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怀孕大吉 > 上一页    下一页


  现在想想,她那时候若不是病得不轻,就是被下蛊了,才会如此病态地迷恋他。

  她很喜欢他,如果她是马,那他就像是吊在她面前的红萝卜,引诱着她学习。

  可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哪能只甘于暗恋?她决定大胆告白,在一个面前满是数学习题的时刻——

  “周、周老师……”

  “嗯?”闷闷的声音,从他盖在脸上的书本缝隙飘了出来。

  挣扎好一会,她深呼吸一鼓作气地扯开嗓门宣示,“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

  他依然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书本牢牢地盖住他刚俊的脸庞,以至于她无法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沉默,仿佛过了有半世纪之久……

  然后他坐起身,脸上的书本跟着滑了下来,转过头,狭长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瞅着她。

  卜通、卜通,她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好快好猛好烈。

  “你说你喜欢我?”淡淡问。

  “……对。”嗫嚅。

  “想不想知道我的回答?”他弯起一抹好看的微笑问。

  “想。”毫不犹豫地点头。

  “仔细听着我的话。夏品妮,我也喜欢你——”

  那一瞬间,她的世界仿佛开出了灿烂的花朵,她觉得所有的苦难都获得救赎,整个人像是飞上天似的飘飘然。

  然而下一秒,她重重地跌落,落入地狱。

  “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么笨,我哪能有赚钱的机会?所以,我喜欢你的笨,而且觉得越笨越好,但,我不喜欢笨蛋。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你应该知道吧?”

  他不喜欢笨蛋,但笨蛋可以让他赚钱,所以,他是喜欢她的笨!

  听到这话的夏品妮猛然僵住,整个人仿佛瞬间石化,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我才不是笨蛋!”她听见自己气呼呼地说。

  “不是笨蛋会毫无羞耻心地看着连三十分都不到的数学考卷,还满脑子粉红泡泡吗?”端起厉色,反唇相讥。

  “……”哑口无言。

  “这样好了,我这人也很讲求证据,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来验证一件事情,看看你究竟是不是笨蛋。我的要求也不多,六十就好。”

  接着,他丢了一叠读书计划表,里头密密麻麻地规定着她每天的进度。

  “照着进度走,如果你不是笨蛋,下一次期中考应该会有小小的进步。但如果你是,那就另当别论了,最坏的情况,我只能建议你爸妈直接帮你换颗脑袋会比较快。”他无情讥讽道。

  “不过就是念书,谁怕谁!”

  她气坏了,被他刻薄的嘴巴气坏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能放任自己的自尊被践踏!

  那真是一段水深火热的日子,只要表现不佳,他脸上就会出现那种非常欠揍的得意嘴脸,仿佛她真证明了他的论点,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实在可恶到了极点,所以她只能追,拼了命地追,把以前没念的书通通追回来。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谁教她以前真的太悠哉了……

  现在想想,理智上,她是该感谢他当年的羞辱,但是心里就是有点过不去,谁教他让她的告白成了人生的污点!

  铃铃铃……

  闹钟在下最后通牒了,纵使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她还是得上班去。

  端午都还没过,整个台北就像是火炉里烘烤的胡椒饼,被炙得又烧又烫。

  为了抵抗高温,清凉是必要的,而且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有助于提振陷入低潮的情绪。

  所以夏品妮穿着一袭斜肩上衣,大秀美丽肩线和白嫩嫩的胳膊,迷你热裤下是两条幼白细直的美腿,配上当季流行的罗马式黑色高跟凉鞋。

  随着她的走动,披散在脑后的波浪长发也俏丽地随之摇摆着。

  “嗨,这不是我们家最漂亮的总机美眉吗?哇塞,你今天美得让小威哥都快要窒息了。”采购部的小威油嘴滑舌,他被夏品妮那双美腿给狙击到,快喷鼻血了。

  “小威哥早安。”她依然无敌嘴甜。

  “今天下班后有没有空,小威哥请你吃饭。我今天生日。”最后一句话,他是靠在她耳边说的。

  忍住那股令人不舒服的热气吹佛,夏品妮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吃饭?他是想把她吃了吧?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