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周逸衡和几个一起被派驻到曼谷的同事组成了一支棒球队,常常利用周末时间和其他国籍的棒球同好打打友谊赛。

  儿子头上的这颗大肿包,就是在稍早的友谊赛进行时,因为不小心踩空,从休息椅上摔下来的纪念品。

  目光落向小脑袋上的肿包,周逸衡伸出手指轻轻抚过的同时,两道浓眉跟着蹙起,“还痛不痛?”

  “一点点。”

  “待会帮你擦药。”

  “嗯。”周子靖乖乖张开手臂,好让爸比手中的花洒把自己冲得干干净净。

  周家没有女主人。

  传言周逸衡是和妻子离了婚,才带着小孩外派到曼谷;也有人说,周太太是因病去世,但真相如何根本没人知道,因为周逸衡绝口不提自己的私生活。

  周逸衡不理会外界的猜测,他只知道,他有一个五岁的儿子要照顾,尽管周家没有女主人,但他会用满满的爱来呵护这个孩子,其他的都不是重点。

  “爸比,今天的球赛我们输了是不是?”周子靖难掩失望地问。

  因为儿子突然在看台上摔倒,周逸衡挂心他的伤势,哪还管什么比赛,当场放弃打击就往儿子身边跑,那时已经是九局下两出局,想当然耳球赛是输定了。

  不过,人都摔下来了,居然还惦记着输赢,周逸衡啼笑皆非地看了宝贝儿子一眼,“傻瓜,输掉球赛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好好的,输掉全世界也没关系。”

  他不知道五岁的儿子懂不懂所谓的全世界,但他心里清楚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方才见到儿子摔下的那一瞬间,他是真被这小家伙给吓坏了,幸好只是一个肿包,要是头破血流可怎么办才好。

  “爸比,今天雪莉问我,我的妈咪去哪里了?”小孩子的思考和情绪转变很快,一下又跳到不相干的话题。

  雪莉是儿子在国际学校里的小女朋友。据雪莉的爸妈转述,这小子不只跟人家小姑娘私定终身,还对着他们呛声撂话,说是将来要把雪莉娶回家当老婆。伤脑筋,他有教他这个吗?

  “爸比,我们家为什么没有妈咪?以前有过吗?以后会不会又有?还是说,以后也没有?”虽然周子靖只是个五岁的小鬼头,自成一家的语言模式,却常常问得周逸衡快要招架不住。

  “怎么,你想要一个妈咪了是不是?”也难怪,都五岁了,看到同侪玩伴家里不只有爸爸还有妈妈,免不了要问上几句。

  他歪头想了想,“很好的话,我就要,不好的话,我就不要。雪莉跟我说,她妈咪会打她屁股欸,像那种会打人的妈咪我才不要。”他一副敬谢不敏的模样,“而且爸比不是说过吗,不是别人家有什么,我们家就得有什么。”

  这是儿子之前吵着要新玩具时,他对他说的话,没想到小脑袋倒是记得很清楚。

  “人小鬼大!”抽来两条浴巾,卡通图案的递给周子靖,湛蓝的那条则是往自己腰际一围,拍了小屁股一掌,“出去穿衣服了。”

  一大一小结束沐浴,离开浴室,各自换上了家居服。

  “把机器人先放下,快点把头发擦一擦,免得感冒了,今天午餐我们吃蛋炒饭。”周逸衡丢了一条毛巾让儿子擦干头发,自己则是走向厨房,准备动手张罗父子俩的午餐。

  “爸比,我的蛋炒饭可以不加红萝卜吗?”周子靖清脆的童声从房间传出。

  “不可以。”想挑食,门儿都没有。

  从冰箱拿出食材,周逸衡熟练地切好备用的材料,一双筷子、一个碗,飞快地打散蛋汁,开火热锅、下料、快炒、起锅……动作再熟练不过,这些年,他可是累积了不少爸爸经,做饭根本不是难事。

  不到十分钟,“周子靖,出来吃饭了。”

  周子靖赶紧放下宝贝机器人,迅速出现在餐桌前,还不忘帮忙摆好餐具,父子俩一块儿坐到餐桌旁,共享午餐。

  “好吃吗?”

  “如果没有红萝卜,那爸比的蛋炒饭就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蛋炒饭喽!”周子靖谄媚又心机地说。

  “小鬼头,吃你的炒饭吧。”没好气地睨了小家伙一眼。

  他让周子靖自己吃饭,偶尔注意他是不是吃了满脸饭粒,互动融洽而温馨。

  “子靖,爸比的老板希望爸比回台湾工作,所以过阵子,我们就要离开泰国,搬回台湾了。”

  三天前,夏氏集团董事长夏定成亲自飞来泰国找他——

  没有透过秘书联络,分公司这里也没有接获任何通知,夏定成一个人低调地来到泰国,两人在曼谷的东方文华酒店会了面,夏定成单刀直入地表示,希望他能调回台湾,大刀阔斧地帮他整顿夏氏集团总公司的业务部门。

  “有没有把握回台湾好好大干一场?当然,任务一旦交给你,我也会百分之百授权给你,绝不多干涉过问。”

  其实,只要董事长发布一纸人事命令,他这个小小分公司经理就算不愿意,也得乖乖回去接这个烫手山芋,除非他不干。

  可是夏定成就是跟大家以为的董事长不一样,只是为了听他这个小人物的一句话,就愿意千里迢迢跑来泰国见他,这让周逸衡对这位大老板感到敬佩。

  不过他也明白夏定成如此慎重的原因,整顿业务部门不像吃饭这么容易,当初开发泰国市场,困难在于从无到有,但现在面对趋近饱和的台湾市场,他这个空降的业务总监必须要力求好还要更好,除此之外还得面对人事问题和弊端,那将意谓着一场硬仗的开始。

  可偏偏他周逸衡就喜欢打仗,尤其是硬仗。于是他当下就做了决定——

  “泰国这边的工作,我会尽快做好交接,两个礼拜后,台北总公司报到。”

  “太好了,有你回来总公司坐镇,我就放心了!”夏定成大喜。

  解决了心中的大事,夏定成整个人放松不少,遂和周逸衡两人天南地北的闲话家常起来。

  “你还记得品妮那丫头吧?”

  “当然记得。夏小姐最近好吗?”

  当年,穷大学生周逸衡兼职家教赚钱,头一个学生就是夏家千金夏品妮——

  一个灵精慧黠,对课业却散漫得过份的高中女生。

  这个千金大小姐最初的成绩让他印象很深刻,连据说是她最拿手的国文,分数都低得吓坏他,一度以为这女生是旅居海外多年的小留学生,缺乏文学底蕴,以至于分数难看得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