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好。”

  “你坐一下吧!”周逸衡转身张罗。

  “子靖念的幼稚园离你们住的地方其实有点距离,而且跟你上班的方向也不同,你没有找过附近的吗?”她疑惑问。

  “有,其实前面的小学就有附设公幼,我原本想让他念那里的,但是错过报名时间,只好先送他去念私幼。不过,我希望过阵子让他进公幼,距离近,让他可以多赖一下床。”

  “前面的小学呀……啊!欣恩是在那里当老师。”

  “谁?”

  “我朋友,之前在麻辣锅店遇过的。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公幼的招生情况好了。”

  夏品妮热心地打电话给宋欣恩,询问了公幼的入学规定。

  “你记一下,要拿户口名簿或户籍誊本去登记入学申请,到时候如果额满,会采抽签制。上星期已经开始开放登记,你赶快找个时间去一趟,别再错过了。”

  “好,谢谢你。”

  “要谢的话就以后少丢点工作给我喽!”她顽皮地说。

  “你想得美。”不客气地当面嗟她。

  “魔鬼果然是魔鬼。”她对周逸衡大扮鬼脸。

  见时间差不多了,夏品妮打算回家。

  “我送你。”

  “不用麻烦,你留下来看着子靖吧。这位爸爸,不可以把小朋友一个人留在家里喔,这是违法的。”

  “品妮,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周逸衡诚恳地说。

  “这么感激的话,改天我要是需要你帮忙,你可不能推辞。”

  “能力范围之内绝对义不容辞。”

  “嘿,你这话有问题,表示能力范围之外就不帮喽?周总监,你还真狡猾!”

  斜睨他一眼。

  “路上小心。”他笑而不答,只再次叮咛。

  夏品妮挥挥手,踩着轻快的脚步搭着电梯离开。

  她离开后好一阵子,周逸衡隐约还可以闻得到她留下的发香。

  淡淡的,就像是冲开的热茶,在空气里蒸腾散漫着芳沁的微香。

  还真不想放她走……

  对于自己脑中突如其来的想法,周逸衡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日子还是一贯的忙碌。

  早上,业务部有几张重要合约要签,最近董事长决定,让他不只是台湾地区的业务总监,而是整个亚洲地区的业务总监,所以,要做的事情更多了,每天醒来都是上紧发条拼命往前跑。

  开完内部会议,周逸衡接着赶到卫生署开会,才短短一个早上,工作已经堆满了他的桌子,可神奇的是,即使被这样紧凑的行程挤压,他仍能在时间内把事情通通搞定。

  就连她这个菜鸟,在他的密集调教下,工作效率也越来越高,以前要花上大半天才能挤出来的东西,现在一次可以搞定好几份,只能说,人的潜力真是无穷!

  取过印表机上的文件,夏品妮确认内容数字无误后,拿出订书机完成装订,转身要送进办公室。

  “夏特助,今天午餐我一起买回来,想吃什么?”邱秘书问。

  她看看时间,哇,好快,又是中午了。“喔,好啊,麻烦你了,我跟你吃一样的吧!对了,总监呢,他应该快回来了吧?顺便也帮他带一份好了。”

  “没问题。”

  夏品妮走向周逸衡的办公桌,放下手中文件,看见他桌边摆着运动会那天拍的照片,忍不住露出会心的微笑,正要顺手拿走几份已经处理完毕的公文,却不小心碰到一旁的纸袋,里头掉出了一份户口名簿跟几张照片。

  夏品妮想起,他应该是要去帮子靖登记公幼的入学名额!

  弯身拾起的同时,忍不住好奇看了那几张照片……

  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三口,年轻的夫妻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喜获爱儿的幸福表情。乍看之下,男主人跟周逸衡有几分神似,但夏品妮可以肯定照片中的人不是他,男人神态憨厚腼腆,不若周逸衡自信沉稳。

  会是谁呢?

  才刚这样想,一段写在相片背后的文字吸引了她的注意——

  小子靖五个月喽,和爸爸、妈妈摄于附近公园。拍摄者:逸衡叔叔。

  逸衡叔叔?

  难道说,子靖不是周逸衡的孩子?

  几乎是不假思索,夏品妮翻开手中的户口名簿,里头的注载证实了她的猜测。

  周子靖其实是周逸衡领养的孩子,而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天啊,之前口口声声说要逮住他的把柄,可这消息未免也太夸张了点,吓得她一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

  就在她惊讶不已的时候,夏品妮手中的户口名簿跟相片,被人一把抽走,周逸衡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不管你知道了什么,都不准说出去,听到了没有?”

  毫无起伏的声线里,有着藏不住的僵硬紧绷。他冷冷地望住她,表情异常严肃。

  子靖确实不是他的小孩,而是他大哥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