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才进家门,意外看见韩之郡就坐在客厅看着棒球转播。她漾出微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是我家,我不能回来吗?”他双臂抱胸,抬起眸睨了她一眼。

  “当然可以,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今天的他似乎不太一样,让她倍感压力。以往就算他不会给予热情,但回到家彼此还算相敬如宾,可今天他的语气中隐约透着冷意。

  “我愉快得很。”他扬高嗓音。

  “那就好。”见茶几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楚蔷走进厨房为他泡杯热茶,“吃饭了吗?不知道你回来,否则我可以早点儿下班。”

  “不需要。”韩之郡冷硬的回绝她。

  被他这一呛,她还真有点儿傻了,只好坐在一旁看着他,“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什么恼人的事?可以说来听听,纡解一下会好很多。”

  “你去忙你自己的,哦!刚吃了顿饱餐,你应该想休息一下,所以别管我了。”看着她,他的口气忍不住泛酸。

  “你说我吗?我还没吃饭呢!经你一提,才想起我买了饭盒回来,要不要吃一点?”她从桌上拿来饭盒,打开闻了闻,“好像有点儿凉了,都没什么味道,你还是别吃了。”

  拿出竹筷,她正要吃却听见他说:“真的没吃饭?”

  “对,在公司忙到八点,偏偏那时候有个什么广告客户来了,询问一堆关于广告的准备工作之后又说他的司机回家了,非要我载他去餐厅不可,我只好先载他去了。”楚蔷非常诚实的说道。

  闻言,韩之郡才从电视萤幕转向她,这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可笑!不过,心中那块带着酸味的石头也不翼而飞,“他就这么小气,也不请你吃一顿?”

  她定住吃饭的动作,怔怔的抬头望着他,“你希望我这么做吗?”

  “我……随便你,你高兴就好。”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我该走了。”

  “等等好吗?”她赶紧将便当放下,拭了拭唇,“昨天下午你说服装师忙,这次广告的衣服让我准备,我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看看,如果不喜欢我再换过,否则只剩下两天,我怕太赶。”

  “我昨天才说,你就已经准备好了?”

  “对,幸好你的衣服多,平常都有建档,我昨晚熬夜看了看,满喜欢其中几套的搭配,也符合客户要求,既鲜艳又不滑稽,还满有时尚感的。”她边说边往后面更衣室走去,拿了几套衣服出来,“怎么样?”

  韩之郡虽然口中说着要离开,但是一面对她这副积极的模样,他又走不开。

  看着她手里拿着的衣服,果真是非常好的搭配,也很符合他的喜好,没想到她居然有这样的眼光。

  “喜欢吗?”她眨着双晶莹大眼,微笑地又问。

  “都可以,由你作主。”就算他想要挑剔一下也不知从何挑剔起。

  “谢谢你,之郡。”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等于是对她眼光的认同,让她打从心底兴奋莫名。

  “你还不吃饭,真的要全凉了才吃吗?”韩之郡的眸光往茶几上那个没动几口的便当瞧了眼。

  “哦,没关系,我不饿。”得到他的认可比吃天下最好的美食还令她开心。

  “我看我还是——”想说带她去吃晚餐,但是自己突如其来这样,连自己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她呢?

  “什么?”双手拎高衣服的她,很认真的等着他继续把话说完。

  “没事,睡前记得把门窗锁好,我走了。”他拿起钥匙正要离开,却接到郭健青打来的电话,“郭哥,什么事?”

  “今天我在外地有事,不能回去了,今早发现电子门锁好像坏了,输入密码都没用,你今晚就自己看着办吧!”郭健青说。

  “你说什么?门锁坏了!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下午出门时就先找人去修理!”老天,他的衣服、钱包与一些常用的东西都放在那里,由于平日都靠阿原为他打理一切,他早就习惯身上不带任何东西。

  “看你还在睡,我不是让阿原告诉你了?”

  “阿原!他今天都没联络我,谁知道他去哪儿。”抓抓头发,他还真是无奈,“好了,你忙你的,我会自己看着办。”

  “怎么了?是不是郭哥不在,门锁坏了怕你进不了门?”她仿佛听见是这样。

  “嗯。”他心烦地应了声。

  她下意识说道:“那你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反正这是你家呀!”

  “你要我住下?”他眉心深锁。

  “呃!”楚蔷知道他不喜欢与她在同一个屋檐下过夜,于是又说:“我的意思是你留下,我可以去我姐那里住一晚。”

  “不必麻烦了,我睡沙发就行。”这么做岂不是又让楚莲找到把柄念他?

  “沙发!”这怎么行。“这样好了,你给我的日常开支先拿去用,到外头找间饭店住。”

  “拿你的钱?”

  “那也是你给我的。”

  “给你的就是你的了。”韩之郡摇摇头,倔强地说:“就这么决定,你什么都别说了。”

  “嗯……要不然卧房留给你,我去睡客房。”他难得在家过夜,再怎么也不能让他睡沙发。

  “这……那就依你,我先去洗澡。”

  见他愿意留下,楚蔷立即眉开眼笑,“好,我去为你拿衣服,放洗澡水。”

  韩之郡看着她绽放的笑容,就算没吃饭也活力十足的样子,一颗心不禁迷惑了。为何他这么对她,她还能这么开心?好像不管他要她做什么,她都能欣然接受?

  这究竟是她的本性?还是伪装的?

  洗过澡之后,韩之郡躺在床上,发现枕上净是股淡雅的香气,是这么的好闻、清爽。

  没错,这就是楚蔷的味道。

  她不喜欢喷香水,所以跟她待在一起的时候绝对闻不到刺鼻的香水味,有的就像现在回荡在鼻间加了甘橘精油的洗发水味道。

  由于睡不着,他索性起身,看看床头摆着两人的合照,当然这也是做给楚莲看的。走向靠窗的那面书柜,他突然想知道她都在看哪些书?原以为会是散文或言情最多,没想到居然一半以上都是金庸的武侠小说,这令他十分意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