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不必,谢谢。”韩之郡要回家一趟,不想让她知道。况且找到楚蔷后,他还有许多话要说,实在不方便有她在场。

  “你……我只是好心而已,说不定你的助理把车开走了。”

  “放心吧!她不会这么做。”楚蔷向来只会让自己辛苦,却不会让他吃半点苦。以前他被恨意蒙蔽了双眼,没能好好体会她的好,希望现在理解不会太晚。

  “喂!韩之郡……”柯莉看他就这么走了,虽然生气却也告诉自己,“没关系,这只是刚开始,我就不信他不会到我身边。”

  接着韩之郡独自开车回家,一进家门,在玄关看见楚蔷的鞋子,这才放下一颗心。

  她平安回家了。

  “楚蔷……楚蔷……”他扬声喊道。

  走进屋里,就见她微笑地站在客厅等着他。

  “你怎么突然走了?也该跟我说一声。”

  “对不起,我该跟你说,但觉得还是不说比较好。”她指着饭厅,“你不是最喜欢喝我煮的杏仁茶,刚刚我赶回来就是特地为你煮杏仁茶。”

  他疑惑的走进饭厅,看着饭桌上的杏仁茶,“你先跑回来就是为了煮这个?”

  “是呀!杏仁茶得熬煮一些时候,才会浓郁好吃。”楚蔷拉着他坐下,在他对面笑望着他,“快喝看看。”

  “你到底怎么了?”他皱着眉,“怎么今天的所作所为变得这么奇怪?我跟你说过要喝这个吗?”

  “是没有,但我想煮给你喝,快喝。”她托着腮,对他漾出微笑。

  看着她的笑容,韩之郡乖乖将那碗茶给喝了,并抬头端睨着她,“我已经喝了,这样可以了吧?”

  “那好,我也有勇气说接下来的话了。”她勾起一丝笑容。

  “你要说什么?”

  “我们离婚吧!”她端起脸色、收起笑容。

  “你再说一次。”韩之郡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直以来我都在等你开口,偏偏你也在等我先开口,这个婚姻就这么拖到现在。”因为难过,即便强颜欢笑,她的嗓音还是忍不住哽凝。

  “所以你想了断了?”他握紧拳头,沉下声。

  “嗯,一开始就是我和我姐的错,再说这种生活我也已经过腻了,那就分开吧!”她指着房间,“东西我都已经整理好了,被单也洗过换过,你今天就可以待下,不必再住在郭哥那里。”

  “我住在他那里只是为了工作方便,不是因为——”

  “不必解释,我知道你恨我,所以故意避开,以后就不需要这样了。”用尽全力止住身子的抖颤,她回头走进卧室拿行李。

  韩之郡立刻跟了进来,当看见地上的行李箱时,他逸出冷笑,“怎么?真的连行李都准备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早点离开。”

  “为什么?因为我白天对你说的那些话吗?好,我向你道歉,是我错了,我太重颜面了。”韩之郡抓住她的手,“别走,别走行吗?”

  “为什么?你又不爱我?”其实她一直不懂他的心,更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她?

  “我……我……”韩之郡激动的直想反驳,但是一对上她期待的眼神却又说不出口。

  那是深埋在内心深处许久的感情,一种痛苦压抑的爱恋,怎能够用简单的三个字“我爱你”就表达出来?

  楚蔷停下脚步,等着他接续的话,等了许久,终于听见他说:“这段婚姻以来,难道你对我没有丝毫的眷恋?”

  顿时,她的泪水溢满眼眶,可怜呀!到最后她仍无法得到他一点点的感情,充其量只是他一时难以接受她要离开。没关系、没关系,她早该猜到的,又何必难过心伤?

  如此一来,她才有勇气离开,不也挺好?

  “没有,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她说了谎。

  “这么说你是爱上别人了?”一听她这么说,他的火气都上扬了,忍不住用力将她抓到面前,“说,到底是谁?”

  “我爱上谁又关你什么事?为何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这样的误解,要她怎么回答呢?

  “还真是说变就变,真的决定就这么离开?”韩之郡挡在她面前,就是不让她走。

  楚蔷望着他那深邃的大眼,里头全是埋怨与愤怒,他不知道她有多希望扑进他怀里,感受他的温度。

  但是,只要一想起柯莉那犀利的面容和威胁,再想起现在正走在事业巅峰的韩之郡,她知道不能这么做。

  “对,既然知道我有喜欢的人,是不是该成全我,别再拦着我了?”为了让他死心,她只好昧着心承认了。

  “真的有对象了!他是谁?”他盯着她的眼问。

  “你过去和谁亲近我也从没过问,而你也一向不管我,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小心眼?”带着僵硬的微笑,她故意这么说。

  “楚蔷!”深吸口气,他眯起眸说:“是林嘉南是不是?”

  “什么?”

  “你的新对象是林嘉南吧?我想也是。”冷冷一哼,他挑眉冷笑,“那男人近来动不动就对你献殷勤,你被他打动了吧?”

  “对,我是被打动了,这样的答案够了吧?那我可以走了?”绕过他,她拖着行李走到大门,又回头对他说:“离婚的事我会请律师联络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