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错,没事别打电话。”他冷硬的回答,让楚蔷的一颗心又下沉了。

  “那你几点到?”她立刻转移话题。

  “应该再一个多小时。”

  “那我得赶紧做饭,你慢慢开车,小心安全。”楚蔷挂了电话后,立刻穿上围裙做晚餐,直到七点多便听见门铃声响起。

  楚蔷心一弹,立刻奔到大门口将门拉开,就看见韩之郡帅气的站在门外。

  他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左嘴角边的梨涡依然深深的嵌在那儿,这就是他迷倒众多粉丝的招牌表情。

  “路上塞车,有点迟了。”他落下这句话后便走进客厅,一边褪下外套。

  楚蔷知道自己是等不到所要的拥抱,因而赶紧接过外套挂在衣架上,小脸染上腼腆的笑容,“请等一下,马上就开饭了。”

  发现自己的衣服沾染了油烟味儿,她立刻冲进卧房内打算换件衣服。

  虽然韩之郡不曾与她同房过,但为了做给楚莲看,他们还是共用一间卧房,只是他从没在这里过夜。

  以为她只是回房拿东西,韩之郡不久之后也跟着进房打算洗把脸。

  他万万没想到,门一推开,看见的竟是她正褪下洋装还露出内衣的半裸身躯!

  楚蔷听闻声响,立即转首拉起衣服遮住身体……顿时,面对面的两人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你……你……”他的手举一半,微微愣住。

  “我的衣服沾了油烟味,进来换件衣服。”她颤颤地说,发现他居然慢慢走向自己。

  他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惊愕的表情,久久才说:“为什么不锁门?”

  “因为……因为只要我在里面,你就从不会进来……”哪知道他今天会这么莽撞?

  “就这么笃定?”他挑眉问道:“这是我家、我的房间,我想进来就进来。”

  “那我进浴室换,房间让给你。”楚蔷惊慌失措地转身就想走。

  韩之郡不知哪根筋不对,竟然将她拉到面前,定定望着她温柔中带着无措的小脸。

  说也奇怪,一开始对她的恨意非常强烈,甚至连看她一眼或听她说句话都不屑,但随着这两年多来的相处,他所看见的全是她对他的关心与慰问,而她也没有要求任何回报,使得他对她的那股恨也一点一滴的淡化了。

  只是他不愿承认、也不愿去研究自己的心思。

  “之郡!”他霸气的动作让她吃了惊,小手一松,衣服就这么滑了下来,“啊——”

  她窘迫的瞪大眼,“衣服……放开我,我要捡衣服……”

  韩之郡俯身为她捡了起来,顺势看了眼她玲珑有致的身子,眸心不禁覆上一层黯影,“衣服拿好,我去客房洗脸。”

  落下这话,他便快步走了出去,楚蔷怔忡地望着他的背影,喃喃说道:“他怎么了吗?为什么表现的这么不一样?”

  “怎么做这么多菜?”韩之郡为自己倒了杯酒,在娶她之前,她偶尔会随他的助理陪他吃饭,所以知道她对酒精过敏。

  “都是你喜欢的,所以我多做了几道,真的太多了吗?”她战战兢兢地问道。

  “别这么紧张,我又没说什么。”

  她点点头,又问:“能不能给我一杯?”

  “你不是不能喝?”

  “可以喝了,这一年来我一直吃中药调理身体,现在如果只喝一小杯,那是没问题的。”

  “那好吧!就一小杯。”他也为她倒了杯。

  她喝了一小口,笑着说:“这酒好甜呀!”

  “虽然很甜,但是后劲很强,浅尝就好。”韩之郡提醒道。

  “好,我知道。”见他今天似乎少了以往的距离感,于是大胆的为他夹了些菜进碗里,“多吃点儿,否则剩太多,我得吃好几天。”

  她的话让他心一拧,抬头看她,“你的意思是以前吃剩的你都留着吃?”

  “嗯。”反正一个人,少了做菜的乐趣。

  “下次别这样了,吃不完的就倒掉。”他说这话时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听在她耳里却是暖洋洋的。

  垂下脸,一抹微笑轻漾在唇角,但她不敢让他看见,就怕将他好不容易流露的丝丝温暖给逼了回去。

  “好。”她点点头。

  不久之后,她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甚至开始冒冷汗!

  “我晚点就要走了。”韩之郡顺口道。

  “哦。”她困难的答了声。奇怪,难道她又对酒精产生过敏反应?

  “你怎么了?”韩之郡这才发现她额上冒着冷汗,忍不住蹙起眉心,“是不是喝酒的关系?可你刚刚不是说……”

  “我真的可以喝一小杯,不过这次不知……不知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