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周逸衡一把抓住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她。

  他深沉的黑眸盯得她发毛,忍不住扭了扭双手,“放、放开啦。”

  “……你还可以吗?”

  “啥?”

  没等她意会过来,他已经低下头,密实地衔吻住她,相信等他将刚刚发生过的缠绵重新来过一回,她就会明白如何回答他的问题了。

  走出洗手间,夏品妮满脸失望。

  她的那个来了,她没有怀孕。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很有把握的,经过她的计算,那天和周逸衡上床的时机应该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而且他们还不只做了一次,事后他离去,她还参考坊间说法,把双脚高举了一整个晚上,可为什么她没有怀孕?

  满心的期待化成泡影,夏品妮万分沮丧,几乎都快哭了,整个下午根本没心情工作,两只眼睛像是随时都要飙出泪来。

  她忍,拼命地忍……

  可心里仍是不断地埋怨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给她?

  天生带煞的克夫命格,好,她认了,反正就是不能爱嘛!

  可当她都已经决定放弃爱人的权利,只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还不肯让她如愿呢?

  明明有那么多人一次就中奖,人家都还不见得乖乖算什么生理周期,可她计划了半天,结果咧?想想还真是心酸。

  周逸衡不是没有发现她脸色怪怪的,但他想不透,明明早上看到她时她还眉开眼笑的,怎么不久就陷入阴霾?偏偏他又得去参加什么医材法规研讨会,苦无机会好好问她,直到下班前她送了一份文件过来,他总算能问问她。

  “你怎么了?”

  “没有。”她闷闷地应。

  没有才怪!没有的话,她是声音会有气无力,她的眼神会怅然若失,她的表情会泫然欲泣?

  当他是三岁小孩好骗吗?

  “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就说没有了啊!”她忍不住低嚷。

  周逸衡眉心打死结,“没有你会连该送什么文件都搞错?”他把她刚刚送来的文件,一把扔到她脚边。

  她呐呐地捡起文件,看了一眼,挫败地闭了闭眼睛,她真的搞错了,把该发还给同事的文件,又送回来给他,难怪他要生气。

  周逸衡起身绕过桌子走了过来,“你到底是怎么了?”

  她嘴一瘪,两只眼睛便冒满了泪花。

  周逸衡轻叹一声,将她搂进怀里,心里无声地低语,别哭,哭了他就没辙了!

  她果然轻轻低泣,身子一颤一颤的,他只好松开她,将她安置在沙发上,自己则是蹲跪在她面前。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我大姨妈来了。”

  “既然不舒服,你可以请假回家休息。”他以为她是生理痛。

  摇摇头,“我没有怀孕……”她整张脸都皱成一团了,“我明明已经算了生理周期,那天是最适合受孕的日子。”

  等等,所以她不是因为生理痛不舒服,而是因为没能成功受孕而难过?

  可不对啊,距离他跟她上床的日子不过才过了四天,她今天大姨妈就来了?如果不是她算错日子,就是她的大姨妈不准时,以至于怀孕失败。

  “你大姨妈准时吗?”周逸衡问。

  “……一直都很准时。”

  虽然是已发生的事件,但是听他说起,夏品妮仍不免有些害臊,“所以?”

  周逸衡捏捏她的双颊,没好气地说:“所以,夏品妮小姐,你该不会从头到尾就算错排卵期了吧?”

  “啥——”夏品妮瞠大美眸。

  怎、怎么可能,她怎么会算错排卵期,不是大姨妈来的前四天吗?高中护理课是这样教的啊!

  “我问你,你是怎么计算排卵期的?”

  “……就大姨妈来的前四天呀。”她困惑地望着他。

  四天。

  周逸衡当场有种快要厥过去的感觉。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糊涂的女人,居然连排卵期算法都搞不清楚,明明就是十四天,她硬是比人家少了十天。

  “不是吗?”她百思不解地问。

  “当然不是!”周逸衡大叫。

  “不然怎么算?”

  很好,非常的好,以前是教她念书考大学,之后教她工作要领让她像个继承人,现在不会连这种女孩子家的私密事情,都要他这个大男人来教吧?

  周逸衡无力地看向她,起身拿来智慧手机,上网搜寻了排卵期的计算方式,接着凑到她面前——

  “麻烦看清楚一点,大姨妈来的前十四天才是排卵日,不是四天。以周期二十八天来算,你这次大姨妈来的日子是一号,那么下一次排卵日是十四日,若是加上误差日期,约莫是十三日至十五日,共三天。”

  夏品妮脸上三条黑线,糗了,她算错日子了,结果非但不能怀孕,还白白浪费了他的优良基因,而揭发她蠢事的,居然还是他这个大男人。

  夏品妮,你真是个天杀的大白痴!

  她懊恼不已,双手捶打着脑袋。

  片刻,她抬头偷偷觑他一眼,“……你好厉害,连这个都懂。”

  “这是、常、识!”周逸衡真想掐死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