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对,就是其他管道,这点你就别问了,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给我点时间。”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混乱?楚莲觉得头开始痛起来。

  “既然你不知道她在哪里,其他以后再说。”用力按掉电话后,韩之郡心想待在家里等也不是办法,于是又冲出门找人去。

  下了楼,他开车在附近转,绕过两个街口就见楚蔷一个人徐步走在骑楼下。

  老天,虽然台北市是个不夜城,但这一带是住宅区,根本没什么人,她一个女孩子走夜路难道不害怕?

  深深吐了口气,他随即将方向盘用力一转,将车子开到她面前。

  楚蔷在黑暗中看见有车灯朝她直射而来,着实吓了跳,当看清那是韩之郡的车子时,不禁走上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问你,你一个人晚上去了哪儿?”他立刻下车,来到她面前逼视着她。

  “我……”她紧张的看看四周,“你干嘛跑出来,快回车上去。”

  “你不必顾虑我会被看见,说,是不是去哪偷哭了?”她那双眼睛就跟那晚一样,又红又肿。

  “谁哭了?”她转过身,揉揉眼睛,“我正要回去,已经没事了,你也可以走了。”

  刚才她想了很多,仍厘不清该怎么做?明明知道该放手,却因为深爱着他,她没办法装得太洒脱。

  “还说没有?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就在前面,我可以自己走回去。”从今尔后,她要学着自己过日子才是。

  “你这是做什么?气我、恨我?没关系,你就气吧!但我还是得把你带回去。”韩之郡强行将她拉上车,随即开车回家。

  韩之郡所买的这栋大楼对住户的隐私保护极佳,一层一户,连停车场都做了特别的路线规划,极少遇到他人。

  回到家后,他为自己倒了杯水,又问她:“要不要喝杯水?”

  “我可以自己来。”楚蔷才要去倒水,就见他已经拿着水过来。她看看他,“你不必这么做,是我对不起你。”

  “你对不起我什么?”他双手抱胸,“你姐很多话不说清楚,你可以告诉我,有什么让我误会的,都可以解释清楚。”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现在的心情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装傻。

  “你——”他眯起眸子,旋即点点头,“好吧!反正已经那么多个日子过去了,我也不在乎答案。”接着他坐了下来,“你也坐下吧!”

  “你怎么还不回去?”以前他很少愿意留下与她聊天,可最近是怎么了?这么反常。

  “这是我家。”

  “你……你的意思是想赶我离开这个家?”听他这么说,她震惊的站起。

  “你怎么会这么想?当我就这么没心没肺吗?”韩之郡皱起眉,她的猜测令他气结不已。“如果我真是这样的人,两年前就跟你画分界线,怎么可能还会偶尔回来看你?”

  她扭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想,可现在——”

  “现在怎么样了?”韩之郡抓住她的肩膀,用力转向自己,“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所以现在面对我很尴尬?如果真是这样,我劝你忘了,忘了会比较轻松。”

  “轻松?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自然?我……”就因为深深爱着他,她怎么能够忘了?此时的她好希望自己失忆,就可以如他所愿了。

  “你怎么样?你恨我?那好,这样正好,我们就算扯平了。”他目光如炬地望着她,“回答我,恨吗?”

  “你这是做什么?”她后退一步,怯怯地望着他。

  “我只想问你,恨我吗?”眯起眸,他专注的看着她。

  “为什么要问这个,你这人真的很奇怪。”今天,她经历了起伏最多的一日,心情宛如洗了三温暖,现在只想一个人躲起来,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看。

  “怎么奇怪了?你只要老实回答就行。”他又朝她走近一步。

  她紧张的深吸口气,再抬眼望着他那对深邃而炯烈的眼神,竟然控制不住地对他说:“我爱你。”

  见他表情一变,她跟着呼吸一窒,连忙推开他奔进卧室,锁上门。

  楚蔷捂着脸,又羞又臊,更觉得自己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话,真是丢脸。”

  一个让他讨厌的女人说爱他,他听了之后又会做何感想?真是恼人呢!

  “楚蔷……”房门外的他似乎也有点儿愣住,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爱他。

  如果她说恨他或讨厌他,或许可以让他对今天所做的事少些愧疚感,可她说爱他,又要他怎么办呢?

  楚蔷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总是在半睡半醒之间。

  睡着时梦里全是他,醒来时又会想着他到底走了没?

  他一向不留下来过夜,更不习惯睡在客房,偷偷下床打开房门偷瞄,他也不在客厅,那么他应该是走了吧?

  隔天是休假日,她有借口可以晚起,但是已习惯早起的她却无法赖床太久,好不容易等到十点,她这才走出房间。

  然而意外的是,她竟然看见他就坐在客厅,一边翻着报一边瞧着她,数秒后眯起眼问:“昨晚失眠吗?看来你睡得不好。”

  “怎么会?我睡得很好。”只是睡得腰酸背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