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早。”随口应了声,拿起夏品妮座位上的保温杯,周逸衡转身离开。

  邱秘书纳闷地歪头嘀咕,“咦,总监拿夏特助的水杯做什么?这两个人好像有点暧昧,有时却又不像那回事,真难懂。”

  周逸衡来到茶水间,倒掉杯里的水,凑在水龙头下洗了洗,接着用热水烫了一下,才重新注入温开水递给她。

  “谢谢。”夏品妮感激地接过,连忙啜了几口,重新盖上杯盖。

  周逸衡领着她推开安全门,走到空无一人的楼梯间。

  她才刚坐在阶梯上,他的声音旋即响起,“什么时候知道的?去做过产检了吗?”

  她仰头看他一眼,“上个礼拜六。去过一次了。”

  “为什么没跟我说?”他有点急躁地问。

  他霸道的口吻让她本能地扞卫主权,“这是我的宝宝欸!”

  “没有我的努力配合,你会有宝宝?”周逸衡反问。

  “……”确实。

  “所以跟我讲一声是应该的吧?”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孩子的爸。

  “我没有不跟你说啊,只是打算过阵子。”

  “过阵子是多久?等到肚子大起来,不用你讲我也看得到。”他又没瞎。

  “咦,这倒是。”

  这个脑袋有洞的夏品妮……

  他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让家人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藏一辈子吧?”

  “等孩子稳定一点……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不舒服的感觉。

  周逸衡皱眉,“是不是一直都很不舒服?”

  “有一点,每天都很想睡,容易恶心。”明明是怀孕,可她的体重却掉了。

  “你瘦了,再这样下去不行!今天就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好照应你。”他直接做出决定。

  “不要。”她一口回绝。

  闻言,他挑眉,“为什么不要?”

  “我不想告诉你就是不希望你觉得有责任、有压力,别忘了,这是我的孩子,我自己会好好照顾的。”夏品妮重申立场。

  “夏品妮,你说错了,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有贡献精子。”他完美反驳她的论点。

  “但是你的阶段性任务已经结束了!”他成功让她受孕了,所以该功成身退,接下来的事情,他不用管。

  “什么叫阶段性任务已经结束,夏品妮,当我跟你上床做爱,一起制造出一个小生命开始,我的任务就只会持续下去,不会结束,直到死亡。”周逸衡坚定地说。

  “没错,所以你们两个马上给我结婚!”

  突如其来的严厉语句,让背对着楼梯的两人满脸震惊地回过头来。

  “董事长!”周逸衡起身望着楼梯上的夏定成。

  “爸……”夏品妮瞪大眼睛,脑袋一片空白。

  完了,被老爸知道了,这下子事情完了。

  “周总监,你跟品妮两个马上给我上来!”夏定成撂下这句话后,转身回楼上的办公室。

  心血来潮想要下楼关心这阵子努力打拼的业务部同仁,没想到竟在楼梯间发现女儿未婚怀孕的惊人事实!

  这对一个爸爸来说,一时之间真的很难接受。但,要理性处理,毕竟,女儿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她有属于自己的感情生活,他要学会尊重。

  三年前就是因为他不懂尊重,执意干涉,最后才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害得女儿的心灵受创那么严重,避居澳洲三年。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我们没有交往。”夏品妮说。

  “没有交往怎么会上床?还闹出人命?”

  “是我的错。”周逸衡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认错,因为是他没有守住原则,跟她一起造成了这件事情。

  “不关他的事,是我拜托他让我怀孕的。”夏品妮急急解释,不希望父亲因此对他留下坏印象。

  “什么?品妮,你为什么要拜托周总监做这种事?”是代沟太深吗?他完全无法理解女儿的想法。

  “因为我想要一个孩子。”

  “荒唐!孩子又不是宠物,怎么能说想要就想要?”夏定成头都疼了。

  看吧,董事长也是这么说,孩子不是宠物。虽然时机不是很恰当,但周逸衡就是忍不住用眼神向她示意。

  夏品妮知道那一眼的意思,忍不住伸手打了他一拳。

  现在是怎样?在爸爸面前打情骂俏?

  “品妮,我不管你们两个在玩什么把戏,总之,现在孩子都有了,你马上跟周总监结婚,要对这个生命负起责任。”夏定成做出结论。

  “不,我死都不要嫁给他!”断然拒绝。

  这句话,让周逸衡错愕地别过头来,难受地盯着她。

  死都不要嫁给他?她就这么讨厌他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他让她怀孕?

  看见周逸衡的表情,她心猛然一抽。

  不嫁,是为你好,是不想看到你死。

  他的眼神让她难受极了,觉得自己伤了他的心,也伤了他的自尊,可她没那个意思,他很好真的很好,是她自己的问题。

  “什么叫做死都不要嫁给我?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怀我的孩子?”周逸衡忍不住低哑问。

  “没错,你既然不想跟周总监在一起,为什么还想跟他有孩子?这实在太胡闹了。”夏定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女儿。

  “我……”欲言又止。

  叩叩!

  “进来。”

  王秘书推开门,“董事长,小姐的同学——宋欣恩小姐来了。”

  “品妮?”见到好友也在,宋欣恩不禁微讶,她就是挑品妮在上班的时间要来告诉伯父秘密,怎么当事人也在?

  “欣恩?”

  两个好友怔愕互看。

  “欣恩,你怎么会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