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偏偏她的工作又是如此繁重,动不完的脑子、打不完的文件,时不时还得跟周逸衡唇枪舌战,热量消耗异常快速,要是没趁中午休息时间好好补充能量,难保下午她不会因为体力透支在办公室里倒地不醒。

  反正工作摆着不会有人抢,但是饿死自己不划算,所以,吃饭去。

  推开这堆惹人厌的文件,夏品妮霍然起身,回到座位拎起钱包,快步冲向公司附近的自助餐——

  夹了满满一盘菜,夏品妮迫不及待地选了一个位置坐下,低头就是一阵狂吃。

  蜜汁鸡腿好销魂、西红柿炒蛋好美味、高丽菜真鲜脆、凉拌海带真、真、真……

  Shit!为什么连在这里都会碰见他?

  她瞪大眼睛,嘴巴微张,手中的筷子夹着一口菜顿在半空中。

  周逸衡结了账,一眼看到角落的夏品妮,立刻端着餐盘不疾不徐地走到她面前,迳自入座。

  这位小姐一到吃饭时间溜得还真快,他不过是绕去和负责医疗展的人讨论了一些事情,回到办公室就发现她已经溜了。

  不过,他们还真是有缘,附近用餐的地方这么多,他们偏偏又在自助餐店碰面了。

  “我可以坐下吧?”隔着桌子,周逸衡笑问。

  夏品妮翻了一个大白眼,哪有人都屁股占着位置了才问这种问题!

  “奎验。”因为嘴巴塞了太多食物,以至于她的“随便”听起来很不随便。

  “胃口不错。”

  瞧她餐盘里的菜堆得像小山,记得上次在麻辣锅店看到她,也是满满一桌菜,鲜少看到年轻女孩这样不忌口,却还能保持婀娜体态,不容易呀!

  夏品妮撇撇嘴,原本胃口是不错,但是看到他之后,很难继续不错了……

  “最近每天一进办公室都忙着工作,我们师徒俩还没机会好好坐下来叙旧。”

  叙旧?他们有什么旧好叙?如果是要叙他笑她脑袋有洞这种旧,就免了。

  “嘿嘿……”她僵硬地陪了两声干笑。

  她不吭声还好,两声干笑一出口,周逸衡直皱眉,抬起黑眸睨了她一眼,“你可以再敷衍一点。”

  “不然我要说什么?”一气,问题就这样脱口而出。

  “真是令人心酸,想以前,哪怕是对着三十分的数学考卷,都还不忘对我告白,现在居然对我无话可说。”一副大受打击的感慨样。

  “你给我闭嘴——”突如其来的大叫,惹来一旁用餐客人的侧目,夏品妮糗毙了,赶紧压低音量,对着周逸衡狠狠警告,“不许再提那件事情,永远都不许!”

  “可那毕竟太难忘了,不是吗?”他故意挑衅问。

  “那、那只是以前年轻时候的不成熟举动,有什么好难忘的?”陈芝麻烂谷子的蠢事被当事人这样提起来,还真窘。

  瞧她表情古怪,活似吞了什么鬼东西,横看竖看分明就还在意得很。

  “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才没有。”她不服气地挺起胸。

  这个夏品妮外表是变得成熟了,但性子可没什么变,还是像当年那样容易被激怒、容易上当,稍微戳她一下就气得跳脚,难怪再次遇到她后,他又觉得日子有趣了起来。

  只是,这样单纯的她将来要想镇住那些凶残的股东,只怕要更努力了,唉,这可怜的小东西!

  “没有就没有,不用挺胸。”那件合身的西装外套都快要被她挺起的小馒头挤得变形了。

  夏品妮低头一瞧,脸蛋瞬间涨红,连忙按住春光欲泄的胸口,整整衣服,佯装无事地继续吃饭。

  周逸衡慢条斯理地低头吃着午餐,眼角余光看见对座的她拿着筷子拨呀拨的,也不知道在拨啥,忍不住好奇地抬起头,就看见她餐盘里的青椒牛肉被一分为二,牛肉吃嘴里,青椒落盘底。

  “把青椒吃掉,都几岁的人了还挑食。”

  “很多人都不敢吃青椒啊!尤其是小孩。”她一副是在数落神通广大的他,居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的模样。

  “我儿子五岁,他吃青椒。还有,你不是小孩了。”周逸衡吐槽她。

  “那是因为他有个恶势力的爸爸,我为他掬一把同情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