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没有,他怎么可能对我说这些,是我看出来的。”郭健青这句话让她心底升起的喜悦立即又平息了。

  “是这样呀!”楚蔷轻叹了声,笑自己想太多了。拉回心思后,她又问:“我看了报章杂志上关于他的报导……”

  “哦!你是说那个。”郭健青摇摇头,“自从他醉了三天三夜之后就变成这样,身边的女人一个换过一个,真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么柯莉呢?”她不是喜欢他,为何没有管管他?

  “柯莉!”听见这名字,郭健青皱起眉头,“哎呀,别跟我提她,天天来烦我,净是数落之郡的不是,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们没在一起?”怎么和她想像的不同?

  “之郡根本不喜欢她,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郭健青又问:“对了,你打电话来不是为了向我嘘寒问暖吧?要找之郡?”

  “不是。”她赶紧否认,“我只是想好久没跟你联系了,问候一下你,请别跟他说我有打电话给你。”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要。”楚蔷随即又问:“对了,他工作上还顺利吗?”

  “这你不用担心,他倒是很卖力工作,明晚还有个影友会,他现在虽然有些负面消息传出,但人气还是不减。”

  “那就好,我也安心了。”她扬起微笑,“你一定很忙,那就不打扰了。”

  “对了,你的手机号码是这支吗?换号码了?”郭健青问。

  “这……”被他这一说,楚蔷反倒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也不说了,现在你可是总裁夫人,一定很忙了,有空再连络。”听出她的迟疑,郭健青赶紧转移话题。

  “好,改天联络。”挂了电话后,楚蔷咬咬唇,皱着眉说:“为什么林嘉南要这么做?这不应该是他的个性会做的呀!”

  坦白说,她有点生气,不过是她先利用人家的,又能如何?还是下次见面再问问了。

  这时电话响起,她赶紧接起电话,“蔷薇花坊您好。”

  “哦,这里是御玺大饭店三楼的宴会厅,我们要两盆鲜花,明天下午三点以前可以帮我们送过来吗?”对方问道。

  “明天吗?”楚蔷看了下行事历,“没问题,请问一下是什么样的活动?”如此,她才知道要插什么样主题的花。

  “算是同乐会吧!其他的不便透露。”对方笑笑说。

  “同乐会!”楚蔷点点头,“好,我明白了,明天我会把花送过去。”

  闭上眼,她告诉自己生意来了,得赶紧收起心思好好做事,别再为韩之郡的事伤神了。

  当晚,楚蔷设计好两盆花,并将它绘于纸上。

  隔日一早她便请人送花材过来,中午以前准备好所有材料,约一点半时出门。

  到了御玺饭店,询问柜台后,便在服务生的指示下来到三楼的宴会厅。

  “就是这里,两盆花一盆放在前面的主持台上,一盆放在这里的矮桌上。”现场人员交代完便说:“插好花后再跟我说一声,我再过来。”

  “好的,谢谢你。”她勾唇一笑。

  眼看服务生离开后,她这才拿出花材与花盆,开始专心的修剪与装饰。

  约莫一个小时后,两盆热闹缤纷又显眼的盆花已完成,使得原本空荡荡的场地变得有了生气。

  楚蔷看了看,满意一笑后便收拾工具准备离开,然而才转身,却意外看见韩之郡就站在门外!

  她震惊的望着他,虽然眼前的韩之郡戴着一副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但那眉、唇、鼻,和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让她怎么也忘不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韩之郡先开口。

  “我……我是……”

  楚蔷不知怎么开口,但是韩之郡看见她手中提袋里剩余的花枝,与现场那两盆盆花,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些花是你插的?”

  “对。”她垂下眼。

  “什么时候你开始插花了?”他拧起眉。

  “以前一个人在家,无聊的时候去花艺班学的。”垂下脸,她小声问:“你又怎么会来这里?”

  “我今天在这里举办粉丝见面会。”韩之郡这才拿下墨镜,用狂野的眼神凝视着她,“怎么?堂堂一位总裁夫人,居然跑来这里插花!”

  “这是我的兴趣。”

  “你的兴趣还真是特别呀!林嘉南知道你做这种事吗?”眯起一对锐眸,他冷冷地瞅着她。

  “这又不是坏事。”

  “也是,对了,你哪时候回国的?”他一直以为她还在巴黎。

  “我……”

  才想对他说她没去巴黎,却见有个女人走了过来,还伸手亲昵地勾住他的手臂,“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我先过来看看场地。”韩之郡故作热情的紧搂住她的肩,还亲热的在她颊上印了一吻。

  楚蔷转过脸闭上眼,不去看这一幕,却隐藏不住内心的颤抖。就在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从没忘记过他,仍深深爱着这个男人。

  “这位是?”那女人问道。

  “她可是多重身份呢!”他的目光又转向楚蔷,“一会儿是总裁夫人,一会儿又是插花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女人笑望着他,“听说这家饭店有间巧克力店,卖的巧克力是纯手工做的,我好想吃喔!”

  “走,我陪你去买,只要你爱吃,我全都买给你。”韩之郡拧拧她的脸颊,“我们走吧!”

  楚蔷见他们不在乎可能会被外人看见,还表现得这么亲密,不知到底是何关系?

  “等等。”看着他们慢慢走远,她忍不住追了上去,“韩之郡,我想单独和你谈一谈。”

  “哦,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他的眉一撩。

  “只要五分钟就好。”她央求道。

  韩之郡深邃的大眼回睇着她,过了一会儿才说:“安娜,到楼下大厅等我。”

  “她到底要跟你说什么?真烦人!”安娜瞪了楚蔷一眼,这才离开。

  “好了,你要说什么?”他双臂抱胸,直勾勾瞧着她那张让他思念不已的容颜。

  “不管你跟谁在一起,但是……能不能顾虑一下自己的形象?”她很认真的说道:“你知道报章杂志是怎么写你的?”

  “呵!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真难得呀!”他冷嗤,“够了,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该怎么做。”

  “你何必这样?”楚蔷真的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既然不曾爱过她,就不该管她是否结婚了,难道他这是在报复,报复是她先开口提离婚,伤了他的自尊?

  “是吗?或许是你不够了解我,我本性如此,一个道道地地的花心大萝卜,以前只是被你限制住了。”他挑眉低哑的笑出声,故意装成一副轻浮样。

  “被我限制?”她咬着唇问。

  “对,现在自由了,我当然就恢复本性啰!”他勾起唇角,“所以,你就别管我了。”

  听他这么说,楚蔷直觉脑子一阵晕眩,耳畔只听见他问:“你真的在插花?”

  “我开了间花店。”她喃喃回道。

  “开花店!”他错愕的笑了声,“没想到你还真是闲不住,有个总裁丈夫养你还不够吗?”

  “韩之郡你——”她多想告诉他林嘉南不是她的丈夫,她也没有再婚,可是看着他脸上那不屑的笑容,竟让她难过得说不出口。

  说了又如何?不过是让他取笑而已。

  “店在哪儿,有名片吗?既然这么想赚钱,有机会我可以为你介绍生意。”韩之郡朝她伸出手。

  “不要这么过分。”为何他的笑容是如此轻蔑?

  “我是好心,怎么说是过分呢?”他盯着她胸前的名牌。“哦,蔷薇花坊。”

  “行了,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也得走了。”怒目瞪着他好一会儿又说:“如果这是你的本性,那就继续这样生活吧!”

  旋即她便走出会场,去找工作人员,而后准备离开饭店。

  才走出饭店大门,韩之郡便追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

  “要说的已经说完,还要怎么样?请你放手。”她瞪着他抓住她的大手。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炯然有神的大眼直盯着她的脸孔,他语出鄙夷,“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你说什么?”他这话好伤人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