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快步追出大门外,正好看见她坐上一辆小货车,迅速驶离。

  “喂……喂……小姐,你的款项下来了……”PUB的柜台人员跑了出来,见她的车子开远后不禁说道:“怎么搞的,多等一下也不行?”

  “你说什么?她是来收帐的?”韩之郡转而望着他。

  “是呀!看样子很急着要这笔钱,怎么走了呢?”那人摸摸后脑,又走了回去。

  韩之郡则难过的退到墙边,懊恼的抓乱自己一头头发,“老天,我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为何总是这么冲动?”

  从PUB回来之后,连着好几天韩之郡都在耍自闭,话少、笑容更少。

  “你到底怎么了?幸好电影宣传期、打歌期都过了,否则你这副样子怎么上电视?”郭健青摇摇头说。

  “反正没事,别管我。”他懒懒地说。

  “最近怎么不去夜店、PUB玩乐了?躲在我这里干嘛,回你家睡觉,现在不是只有一个人,自由自在的?”

  他睨了郭健青一眼,“嫌我打扰你?回去就回去。”

  “哎哟,我也只是开开玩笑的。”郭健青端来茶盘,“不然我们来泡泡茶吧!这里还有昨天杨总送来的糕点,配茶刚好。”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他将糕点拿出来。

  “杨总真的很会做生意,据说事业触角伸展到法国去了,他前阵子还去巴黎谈生意。”

  “怎么每个人都往巴黎跑。”韩之郡走向沙发坐下,冷冷一笑。

  “怎么?想起痛苦往事?”郭健青将水壶放在电热炉上煮,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话却又有口难言,“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呀?说呀!”

  “我是听杨总说的,真实性如何我也不太清楚。”

  “说说看。”韩之郡现在正无聊,倒是想听听看是什么事竟然会让他难以启齿?

  “这……”郭健青清了清喉咙,这才说:“他从巴黎回国的前一天,正好是巴黎侨胞聚会的日子,他在那里碰见了林嘉南,还说他身边带了个女人。”

  “女人!”韩之郡眉一蹙,他前几天才与楚蔷见面的,“会是她吗?”

  “你也认为是楚蔷吧?我本来也以为是她,可后来聊着聊着,他又说他见过那女人,是巴黎某企业家的女儿,那就不可能是楚蔷了。”郭健青又道:“本想问清楚,但又怕引起误会,也就算了。”

  “是什么时候的事?”韩之郡坐直身子。

  “前天吧!隔天杨总就回国了。”

  “难道林嘉南那家伙背着楚蔷搞外遇?”韩之郡激动的握起拳头。

  “哎呀!也不一定是外遇,事情没弄清楚前别乱猜,就是这样我才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总之楚蔷回来那么多天了,他却还留在巴黎不是很奇怪?”他揉揉眉心,“难怪她要开花店,为了生计吗?难不成林嘉南连养她都不肯?”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郭健青可是听得一头雾水。

  “没事,你不用管,我出去一趟。”韩之郡随即走了出去。

  “喂,泡茶呀!你要去哪儿?”叫不住他,郭健青直摇着脑袋,“这家伙到底何时才会恢复正常?”

  离开后,韩之郡向查号台询问“蔷薇花坊”的电话,然后打电话过去,当听见楚蔷的声音时,一时无法开口说话。

  “喂,这里是蔷薇花坊,要订花吗?”楚蔷又问。

  他深吸口气,随即将电话切断,一颗心颤动不已,“她究竟遇到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说呢?”

  在心中挣扎许久,他立刻前往上次与她不期而遇的PUB,向服务人员询问花坊的地址,接着便开车过去,当快抵达花店时,他放慢车速从店门口经过……

  楚蔷埋首在花堆中,戴着工作手套捡拾花枝,由于店面是开放式的,没有冷气,只见她不停的拭着汗。

  见她辛苦工作的样子,韩之郡一颗心拧绞住。

  林嘉南到底在干嘛?怎么可以让她这么辛苦?

  那天他居然还告诉她要她永远别出现在他面前,接着又在PUB冒犯她、误解她……这下可好,如果她有什么委屈想向他吐露都不行了。

  韩之郡眉头深锁,将车停在附近,然后走近花店,在不远处看着她。他发现这家花店虽小,但是整理得很干净,布置也很有巧思,一如她的个性。

  只是,如果她生活上真有困难,她是绝对不会开口向他求助的,他该如何才能帮她?

  想想也只能暗中帮忙了。

  他立刻开车回公司,找到新来的小妹帮忙,“你下班后去这间花坊订花,请她明天送一对花篮到九福唱片公司。”

  小妹哦了声,“九福唱片公司开幕的花篮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再去订一对,用你的名义,别提到公司也别提到我,只说要一对花篮,知道吗?”他掏出钱给她,“记得要订最贵的。”

  “好……好的。”小妹疑惑的接过手,不知他有什么目的。

  隔天一早,韩之郡抵达九福唱片公司,总经理没想到他会来,意外见到他欣喜不已。

  “韩之郡,你来了。”他上前握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