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你干嘛停车?”楚蔷不解地看着他。

  “因为我从没跟你亲近过,所以怨我?恼我?故意气我?”他逼近她身边,近距离盯着她的双眸。

  “我没有。”她被他那双憎恨的大眼给骇住了。

  “真的没有?”

  “只是有点儿悲伤而已。”好像被他瞧出什么,她不敢再隐瞒。

  “悲伤?”他逸出冷笑,“哈,当然了。处心积虑求得‘韩之郡妻子’的名分,可却落得有名无实,是不?”

  “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叫处心积虑?

  “不懂?是不是要我这么做你才懂?”被激得失去理智,他用力抓住她的衣领,狠狠一扯。

  顿时,楚蔷像傻了似的,瞠大眸子望着他,“你这是干嘛?”

  “你的抱怨中包括了我晚上不回家,还想要我的亲热对吧?”低下头,他以蛮力亲吻着她的唇,发狠深吮,直到她的小嘴儿变得又红又肿。

  楚蔷被他强势的姿态给震住,使尽全力推抵着他,“韩之郡,你清醒一点,住手……”

  偏偏,在她反抗的动作与叫喊声的刺激下,更助长他心中压抑已久的怒潮和欲火,于是箝住她的手,直视着她的眼睛,“干嘛还装呢?这样应该不会再悲伤了。”

  他那激狂的眼神直刺入她心坎,令她难过不已,“你……你这么做,我会更难受。”

  “那就难受吧!”韩之郡不顾她的泪水,强行拉开她的衬衣,亲吻她雪白无瑕的身子。

  两年前的那一夜他喝得半醉,印象非常稀薄,如今的她却是在他头脑清楚的时候躺在他面前,他真的很想知道她究竟有多诱人,可以让醉死的他为她意乱情迷?

  然而,就在亲密的接触下,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为她着迷了!

  她的身子柔滑似蜜、散发着自然的香气,无论是醉或不醉都会为之倾倒、意乱情迷。

  就像现在,尽管她淌着泪、哭喊着要他走,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不了了……

  随着情欲高潮迭起直达巅峰,韩之郡满足的趴在她身上动也不动,而她的泪也已经流干了!

  撑起身体,他望着她湿濡的脸蛋,才惊觉自己的可恶!

  起身退到一旁,韩之郡轻吐了口气,想说的话卡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数分钟过后,车内变得异常平静,楚蔷挪到角落低声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为了满足你。”他故意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说。

  楚蔷咬着下唇。“别这样,我要知道真正的理由。”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我应该知道,因为你不爱我,也不想娶我。”就只是因为酒后乱性,他要负起责任,“但因为娶了我,闷了两年多,是泄愤吧?”

  “泄愤!”她还真会想像。

  “不是吗?”

  “你说是就是,那时候我的确没想过要结婚,因为你的关系让我失眠了好几天,甚至恨不得从这个世上消失算了。”韩之郡勾起唇冷冷一哼。

  “我说过不要你负责,是你坚持要……”

  “你以为我愿意?”韩之郡逸出冷笑,一对载满恨意的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瞧。

  “你……你是什么意思?”楚蔷被他这种犀锐的目光瞧着,才发现两人之间隔着的不只是一层纱,而是万重山。

  她似乎从不曾了解过他。

  “你还问,干嘛到现在还装呢?知不知道我明明该讨厌你,但是却……”他赫然止住话,因为她那对水亮的眼睛让他无法直视。

  “你讨厌我?”原以为他只是不喜欢她,没想到竟然还讨厌她?

  “对,我讨厌你,讨厌你现在这副样子,明明是加害者,却老是以一副受害者的眼神看着我。”他冷声冷调。

  “什么意思?”楚蔷颤抖地问。“不要用这种语气、这种眼神看我,你心里有什么话就直说,把我当成多坏的女人也说清楚,不要让我像个傻瓜一样。”

  “你姐……去问她,共谋者。”当看见楚蔷眼底的茫然,他已说不下去,直接回到驾驶座发动车子。

  楚蔷愣愣地不再说话,而是想着姐姐到底隐瞒了些什么,为何会让他这样误解她?

  再望向他那冷硬的背影,她的心突然变得好沉重!

  回到家后,楚蔷打了通电话给楚莲,但是她的手机却一直不通,于是她走进浴室打算先沐浴。

  褪下衣服,看着自己身上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吻痕,一股心酸油然而生。

  闭上眼,浮现脑海的净是他热情的亲吻、温柔的抚摸还有相互交融时的狂热。

  赶紧打开莲蓬头,她直想将这分焚热给冲掉,只有先将心冷却下来,她才能确定自己该怎么做。

  冲洗之后,她回到客厅,再次打电话给楚莲,这次她终于接听了。

  “姐,我刚才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你都是电话中,忙吗?”

  “哦,还不是工作上的事,老板连我休假时都不放过我。”楚莲笑了笑,“打那么多通电话,有急事?”

  “对,我有点事想问你,我去找你可以吗?”

  “现在?”楚莲倒是好奇,“什么事这么急?”

  “见了面再说。”她怕在电话中说不清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