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宋欣恩抓抓头,尴尬地说:“品妮,对不起,你瞒着伯父、伯母未婚怀孕,又一个人住在外面,加上那天看你脸色那么糟,我越想越不放心,想说还是得来跟夏伯父说一声才行,让他把你接回家去,至少有人照顾你。”

  “欣恩!”她真是被好友打败。

  “对不起啦,可是不说,我良心过不去。”她转而看向夏定成,“伯父,对不起,我跟着品妮一起瞒您和伯母了,可是,品妮会这么做也是不得已,她是不希望夏家绝后。”

  “宋欣恩!”这丫头抖起秘密还真是不手软,一桩接着一桩抖。

  “抱歉董事长,方才我门外听到了一些,小姐只想要孩子却不想嫁的原因,我想,应该是为了三年前那件事吧?小姐?”王秘书问。

  夏品妮紧紧咬着唇,不发一语。但,不说话,不代表事情不存在,只是要把旧伤口揭开,又真的好疼。

  “三年前发生什么事?”周逸衡被搞糊涂了。

  她吸了一口气,捏紧双拳,决定豁出去揭露一切。

  “我害死了一个男人,一个想要娶我的男人!因为我天生带煞命格克夫,所以把他害死了。周逸衡,听到这个原因,你现在还想娶我吗?还敢娶我吗?”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三年了,若是单纯的情伤她可以努力走出,可这件事情带给她的自责永远不会消失,无端受她牵连的早逝性命也无法从头活过。

  “所以你去了澳洲,三年没回来?”

  她默认。

  周逸衡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心疼。

  印象中的她,是倔强不服输的,能够让她一走就是三年,可见那件事情给她的打击有多大,他心疼,真的心疼。

  他揽过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轻哄劝,“别哭。都过去了,惦记三年,够了,别再想了……”

  “真的可以这样吗?”她很迷惘。忘掉,是不是对不起死掉的人?可是不忘,她又好痛苦。

  “可以,当然可以,已经够了。”他抚着她的背,安抚她的不安。

  “品妮,他说的对,已经够了,你要学着放下了。再说,那真的不是你的错,肇事原因笔录上写得很清楚,是疲劳驾驶又超速才造成意外,你别再自责了。”宋欣恩帮着劝说。

  “品妮……真要说起来,是爸爸的错。”夏定成难过地望着女儿,“什么命格带煞克夫,那是爸爸胡说的,是我想要阻止你嫁给对方,所以才这样吓你的,爸爸没想到反而害你这么自责。”

  她猛地别过头,“爸,你是说……”

  “是真的,小姐命格富贵,根本没有带煞克夫,董事长是因为知道对方和小姐交往其实存心不良,怕你盲目嫁人误了一生,所以才捏造了那个谎言。”王秘书说。

  “所以,我没有天生带煞克夫?”

  “没有。”王秘书保证。

  “品妮,既然你担心的事解决了,你总可以跟周总监结婚了吧?”夏定成问。

  话题再度绕回两人身上,她看着周逸衡,周逸衡也看着她,夏品妮突然意识到他们居然靠在一块儿了,连忙推开他,拉出距离。

  “别再装了,你明明就很喜欢人家不是吗?”宋欣恩再抖出一桩秘密。

  “宋欣恩,我真的很想拿针线把你的嘴巴缝起来!”嘴巴说得凶狠,可是脸却红得像柿子,实在没杀伤力。

  “你还记得你欠我一个愿望吗?”周逸衡低头问。

  “记得。怎么,你想到你的愿望了?”

  “嗯,我的愿望就是,娶你。”

  黑眸瞠大,“你、你疯了吗?”

  疯,他还想更疯狂的呢!

  周逸衡一把扣住她的下颚,低头炽热地吻住她。

  画面太刺激,夏定成倒抽一口气。

  宋欣恩好开心。

  王秘书……嗯,恭喜恭喜。

  尾声

  等待产检的时候,夏品妮忍不住戳了戳身边狂看文件的忙碌男人。

  周逸衡别过头,困惑地瞅着她。

  “你为什么要娶我?”

  她不想让他感觉是被逼,这样好像她很没行情,只能硬逼一个倒霉鬼娶她。

  而更令她气闷的事情是,她完全没有享受到婚前那种被追求的感觉,居然就要嫁给他了。

  “董事长不是说,要对生命负起责任。”

  所以,只是为了负责?

  夏品妮的心更闷了……

  “责任就这么重要?你有没有想过,你根本不爱我,一段没有爱的婚姻怎么可能维系得下去?”

  瞟她一眼,“你又知道我不爱了?”

  “因为你从没追求过我呀,我们根本连交往都没有。”

  如果爱,他会想要追求她吧?可偏偏他以前拒绝了她的告白,就连重逢之后也没有任何表示,如果爱,会这样吗?

  “那是因为你不管先后顺序,直接跟我吵着要生孩子,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别人都是先交往、再结婚、然后怀孕生子,那我们现在已经是先怀孕生子、准备结婚,那就等婚后再开始交往好了。”周逸衡明快地说。

  吼!她怒了,杀气腾腾地瞪着这个弄大她肚子的男人,觉得自己真是识人不清。

  “如果我就是要你追我呢?”

  他斜睨着她那颗藏有小生命的肚子一眼,“要追,等你生完再追,挺着肚子不要跑。”

  “不是那种追啦,是追求的‘追求’!”

  “你忘了吗?有事弟子服其劳,你想要我怎样,你就去做吧!想要玫瑰花,就自己打电话去花店订;想要首饰,就自己去店里挑。记得,不要挑太贵的,现在开始要养两个孩子,要节省开销。”他非常理性地说。

  “这个无赖,你这个可恶的无赖……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只是为了给我爸一个交代,我讨厌你,周逸衡,你真的很可恶……”她气得眼圈一红。

  眼看自己快要把她弄哭,周逸衡知道该收手了,放下文件捧起她的小脸,温柔地亲吻她。

  “不、不要这样,很多人在看……”这一吻,令她转为害羞,小脸红通通的。

  “要看就让他们看,他们都不知道亲过多少回了,不然怎么会在这里?”

  都到妇产科了,事情肯定不只亲吻那么简单,再说,他也只是轻轻碰了她的嘴,又没有用舌,完全的发乎情止乎礼。

  “我是跟你说真的,你确定要跟我结婚吗?你甚至没有喜欢过我。”

  “谁说我没有,我一直非常喜欢……捉弄你!”

  “周、逸、衡——”

  “那你告诉我,怎样才算喜欢?”他正色反问。

  “我……”该怎么说呢?那是一种情绪……哎哟,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啦!

  “我不知道真正的喜欢是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我心里没有被遗忘,她诳我说国文是她的拿手科目,可是考得奇烂无比,英文二二六六,数学是小学生的程度,但她跟我说‘周老师,我喜欢你’的时候,其实我很高兴。而且你知道吗,其实这些年我常想起她……”

  她害羞窃喜,却又故作不在意,“想起她做什么?”

  “想起她脑袋的洞不知道补起来了没。”

  没好气地睨他一眼。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滑头?以前明明觉得他器宇轩昂、文质彬彬,现在,唉……

  他拉过她的手,十指交握,“别老爱胡思乱想。这些年,我是真的常想起你,现在很高兴,不用只能想起你,还可以看着你。”

  可恶,闹了这么久,突然来这么一句骗人眼泪的,这男人怎么这样啦……

  她心里甜蜜蜜的,忍不住像个小女生,撒娇地偎向他身边,另一只手轻抚上小腹,现在的她,真的很幸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