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韩之郡皱起眉瞪着她,赫然想起楚蔷还在场,因而勉强挂上笑容,双臂一展揽住她们,“这么怕血呀?好吧,那就别上药了,你们害怕我也心疼呀!”

  “之郡,你真好。”两个女人对他漾着笑,还紧贴着他,毫不避讳的在楚蔷面前亲热。

  楚蔷深吸口气,蹙眉望着他额角的血还不停渗出,他居然不顾伤口只顾亲热!

  气不过的,她上前对那两个女人说:“请你们离开一下。”

  “你凭什么命令我们?”两个女人怎么肯。

  “不肯是吗?”她卷起袖子,让她们看看她近来搬货下所练成的肌肉。

  “你……”两个女人苗条得只剩一把骨头,看见她的肌肉立刻退离一大步,“那……那我们出去就是。”

  韩之郡看着楚蔷,难以相信地说:“你什么时候练成这样的?你现在的兴趣除了插花,还有练身材是吗?”上次在饭店她也是这样。

  “要你管。”她拉下袖子,学他刚刚对她说话的语气。

  “你变得还真多呢!”韩之郡轻哼,掩去内心的复杂感受,“非但兴趣变得特殊,就连人都变了许多。”

  “随便你怎么想。”等替他上好药,她就会离开。

  她拿来医药箱,也不管他愿意与否就在他的伤口上消毒。

  他眉头一皱,“天,你轻一点儿,会痛耶!”

  “优碘还会痛吗?”想他肯定是装的。

  “什么优碘,那八成是酒精。”他口气极糟的说。

  “就算是也忍一忍,连这点疼都受不了,在那些女人面前不是很丢脸?”消毒过后,她又为他上药。

  “怎么?吃醋了?”他冷然勾起嘴角。

  “我们已经没任何关系,我干嘛吃醋?”她皱着眉,“别说这么可笑的话。”

  “没有任何关系?”他冷冷地笑了笑,“是呀!才离婚没多久就再婚,我还能期望你会挂念什么。”

  楚蔷闻言,抬头望着他,以前他是不屑与她说话,现在则是把她当成说变就变的女人吗?

  很多话想说、想解释,但面对他那鄙视的目光,话就这么卡在喉头,不知该不该说?就怕看见他听过后的反应,是同情?是取笑?

  用OK绷贴住他的伤口后,她就说:“我得走了。”

  “还没玩呢!怎么走了?”韩之郡将她拉了回来,“既然把我的女伴赶跑了,你这位人妻就陪陪我吧!”

  “你这是干嘛?不怕被人看见,引起误会?”

  “误会什么?”他冷笑,“我早就被那些记者塑造成花花公子的形象了,奇怪的是却愈来愈红。”

  “你真是无可救药!”

  “拜托,是你硬要留下为我上药,现在才怕被看见岂不是很可笑?”

  “我是担心你的伤口会感染发炎,让我走。”她发现周遭有人正盯着他们瞧。

  “不,我偏要你陪我,走,我们去跳舞。”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拉到舞池,挑高眉看着她动也不动的样子,“别这么拘束,是因为在我面前才这样吗?”

  “你闹够了没?没想到你这么幼稚。”楚蔷绝望的看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俩会走到这地步。

  “我幼稚,那林嘉南很成熟了,成熟到愿意让老婆跑到PUB玩,却一句话也不说。”逼近她的双眸,他冷冽一笑。

  “是呀!他给我完全的自由,随便我想干嘛就干嘛。”她先是被他那炯亮的眸子震住,可随即从他嘲讽的神情中回神,颤着身子回道。

  “哦,完全的自由,那很好,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了。”说着,韩之郡便将她拉到后面的暗处,危险的目光直盯着她脆弱的神情。

  下一刻,他二话不说的俯下身,强行吻上她的唇。

  楚蔷双手紧紧贴在他胸前,用力的想推开他,可是他就像座山一样动也不动的,狂肆的吸吮她的嘴。

  挣扎好一会儿,她心力交瘁了,不再挣扎也不再抗拒,就像个没有生命力的布娃娃,任他忽而强悍忽而温柔的吻着她。

  数分钟后,韩之郡发现她木然的表情,这才猛然惊醒的望着她。

  “不是要玩?玩够了吗?”泪水从她眼角滑下。

  “你?”望着她脸上的泪水与绝望的表情,他英挺的脸庞突然一僵。

  “既然玩够了,我可以走了?”用力推开他,楚蔷直接走了出去。

  韩之郡震在原地,直见她走出PUB才清醒过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