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要、要开始了吗?

  是不是应该要先洗澡?!

  光是想象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赤裸纠缠,她就紧张得肌肤泛起一阵疙瘩,可又止不住的兴奋。

  过了今晚,她就能够拥有一个具备完美基因的小孩,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准备好了吗?”他像是骑士般,以优雅的高跪姿蹲跪在她面前问。

  “我、我想先去洗澡。”她想洗掉身上沾染的酒气跟包厢混浊的气味,让接下来的一切更美好。

  他温柔凝望,“不用这么麻烦。”捏捏她的下颚,端详着她美丽的容颜。

  他的目光,令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希望你是百分之百的清醒。”嗓音轻缓地说。

  “当、当然。”她是真的没有喝醉,就算有,也被骨子里不断涌上的紧张与兴奋给弄醒了。

  “可以开始了吗?”

  她点点头,缓缓地闭上眼睛,怀抱着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志忑心情,静候着神圣的一刻到来。

  但她没有等到预料中的亲吻,倒是等来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先是额头遭到攻击,敲得她好疼,接着双膝感受到重量,夏品妮纳闷地睁开眼睛,满是困惑不解地低头一瞧--

  咦,这是什么?

  好熟悉的黑色提袋,很像是她用来装笔电的袋子……

  而他刚俊的脸庞,已然不见丝毫温柔。周逸衡站起身,懒懒地说:“喏,你的笔记型电脑我帮你拿来了,现在可以开始工作了。”

  “工作?!”她傻了,瞠目结舌地望着他,浑然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对,工作。我问你,明天要交的书面报告、杂志文章你都打好了吗?”

  摇头。

  “那我要你帮我汇集的资料你都搜集好了吗?”又问。

  依然摇头。

  见了她的回答,他两道浓眉不悦地紧紧蹙起,“既然都还没有,你还愣着干什么?”见她迟迟没有反应过来,周逸衡索性眯长眼睛,弯着身子凑到她面前,带着非常欠揍的可恶笑容问:“你该不会真以为我要带你来汽车旅馆上床吧?”

  她就是这样以为的啊!她就等着今晚过后,能够顺利地怀上孩子,如愿完成她的生子计划。

  ……难道,他打从一开始就不是这个意思?

  周逸衡看看四周,然后冲着她扯了抹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希望在这么好的工作环境里,你的效率也能相对地提升。”

  呜……在汽车旅馆工作,什么跟什么啊!

  夏品妮恍然大悟,可恶,她上当了啦,从头到尾,周逸衡这只笑面虎都只是在耍她?!

  “我劝你别再发呆,因为,只要工作没做完,你就休想走出这个房问。喔,你应该知道,我说到做到。”他阴险地威胁着。

  为了妥善照料好宝贝儿子,周逸衡延续在泰国的生活模式,请了一个中年妇女来担任周家的家务助理兼保母,帮忙打理家里的琐事,并负责从周子靖幼稚图放学后开始陪伴他,直到他下班。

  通常他会尽量把回家的时间控制在九点钟前,好能亲自送儿子上床,保母也只待到那时。

  若是有应酬,时间势必会超过九点,他便会事先通知保母当晚住下,免得子靖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而今天他先是代表高总去出席一个餐会,接着又赶来业务部的聚会,知道九点前肯定回不了家,他已经事先知会过保母,所以就算今晚一夜末归也不用担心子靖没有人照顾,这正好给了他极为充裕的时间,可以好好地整治这个夏品妮。

  她想哭,真的好想哭,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悲情地打开电脑,像个受虐儿般的拿出资料,原以为会是如同广告上所说的那样,将会是热血沸腾的一晚,结果却是水深火热的一夜。

  约莫是清晨五点,夏品妮打完最后一个字,输入那令人欢呼的句点后,整个人再也撑不住了,精神涣散体力不支的瘫倒在地板上像具尸体,握在手中的资料跟一整晚放在膝上的笔记型电脑也相继跟着歪倒滑落。

  听见声音,周逸衡放下手边的文件,走近她,扶正笔电看了看上头的内容,勾起赞许的浅笑,完成存档关机的步骤后,拍拍她。

  “起来,收工回家。”

  “让我睡、让我睡……”她痛苦地咕哝着。她困极了,怕是睡上三天三夜都不够。

  “要睡回家睡,这里的床要钱。”而且贵。

  “不管,我就是要睡,别吵我……”她耍赖,因为真的起不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