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想像当她一人待在家里的时候,手里翻着武侠小说打发时间的模样,竟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来到她的书桌旁,看着桌面上摆放的全是他的资料,还有她写的非常详细的进度表,可以感受她对这份工作的用心。

  “怎么觉得口渴呢?”他摸摸喉咙,走出房间,到厨房为自己倒杯水,却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听见了啜泣声。

  循着声音走过去,他察觉声音是从楚蔷睡的客房传来的。

  他立刻敲敲房门,“楚蔷,你怎么了?楚蔷……”

  深陷在梦中的楚蔷并没听见他的喊声,也没有停止哭泣,韩之郡心想该不会她在作恶梦?“喂,楚蔷,你在作梦吗?快醒醒。”

  这次,楚蔷听见了,也猛然惊醒,却因为还未从梦中回神,无法回应他。

  同时,韩之郡发现房门并未上锁,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转首望向床铺,看见的便是抱着棉被蜷曲在床边小声抽噎的楚蔷!

  “别过来,对不起……吵醒你了。刚刚……情绪还没恢复,没办法回应你……”她紧抱着被子,身子还不住发抖。

  “你到底怎么了?”

  “请你出去。”楚蔷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得这么丑的样子。

  “你不说清楚,要我怎么离开?”韩之郡索性走过去坐在床畔望着她的背影。

  “我只是梦见我爸妈,这才忍不住哭了。”因为梦境太真实,就算知道只是梦,可泪水还是无法控制的淌落。

  偏偏眼泪一滚,情绪就无法压抑而崩溃,过去的伤痛又再度攫住她的心,让她哭得更凶了。

  “你父母不是已经过世了?”这是他对她的家庭仅有的了解。

  “对,我就是梦见他们去世的情景,才会这么难过。”

  “怎么说?”

  “那一年我八岁,我姐十岁,那天姐姐因为要上钢琴课自愿待在老师家,爸妈则带着我去南部找当时还在世的外公,可就在半路下起大雷雨,路况很差,天色瞬间暗下,就这么发生了车祸……”才说一半,她已泣不成声。

  韩之郡想像着当时的情景,知道这对一个小女孩而言有多可怕了,因而没有阻止她哭,让她好好的宣泄。

  “我们的车连翻了好几圈,天旋地转的,撞得我全身好痛好痛,但我还是用力叫着爸爸妈妈。可当我忍着痛努力爬到前座,却看见全身都是血、动也不动的爸妈……”

  说到这里,脑海的画面又再度刺激着她的泪腺,让她又一次嚎啕大哭!

  韩之郡眉心轻锁,从小就不曾见过父母,在孤儿院长大的他能够了解她心底的痛苦,更何况她还亲眼目睹父母死亡的惨状。

  “过来。”看着她不停抖动的身子,他放柔声调说。

  楚蔷摇摇头,微蹙着眉心,“别,我现在好丑。”

  “我说过来。”他用力将她往自己身上一拉,闭上眼轻抚她的发,“很抱歉,我从来没有过问你的家人,连你父母是怎么去世的都不知道。”

  他的话让她一震,甚至忘了自己现在双眼肯定哭得红肿,直勾勾的望着他,“你不必这么说,我……我……”

  “瞧你,哭成什么样子,每天晚上都会作恶梦吗?”韩之郡皱起眉看着夜灯下她那张简直是浸在水里的小脸。

  “没有,通常打雷闪电时才会作梦,今天是因为……刚刚意外在客房发现他们的相片,所以……”当发现他正用一双在夜里仍会闪亮的大眼看着她时,楚蔷立即转身背对着他,“你回去睡,我已经清醒,不会再作梦了。”

  她躲着他的样子让韩之郡的一对眉毛忍不住蜷起,不过她会这样不都是因为他平日的冷淡吗?

  “我是该回去睡觉了,别再发出这种声音吓着别人。”起身后,他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说:“千万别会错意,我只是听见奇怪的哭声感到好奇,这才会过来看看。”

  “我知道,不会的。”干嘛这么说呢!虽然他今晚有些不同,但她真的是不敢多想,而他特意补的这句话更让她难受不已。

  “那就好,你也睡吧!”眉一挑,他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真是!如果没有一点关心,干嘛进我房间?”咬咬下唇,楚蔷拉起棉被盖住脸倒头就睡,一想起自己刚刚竟然在他面前哭成那副难看的样子,还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呢!

  韩之郡一早起床,已不见楚蔷在屋里。

  走进饭厅,却看见餐桌上已经摆上早餐,而他的位置放着一张字条——

  我先去公司了,早餐要吃完喔!还有,那三套衣服我先拿去公司,还要再整烫一下,等广告开拍的时间确定后,我会再通知你。另外这里有两万元你拿在身上,阿原没跟在身边,自己还是要带点钱才方便。

  “什么跟什么呀?跟我说话居然这么公事公办?好像真是我的助理似的。”他烦躁的将字条揉掉,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忍不住摇头轻笑,“就连早餐也做这么多,真当我是大胃王吗?”

  不过他最后还是将早餐吃光了,最大的原因是真的好吃,那半焦的烤吐司是他最喜欢的,可见她平时有多么注意他的喜好。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让他心底微甜了起来,用餐完毕他便好心情的将碗盘清洗干净之后才离开。

  路上,他打了通电话给阿原,“你现在在哪儿?下午不是要参加爱亚防晒BB霜的签名发表会?记得将保母车开来公司。”

  “我现在已经在公司了,早知道你的行程,所以待在这里等着了。”阿原压低嗓说:“韩大,郭哥新请的助理还真不错,帮我做了不少事。”

  “你还好意思说,以前光靠你一个人的时候,你忙得连喝口水都不敢,可现在竟然敢偷懒,昨天去哪了?”韩之郡冷言冷语着。

  “人家哪是偷懒,昨天只是把保母车开去保养了,来来回回又浪费时间,所以就待在那里和老板聊天了。”阿原抓抓头发,“反正你又没行程。”

  “这不就是偷懒的意思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