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她来了你们就知道了,如果不来,准时八点我就会说明用意。”韩之郡站起,朝他们一一鞠躬,“让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大伙见他这么有礼貌,也就不再叨念,于是就边聊天边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度过,直到八点整却仍不见楚蔷的踪影。

  这时候,韩之郡不禁叹了口气,又往门口张望了眼,最后不得不失望的站了起来。“我看她是不会来了。”

  “到底是谁呀?”众记者又问。

  “她是……”

  就在韩之郡要说出口的同时,会场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尖喊声,往那儿一瞧只见楚蔷踉跄地跌撞进来。

  原来柯莉故意在她身后推了一把,让她就这么狼狈的跌了进来。

  回过头,她望着柯莉那抹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怔忡的转过脸,当对上韩之郡那对半眯的眸影时,她突然发现所有人都盯着她瞧。

  再看看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没有打扮,也没有穿上他替她准备的礼服,甚至还穿了脏兮兮的工作服过来,绝对会丢尽他的脸。

  偷偷的往后退了几步,才打算溜人,居然听见韩之郡喊着她的名字,“楚蔷,你过来。”

  她赫然一震,迟疑数秒才抬起脸,却见他又说了一句,“过来。”

  深吸口气,她勇敢迎向众人的目光,在走向他的同时一路解释道:“我是他的助理,为他送西装来。”

  当走到他面前,楚蔷不停对他挤眉弄眼,暗示他顺着她的话,告诉大家她只是名助理。

  没想到他却一把将她拉到身边,还伸手搂住她的腰,笑意盎然的对大家说:“她迟到了,不过还是来了,居然用这么可爱的方式现身。”

  “请问这位是?”

  “她是我的妻子,我们结婚两年多,在半年多前离婚,可现在我要重新追回她。”韩之郡面带微笑,笑容是这么的温暖,并没有因为她的迟到与随兴的穿着而不高兴。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来,我这个样子……”她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可是这位小姐刚刚说是你的助理,这又是怎么回事?”记者纷纷提问。

  “她的确做过我的助理,就像这样,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在外人面前永远隐藏起自己,无论做任何事都为我着想。”他低头看着她,笑中带着浓浓的爱,这番话语终于让楚蔷忍不住落下泪水。

  “这么说,你两年前偷偷结婚,隐瞒所有人啰?”

  “对,我知道是我不对,所以现在向大家认错,尤其是支持我的粉丝。”韩之郡又向记者们一鞠躬,表现的非常真诚。

  “哦,那后来为何又要离婚?”

  “因为一些误会,更重要的是我不好,我是明星,为了演艺事业不得不隐瞒这件事,还将她藏起来,让她过着辛苦的日子。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让她受委屈,所以决定将这件事公开。”他深吸口气继续说:“我知道事情公开之后会带给我多大的影响,对支持我的粉丝我由衷的感到抱歉,你们不必原谅我,因为不能善待自己心爱的女人,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你真的不在乎?”

  “没错,我已下定决心,之前她一直劝我别这么做,说她可以做个无声的妻子,但我不能这么自私,就算因而名声一落千丈,那也是我该承受的。”

  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韩之郡拉住她的手,向大家一鞠躬,走向后台不再接受访问。

  柯莉见了这情况,忍不住皱着眉、摇摇头,看来她不得不放弃了。

  直到后面休息室,楚蔷望着他说:“对不起……”

  他撇唇一笑。“跟我对不起什么?”

  “我没穿你给我的礼服,害你这么丢脸。”她有点儿担心。“而你真的不后悔吗?就怕几个月后、一年后你突然后悔,那我们的关系又会变得很可笑。”

  韩之郡扬起嘴角,“放心,绝不会有这么一天,这次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嗯。”她吸吸鼻子,感动得都想哭了。

  “我们回家吧!外面太吵了,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呢!”依稀还听见外面的记者说话的声音。

  “好。”现在楚蔷心里翻涌的尽是感动。

  韩之郡拍拍守在门口的郭健青的肩膀,向他示意后,便将楚蔷从秘密通道带了出去。

  由于饭店离家不远,两人不多久便回到韩之郡的家中。

  他将她带进房间,但是她却在门口定住脚步,因为自己一身脏,而他一向有洁癖。“别,我衣服很脏,会弄脏——”

  “傻瓜,脏了再洗就好,还有,以后我会找位钟点女佣打扫家里,你就别再这么忙了,想开花店就去开,不过我会替你找一个更好的地点,好好的装潢,让你看店时能舒服一些。”

  “你不用这样。”

  “干嘛还跟我客气。”他勾魅起一抹笑,“知不知道我们第一次的婚姻缺少什么?”

  “缺……”她还真说不上来。

  “缺很多,让你不知从何说起?缺了钻戒、缺了鲜花、缺了婚礼,还缺了洞房花烛夜,缺了一堆。”韩之郡微微一笑,“这些都要一样一样来,我都会补足的。”

  “不需……”

  “什么不需要,今天就先给一样。”说着,他便将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只戒指,“喜欢吗?”

  看着那只亮闪闪的钻戒,她的心都颤痛了。

  疼,不是因为这钻戒有多亮、多大,而是她终于有婚戒了!代表着她是他妻子的婚戒。

  “都不说话,看来不喜欢啰?”他故意逗她。

  “不是,我很喜欢,好喜欢,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捂着唇,眼底酿出泪来。

  “看,你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而我却什么都没有给过你。”她的泪让他心疼,用力将她拉进怀里,“我现在迫不及待想把你娶进门,在众人的祝福之下。”

  “现在我急的不是这个。”而是担心他呀!

  “那么是哪个?”

  “我好怕……好怕明天天一亮,报上或新闻里大家的反应是负面的。”她用双手捂住脸,“愈想愈后悔,真不该让你这么说出口的。”

  “紧张什么?反正怎样的后果我都有心理准备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