集团是洽谈工作吗?还是要找人?我马上拨内线帮您通知。”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几年不见,她迷上戏剧不成,居然还敢跟他装陌生?英挺的鼻子窜出一记冷哼。

  他挑眉,“你不叫夏品妮?”

  “我不……”

  唉,虽然仍长得灵精慧黠,但显然还是散漫不改。在她愚蠢地否认前,他非常好心地指了指她胸口的名牌。露馅一。

  夏品妮瞬间脸孔涨红。是……她是夏品妮,她是,呜呜……

  “周先生,您还没告诉我,您到夏氏集团找什么人?”挺住。在顺利将他打发走人之前,一定要挺住。

  又挑了一下眉,冷哼,“你说你不认识我,又怎么知道我是周先生?”犀利的黑眸揉着诡森的笑意,嘲笑她,露馅了。

  见周逸衡扬起嘴角,好整以暇地等着看她要怎么三度出糗露馅,无计可施的夏品妮挫败地垂下肩,自认倒霉地瞅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