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他挑眉,接着眯眼,“所以我是那个恶势力的爸爸?”

  她给了一抹“不然是别人喔”的眼神,光是服装问题就可以烧起一把火,不是恶势力是什么?

  “其实我不只是恶势力的爸爸,我还是恶势力的上司,我突然想到过几天教育训练的资料还没整理好,就麻烦你了。有事弟子服其劳嘛。”他收拾自己的餐盘,起身离开。

  又丢工作!“喂,周、周……”见他头也不回,她冒着被噎死的危险,赶紧把剩下的菜扒进嘴里,匆匆收拾餐盘,追着他出去。

  听着背后急匆匆的鞋跟声响,周逸衡忍不住扬起一抹饶富兴味的微笑。

  “我手边的工作还没完成,你不能把工作一直往我头上丢。”她终于追上他。

  “因为我记仇啊,谁教你说我是恶势力的爸爸。”

  “你……真可恶!”

  “我一直都很可恶,怎么,你今天才知道吗?”近乎无赖的口吻。

  “你、你老婆一定就是受不了你这种坏个性,才跟你离婚的——”

  话一说出,夏品妮就后悔了。

  她怎么会说出这种刻薄话呢,居然拿他失败的婚姻当作攻击他的武器。

  这次周逸衡没有回应她什么,只是静静看着她。

  那眼神深沉得教人瞧不出端倪,反而激起一股不安与紧绷,骚乱夏品妮的情绪。

  他转身往前走,一句话也没说,一个人默默承受她的毒舌攻击。

  完了,他好像很难过,她过分的言论怕是刺伤他了!

  没有勇气追上去,看着他独行的背影,夏品妮只觉得胸口闷闷的,有点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好想、好想……好想吐……

  脑中刚闪过这个字眼,她已经急急忙忙跑到一旁的水沟盖旁,弯着身子哇啦的就吐了出来。

  听见异声,周逸衡回过头,就看见方才还气呼呼的她,居然蹲在路旁表情痛苦地吐了,心一抽紧,他连忙快步走了回来。

  “怎么突然吐了?”

  “我……”她眼眶含泪地瞅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那双眼睛望住的当下,周逸衡只觉得心口猛然一抽,一股异样的情绪迅疾地涌上他的心头,紧紧地笼罩住他。

  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多年以前的某个周末午后,他第一次去见家教学生,当推开书房的瞬间,见到门后那双紧瞅着他不放的年轻眼睛,也曾给过他这种微妙却强烈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声的羁绊和悸动,多年来始终缠绕着他的心……

  该死,现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

  他甩掉脑袋里的旧回忆,偏头看了看四周,快步走进一旁的便利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扭开瓶盖,递给她,“漱漱口。”

  “谢谢。”她低声道谢,声音虚弱而哽咽。

  伸手帮她拍背的同时,周逸衡掏出折得方正的手帕,递到她面前,“好点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她摇摇头,无声接过他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缓缓站起身。

  他拉了她一把,接过她手中的矿泉水。

  怕她又会不舒服,回公司的路上,他们走得极缓。

  “刚刚……对不起。”脸色苍白的她呐呐地说。

  “什么?”他没听清楚,还挂心着她的不适。

  “……我不该拿你的婚姻来攻击你。你一定很难受吧?”她内疚死了。

  他安静了一下,回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许久,他才开口,“对,那确实非常伤人。”

  她慌了,“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这样好不好……以后你有什么工作忙不过来,我通通帮你好吗?”她急着想要弥补。

  一抹算计悄悄地揉进黑眸,“就算得加班到很晚也没关系?”

  很晚?

  夏品妮嘴角一阵抽搐,“……加班就加班,谁怕谁。”天人交战到最后,她硬着头皮答应了。

  周逸衡笑了,狡猾地笑了。

  她真不应该答应得这么爽快的,她忘了吗?他可是恶势力的上司呀!

  而她,还是这么好骗,依旧是当年那个惹人怜爱的傻女孩。

  接下来整整半个月,夏品妮果然没有一天是准时下班的,总是忙到天黑得不能再黑了,整个人饿得前胸贴后背,那个工作狂、魔鬼周才肯放人。

  她实在想不透,到底是怎样可怜的女人会嫁给他?

  到底是怎样的倒霉孩子会喊他爸?

  这家伙是魔鬼变身来的,根本不是人!

  对,她就是想叫他魔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