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韩之郡眸中出现一抹浓热,“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出现了又如何?只会让他更自责、更难过,而她既然嫁人了就该好好的待在幸福的城堡里,彻底远离他这个曾经让她伤心难过的坏男人。

  她一愣,半眯眸望着他,几分钟之后才找回说话的能力,“好,我尽力。”

  甩开他的手,她便往前走,将韩之郡那对教人伤心的眼甩在身后。

  韩之郡紧紧闭上眼,气愤的在大门口踱步,最后竟然不顾来去的路人,俯下身用力狂喊了声,就连在等他的安娜都被他这副疯狂的模样吓住了。

  接下来几天,楚蔷都在恍神中度过。

  无论闭上眼或睁开眼,闪过脑海的都是韩之郡用愤恨的表情对她说着一句句无情的话语。

  别再出现在他面前?她想逃都来不及了,又怎会故意出现在他面前,他怎么可以这么的自以为是?

  原以为他现在只是变得花心浪荡,没想到竟是这么的令人气恼。

  用力吐了口气,她低头对帐,发现有间PUB订花的帐还没结清,于是打了通电话过去,“喂,我这里是蔷薇花坊,请问上个月有笔五千三百元的帐,什么时候才可以结呢?”

  “哦,我们会计最近请长假,要嘛你自己过来收,要不就等月底她回来后再跟她结。”接电话的人用无奈的声音说,可见有不少帐款被催过。

  “你的意思是我亲自去就可以马上拿钱?”

  “对,你那是小额款项,老板说可以先给现金。”

  “好吧!那我过去拿。”反正晚上也没什么客人,再说心情不是很好,就出去散散心吧!

  “记得把账单带来。”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楚蔷于是将店门关了,开着小货车过去请款。

  到了PUB门外,她向服务生说明来意后便走了进去。

  “我是蔷薇花坊,来请款的。”楚蔷走到柜台道。

  “哦,之前来过电话是不?账单呢?”柜台人员看看她。

  “在这里。”她赶紧将单据交给他。

  “你坐会儿,好了再叫你。不过可能要花一些时间,因为代理的人是个生手,要给他时间对帐。”

  “好,没关系。”她才说完就见那人将账单拿到里面的小房间。

  楚蔷于是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但是嘈杂的人声却让她受不了,只好低着头尽量忍耐了。

  “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跟我们一起玩嘛!”突然有几个男人朝她走过来。

  她惊讶的抬起脸,“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来玩的。”

  这一抬头,他们都被她漂亮的脸蛋给吸引住,又怎会放过她?“不是来玩的又怎么会来这里?别客气,我们来喝酒,我请客。”

  “不要,我真的不是——”楚蔷敌不过这些男人的力气,硬是被抓了进去,按坐在位子上。

  然而,就在她惊慌失措的同时,却看见不远处那桌有个熟悉的身影……好像……好像是他!而他正左拥右抱着,和两个女人交头接耳地笑语不断。

  是他吗?不是吧!不可能是他。

  “你还真不识相,我要你喝你就喝。”男人倒了酒硬要她喝下。

  如果楚蔷可以喝酒,为了息事宁人她或许会喝,但是她不能喝呀!“不,我不能喝——”

  她慌张的大喊出声,而韩之郡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回过头,发现是楚蔷,他的眸光一紧,狠狠的蹙起眉。

  看见三、四个男人围着她强逼她喝酒,他再也忍不住的冲过去拉开他们,“你们在做什么!”

  “少多管闲事,你玩你的女人就好了。”男人将他用力一推。

  “她是我的女人,快放开她!”他眯起眸瞪着他们。

  “鬼才信!该不会这里的女人全是你的吧?”说着,几人一起动手殴打韩之郡。

  韩之郡平时为了维持身材经常锻炼身体,虽然以寡敌众有点儿吃力,但终究还是一一将那四个男人打倒在地,然而他自己身上也挂了彩。

  同时PUB的人也过来关切,因为韩之郡是熟客,店家说要报警处理,那几个闹事的男人才不甘心的离开。

  “你受伤了!”她看他嘴角都渗血了。

  “要你管。”韩之郡推开她,“不是要你别再出现在我眼前,是跟踪我过来?还是真的转了性,到这种地方来玩?难道你的丈夫都不管你?”

  压根不管自己额上、嘴角都破了皮,韩之郡一双怒目往她身上一扫,像刀锋般锐利。

  面对他的责问,楚蔷的心像跌入冰窖里,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误解她!

  虽然很想一走了之,但是他是为她受伤,她还是说:“我向店家借医药箱,你等一下。”

  “不必,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快说呀!”他挡住她。

  “我为你上了药后就会离开,没什么好回答的。”楚蔷勇敢的回睇他。

  “我不需要你替我上药。”他对着刚刚与他耳鬓厮磨的女人说道:“佳佳,帮我上药。”

  “哦,是。”叫佳佳的女人上前,服务员正好拿来医药箱,她打开药箱看着里头的瓶瓶罐罐,再看看他衣服上的血,“呃……我怕血,我什么都不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