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现在麻烦夏大小姐纡尊降贵,自己出去把你的外套穿上。”

  “知、道、了。”悻悻然地奉旨穿衣。

  让他发了一顿火的服装风波,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办公室恢复了平静,纸张翻阅的声响一如既往地伴随着电脑打字声。

  可周逸衡的心,显然没有恢复平静。

  眼角余光不断地投向某人屈着身子在矮沙发区一边埋首苦读,一边把重要数据输入的忙碌身影。

  瞧她多认真、多专注,一点也不像是那个只要看到课本就开始神游太虚的夏品妮。

  其实这些年,他也曾想起她,想她好不好、想她变得怎么样了,想起年轻时那段家教的日子,总能让他从忙碌的单亲爸爸身份里,获得一点喘息。

  为什么?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好几次,答案就在那里,可是他却没有勇气揭开覆盖在答案上的那层纱。

  怕知道了,原本单纯的美好回忆,就再也不能满足他。

  他知道他现在该专心工作,可视线就是忍不住飘向她。

  她是把外套穿上了,但碍于座位高度,必须弯着身,也许是不舒服,她没有把扣子扣上,以至于他还是可以轻易看见她那令人血脉贲张的打扮。

  深色的马甲,衬得夏品妮肌肤更显雪白通透,坐在沙发上的她为了迁就桌面的高度,几乎整个人都往前倾了大半,从他的角度看去,很难避开她胸口的这片美景。

  看着看着,一些不该冒出的念头就这么无预警地从周逸衡脑中冒了出来,无法克制地开始对夏品妮想入非非,想象着握住她滑润肩膀的感觉、想象着拥抱她姣好体态的感觉,想象着……

  铃铃铃——电话拼命地响。

  奇怪了,他是聋了吗?怎么不接电话啊?发啥呆呀?

  夏品妮隐忍半晌,终于受不了地大嚷,“周总监,你的电话响了!”

  突如其来的大喊,让严重走神的周逸衡猛然从遐想中惊醒过来,目光不意对上了夏品妮眼里的狐疑,不由得一阵心虚,连忙强作镇定地抓起电话——

  “喂,我是周逸衡……董事长,”他瞄了夏品妮一眼,果然,听见来电者的身份,她也瞪大眼睛瞅着他,“对,目前来说都很顺利,对于即将开幕的台北国际医疗展,我一定会让业务部做好万全准备,请您放心……您要过来我办公室?”

  听见董事长老爸要下楼来,夏品妮惊骇万分,不住地对着周逸衡狂摇头。

  不能答应,要是老爸发现她在这里,她要怎么交代啦!

  “董事长,这样好了,您等我一下,我这就把文件送上去给您过目,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当面向您解说……好,我这就上去。”

  挂了电话,他瞟了夏品妮一眼,“我又救了你一次。”

  轻吐舌头,“谢谢。”她说得悻悻然。

  “啧,还真感觉不到你的诚意。”说完,他拿着文件离开办公室。

  一关上门,完美的伪装全部崩解,周逸衡完全不敢回想自己的脑袋里,刚刚都想象了些什么。

  其实,方才的电话早在请董事长放心那就结束了,是他故意演那么一段,想吓吓夏品妮。

  看着她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只差没跪下来的模样,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也算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没让她再注意他严重走神的糗事。

  不同于他的心虚,办公室里的夏品妮是满心纳闷,咦,不对啊,他说他救了她,问题是,刚刚提醒他接电话的人是她欸,怎么不是他对她跪拜叩谢?

  啊,不管他了,这些鬼东西她才看了三分之一不到,可是时间已经快中午了,她可不想饿肚子……

  董事长办公室里,周逸衡正向夏定成报告台北国际医疗展的筹备事宜。

  “品妮那丫头还好吧?”谈完公事,做老爸的不免要问问宝贝女儿的近况。

  “工作上的事情已经渐渐上了轨道,多少会辛苦点,但为了她好,这些辛苦都是必要的。”

  “当然,我明白,职场不比学校,不是考个好分数就好,她要学的事情还很多,就请你多费心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去忙吧。”

  “是,董事长。”

  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周逸衡忍不住自我解嘲地想——

  如果董事长知道,他不久之前才对着他女儿想入非非,他还敢把女儿摆在他身边吗?

  直到累得眼睛发酸,饿得几乎可以吃下一整头牛,血糖低得脑袋发晕,夏品妮决定投降了。

  这几次和宋欣恩碰面,她都太放纵口腹之欲了,以至于今天早上为了把自己塞进去这件紧身马甲上衣里,她只能牺牲一天活力的来源——早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