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你疯了吗?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又怎样?他想要我的身体,我想要他的精子,很公平啊。管他是不是好东西,我又不是要嫁给他!再说,真要论起来,谁占谁便宜还不知道呢!”夏品妮不以为然地说。

  听到她这样说,周逸衡气得暴跳如雷。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为了一个孩子,如此不择手段,这样值得吗?”他额侧青筋浮现,下颚肌肉绷得死紧。

  “你才莫名其妙,这是我的选择、我的决定,你不能认同,我无所谓,可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你能挡我这一次,并不代表也能挡我下一次,你若看不惯,那就请你闪远一点!”她更火大地怒吼。

  周逸衡一听,浑身都笼罩在一股黑暗的情绪之中,“闭嘴。”

  “我偏不。”挑衅。

  “我叫你闭嘴!”

  “我偏不!”

  没让她说完,周逸衡忍无可忍地一把捧住她的脸,用自己的唇堵住这张令人生气的小嘴,拒绝再听到那些令人生气的字眼。

  他像是一只挣脱束缚的兽,狠狠地蹂躏着她软嫩的唇,贪婪地从她嘴里汲取她甜美的气息,像是要将她吃进肚腹里般的不顾一切。

  可恶的夏品妮,居然把事情说得那么无所谓!

  她知不知道,她快要把他搞疯了!每天看着她周旋在不同男人身边,他忌妒得快要死掉,他根本无法接受别的男人碰她一根手指头。

  与其像这样继续看着她和其他男人约会,任由别的男人搞大她的肚子,他宁可自己下手!

  她想要怀孕是不?她想要孩子是不?

  好,他给!他给总可以了吧?

  在被吻得昏沉之际,夏品妮忽觉天旋地转,她被他整个打横抱起。

  “你的房间?”嗓音沙哑而低沉。

  她喘息着无法言语,可周逸衡从她的眼神里找到方向,迈着坚定的步伐,毫不迟疑地走向这屋里唯一的大床。

  几乎是迫不及待,他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不由分说的便又细细密密地吻着她,又吮又啃,她一张小嘴被吃了又吃,他还不满足,极其霸道地采舌入口,并且毫不客气的在那小嘴里,翻搅得天翻地覆。

  看着她细眉微蹙,满脸酡红,周逸衡整个人兴奋得就像是锅炉上的滚水,那么的烧、那么的烫!

  他开始动手剥除障碍,甚至心急的蛮横撕扯,转瞬间便让她一丝不挂。

  她美丽的躯体映入他眼帘,赤裸得宛如新生……

  震慑于眼前的美景,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目光一路从她纤细的颈项蜿蜒而下,性感的锁骨、饱满的胸峰,可爱的肚脐……

  被那双炽热神秘的黑眸如此瞅着,夏品妮心跳快得不像话,想要遮掩自己,但只靠两只手作用实在有限。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又摸又揉,像是要确认眼前的美景是否真实般,每一寸都不放过。

  柔软滑嫩的触感,销魂而美好,他是那么地爱不释手,爱到忍不住以唇品尝、以吻膜拜,吻遍她身体的同时,也将她浑身摸揉个彻底。

  瞧,她双眼迷离,神情娇媚,吞吐着气息的小嘴,诱人得不得了。

  想到她居然打算让别的男人这样碰她,看尽她的美丽,一股火烧般的焦灼烦躁伴随着恼怒,突然充斥他的胸口。

  想都别想,他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看见这样的她,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谁也别想碰!

  霸道地封住她小嘴的同时,一股想要进入的念头强烈袭来,他想要进入,想要将那个激昂的自己,深深地埋入她美丽的身体里。

  为了让她可以接纳自己,他吻得更欢、抚得更野……

  在解开自身的束缚后,他健美的身体包围着她,一股强悍的力量尝试地推挤向她脆弱的腿间——

  猛然传来的异样疼痛,令她震愕地瞠大美眸,浑身僵硬不已,欲张口惊呼之际,他的唇封住了声音的逸出。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小手紧紧攀住身前的他,闷哼抽气。

  他放开她的嘴,转而亲吻她敏感的脉动,并不时在她耳边呢喃诱哄,“放轻松,让我进去……”

  她感觉他稍稍退去后,又一寸一寸地挤进,直到完全被接纳。

  那一瞬间,周逸衡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他在她身体里展开了无法形容的亲密进出。

  夏品妮的感官深陷在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受里,缠绵的亲吻、交缠的肢体,伴随着压抑的喘息声,正一点一滴地吞噬她的意识。

  周逸衡的动作一开始是不疾不徐的,但发现根本不能满足,便渐渐加重了力道。

  看着她的小手无力地握紧又松开,眉心随着自己的进出反复蹙紧又舒缓,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袭身,敦促了他的行动,加剧他为所欲为的念头,将敏感的她逗弄得更为彻底,几乎招架不住这样的攻势。

  他们反复的亲昵磨蹭,不断在彼此身体里推挤着情欲……

  她被他撞击着,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沉醉在他所带来的震撼。

  男人与女人,看似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却在这种时候亲密得难以言喻。

  她快承受不住了,迷乱地喊着他的名字,“逸衡、逸衡……逸衡……”

  眼前的她,不再只是那个纯情告白的高中女生,而是一个令人心醉的女人,他因为她的各种风情而意乱情迷。

  当情欲累积到一个极限后,像是烟花蓦然在眼前绽开,他在她的身体里,毫不保留地献出了自己,给了她要的……

  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这高潮褪去时所留下的爱的余韵。

  他搂着她,轻抚着她的背脊,“现在你高兴了吧?”她逼得他不得不乖乖交出他的精子。

  “高兴!”一切都发生得这么美妙,她如愿在危险期和最符合她理想的男人上床,得到了他的精子,眼看生子大计就要成功,她当然高兴。

  听她答得这么爽快,周逸衡还真有点想掐死她,她说他是魔鬼,真要说起来,她才是魔鬼,一个令人失控暴走的女魔鬼。

  “为什么改变主意?”

  他不答,只静静看着她漂亮的脸蛋,温柔拨开她脸上汗湿的发。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想要未婚生子,可要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胡来,他办不到,因为他会忌妒、他会发狂,他无法忍受别的男人碰她!

  “到底是为什么?”她追问,莫名期待他的答案。

  “因为知道你肯定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优良基因。”

  切!这个臭屁鬼。她没好气地捶打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