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自从那天看见楚蔷出现在韩之郡住处之后,她就心神不宁的,好几次找他都找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他,她非得问个清楚不可。

  “韩之郡。”她轻喊。

  “哦,柯莉,有什么事吗?”他面带微笑的问,看得出心情不错。

  “我有事情要问你。”她站在他面前,“那天你怎么会和楚蔷在一起?”

  韩之郡看着她,思考了会儿才说:“有件事我想我可以先告诉你,你是我的好朋友,应该会替我保密吧?”

  “你说,我会保密的。”她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告诉她。

  “我和她曾经结过婚。”

  “什么?”不愧是演员,她故作惊讶地问:“这怎么可能?你们结过婚?”

  “没错。”

  “这么说现在你们离婚了?”她观察着他的表情,怎么觉得他说这话时有些遗憾?

  “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决定再向她求婚,要她再嫁我一次,所以过阵子我会召开记者会,将此事公诸于世。”他说道,神情也很坦然。

  柯莉十分吃惊,怎么也没想到韩之郡居然会做这样的决定,这岂不是会葬送他的演艺事业?

  “你在想什么?知不知道这么做会毁掉你的演艺事业?”柯莉很紧张地问,“你是在说笑吧?”

  “不是,绝不是。”他对她笑了笑,“最坏的结果我已经想过,但是若能让楚蔷重新回到我身边,再大的牺牲都值得,而且,你该为我开心才是。”

  “韩之郡,你真的是疯了,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她当然好,否则我就不会这么做了。”双臂抱胸,他睨着柯莉,“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本想再一次向他表白,决心要将他从楚蔷手里抢过来,眼下这情况似乎不可能了,“没事,只是来看看你。”

  “我很好,谢谢关心,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你可以喝杯茶再坐一下。”扬唇一笑后,他便越过她离开了。

  柯莉跺了跺脚,原以为可以如愿得到他的心,可最后竟还是失败了,韩之郡心里根本就没有她嘛!

  韩之郡天天都会去花店看楚蔷,然后当场买一束花送她。

  “干嘛这样,花是我自己的,你买来送我,这不是浪费钱吗?”楚蔷每次见他挑了一束花,然后将钱摆在桌上,就会念他。

  “我如果不付钱,你肯定又会将这束花摆出去继续卖。”他哪会不知道她的想法呀!

  “可是我屋里都摆不下了。”她鼓着腮,“以后你别买了,知道吗?”

  “那你答应回到我身边,嗯?”他勾起笑,笑容是如此温暖。

  “你还真是——”她知道不该同意,但他已经连续这么多天来问她这事,她的心都软了。再说那晚风雨这么大,他还因为担心她特地跑回来陪了她一晚,小小的单人床挤得他几乎没法睡,她怎不感动?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做了。”他撇撇嘴,“这个星期六我会在霖可大饭店召开记者会,告诉大家这整件事。”

  “你说什么?怎么可以就这样决定呢?”她都还没答应呢!

  “这是最正确的决定,你一定要来喔!”

  “你是无赖呀?”她瞪着他,“如果我不去,你也坚持这么做啰?”

  “没错。”韩之郡洋洋得意地一笑,“记住啰!这个星期六晚上七点,你一定要来,我想介绍你给大家认识。”

  “你别等我,我是不会去的。”再怎么她也不能亲手毁了他。

  “楚蔷……”

  “别说了。”她捂着耳朵,“我怎么可能这么做,演艺事业是你的重心,就算要回到你身边,我也不会害了你。”

  “这么说,你是愿意回到我身边了?”努力这么多天,他终于说动她了吗?

  “我不回去的话,你是不是要缠我一辈子?”她低头一笑。

  “哇……我真的太高兴,太高兴了!”深吸口气,韩之郡立即将她抱起,开心地转着圈圈,“那么今天就和我回去?”

  “放我下来啦!”她直拍着他的肩,“就算答应回到你身边,我也不搬回去,我要继续做我的工作。”

  “什么?”他皱着眉,“你还坚持!”

  “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难道你不同意?”她噘起唇,故意说道:“如果不同意就算了,反正我很满意目前的生活。”

  韩之郡闻言,重重吐了口气,“算了算了,你喜欢就好,我不能再做一个霸气的丈夫了。”一提及丈夫这个身份,他又问:“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何必这么急?”她实在是有些不安,劝道:“还有,你赶紧取消记者会,不要这么冲动。”

  “不,这是我的坚持,难道你还想做个无声的妻子?”他轻抚她的脸蛋,微微笑着,“如果不这么做,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看着他的笑容,楚蔷竟感到无比心痛!“对,我愿意继续做个无声的女人,所以你别召开记者会,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生活。”

  “不要。”韩之郡立刻反对,看着她紧皱的眉,随即道:“今天提早打烊吧!我们去庆祝。”

  “庆祝什么?”今天什么日子都不是。

  “我们复合呀!”他说得义正辞严。

  “算了啦!过去这段日子经历过许多心痛与煎熬,我宁可把它忘掉,不要庆祝。”翻开帐单,楚蔷继续理帐。

  “如果是我的生日呢?”他双手撑在桌上,笑睇着她。

  “生日?”她定住动作瞪了他一眼,“你骗人,你的生日明明就在下个月。”

  “你怎能确定下个月是我真正的生日。”

  “什么意思?”

  “其实我是名孤儿,当初孤儿院院长随意帮我报了户口,事后才从我穿的衣服里找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真正的生日,我的生日是今天才对。”

  “你是孤儿?”他从没告诉过她,一直以来她以为他跟她一样,父母早逝。

  “是呀!”他勾唇一笑,“不知道吧?我可是第一个告诉你喔!”

  “以前你怎么不说?”老让她为他过错的生日。

  “因为……”

  “好了,我懂,你不必解释了,当时我们关系又不好。”想起过去的那段时光,还真是不堪回首。

  “别想这么多,都是过去式了。”韩之郡拉起她的手,看看表说:“难道要让寿星独自度过今天剩下的五个小时?”

  “你就是会说话,从以前我就说不过你。”她回握他的手,“走吧!想吃什么我弄给你吃。”

  “不,每次都让你累,我们出去吃。”

  “可是……”

  “别再可是了,走吧!”韩之郡笑着将她拉出店外,还亲自替她锁上门。

  “那你答应我,别开什么记者会。”楚蔷还想劝他打消念头。

  “不要,我非开不可。”他仍坚持。

  “那我不去。”

  “你一定得去,记住了,否则我会一直打电话,一直打……”

  “你还真是……”

  就这么,两人上了车,在车里仍不停的闹,虽是如此,却又洋溢着开心与甜蜜……

  转眼间周六已经到了。

  韩之郡仍决定晚上七点准时在霖可饭店举行记者会。

  记者会前,他不只一次打电话给楚蔷,“你会来吧!七点,千万别迟到。”

  “之郡,我不会去。”她从没答应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