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藏起来的妻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的什么?”她没说出口,韩之郡以为自己漏听了。

  “早点回来就好,礼物随意。”垂下脸,楚蔷不得不笑自己,这话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她不是已有这样的体认与心理准备,可为何真的落得孤单时,会这么的痛苦?

  只是她不明白,她当年明明不需要他负责娶她,可偏偏他要结婚。又为何婚后对她如此冷淡?

  “那好,我就自己看着办了。”

  听见这句话后,话筒随即传来嘟嘟声,一抹凄凉的笑容挂在楚蔷的嘴角。

  挂了电话后,楚蔷走到窗边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星,而在她心中,他就像最亮的那颗星,如此耀眼又如此遥远……

  隔日一早,楚蔷便去超市采购食材,买的全是韩之郡喜欢吃的菜。

  挑着挑着,她又不禁烦恼了,吃惯山珍海味的他真喜欢吃这些家常菜吗?

  手机响起,她立刻接起,“喂……哦,是姊,我正在超市买菜呢!”

  “在超市买菜?一个人吃干嘛弄得这么忙?”由于楚蔷的父母早逝,楚莲是与她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姊姊,也是少数几个知道她与韩之郡婚姻状况的人之一。

  “今天他要回来。”楚蔷隐藏不住嗓音中的喜悦。

  “真的?”楚莲这才吐了口气,“至少他还记得你这个妻子。想想这一年来你们见过几次面,三百六十五天可有相聚过三十六天?这次回来你是不是该说说他?”

  “我能说什么?他又不是做坏事,是因为工作忙碌,你也知道干他那行的都是这样。”每每听见姊数落他的不是,楚蔷就一整个不舒服,原本就闷闷的胸口似乎更难以喘息,感觉压着的石块更重了。

  “忙……哪有这么多事好忙的?难道他是机器都不用休息?人家再红的明星发片或宣传期一过、一出戏杀青也会有假期,可他呢?”楚莲不是不懂得妹妹的心情,但是当初逼着韩之郡和楚蔷结婚的是她,如今见妹妹过得这么孤单,这分自责让她无法不对韩之郡生气。

  偏偏她不敢告诉楚蔷,韩之郡之所以会娶她,是她这个做姊姊所干的好事。

  “姊!能不能别再说——”

  楚莲不等楚蔷说完,继续说:“就算有假期又怎么样?你们又不能一起去旅行、去餐厅吃饭,就连最简单的散散步都办不到,离婚吧……姊希望你幸福。”当初是她错了!

  当年楚蔷是韩之郡身旁助理的好友,在一次去电视台探望朋友时,楚蔷看见了韩之郡,从此为他着迷,暗恋着他。从那时候开始,她只要有空就会往有他的地方跑,假借看朋友之名去看他。

  有一次,他们在杀青宴之后又转往KTV唱歌喝酒,楚蔷的助理朋友便将她叫去。韩之郡一开心就多喝了几杯,大伙有的醉倒了、有的相互搀扶着离开,而不敢喝酒的楚蔷是唯一清醒的。

  她一直在韩之郡身边照顾他,为他擦汗、阻止他继续喝酒,由于他是大明星,KTV立刻另开一间休息室给他,楚蔷也就在那里看顾他一整晚。

  半夜,韩之郡微微醒来,当他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躺在一旁小睡的楚蔷那张漂亮的小脸时,一时欲望难忍,两人就这么有了亲密关系。

  楚蔷并未将此事告诉任何人,更不知道韩之郡之所以会醉倒、甚至动了欲念完全是她姊姊楚莲的杰作。

  楚莲自以为让妹妹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就能得到幸福和快乐,因此她私底下逼韩之郡娶楚蔷,否则威胁要将此事公诸于世。

  在楚莲的逼迫下,韩之郡虽然认了这婚事,但却心有不甘,认定这是她们姊妹俩一起设下的骗局。

  虽然楚蔷一开始强烈拒绝这个婚姻,因为她认为他并不爱她,只是为了负责而已,她并不要这样的结果,但是韩之郡只当她是在演戏,连嘲讽怒骂的话都懒得说,硬是要履行婚约。

  然而,就在两人在国外注册结婚后他便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三个月。

  婚后,他对楚蔷没有任何关爱,偶尔的回家也只因为那是他的家而已。

  “姊!你怎么这么说?”虽然她也知道离婚是迟早的事,但她不想从姊姊的口中听见。

  “我是为你好。”

  “好了,你想说什么我全知道,但为何要破坏我的好心情?”尽管周遭全是购物的民众,但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姊姊说的虽然狠,但一针见血,偏偏她太没用,爱他爱到骨子里,尽管不能常相聚,但她仍靠着这分爱支撑着。

  就怕哪天,她终于垮下,那爱也随之飘散。

  听见她的哭声,楚莲不再多说,而是安静下来,但是楚蔷的抽噎声还是不曾断,这让她意会到自己真是说得太过分了。

  唉,她似乎做任何事都是错?

  “别哭别哭了,你不是人在超市,哭这么惨多丢脸呀!”楚莲直想安慰她。

  “那你晚上要过来一起吃饭吗?”楚蔷吸了吸鼻子。

  “你们难得相聚,我去当什么电灯泡?对了,有句话我还是想劝你。”既然没办法劝她离开韩之郡,就必须帮她看住他。

  “有什么话都说了吧!”拭去泪,楚蔷走到角落的休憩椅坐下。

  “你就算不能公开是他的妻子,但也得找机会缠住他、紧跟在他身边,知道吗?”

  楚蔷绽出一抹苦笑,“我也知道,但这种事谈何容易?就别胡思乱想了,我该回去准备,就不多说了。”

  挂了电话后,她便推着推车前去结帐,然后开车回家准备晚餐。

  中午时间,她简单煮了碗泡面打发午餐,剩下的时间她都在洗菜、切菜与腌制调配中度过。

  直到一切就绪后,她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六点了,他却还没打电话回来,她到底该不该将菜下锅?

  拿出手机,她在该不该打电话问他而犹豫着,除非是紧急事件,他的经纪人郭哥是不允许她主动联系的,还真是伤脑筋。

  就在她看着手机发愣的时候,手机来电铃声响起,吓得她手一颤,手机差点儿掉下去。

  仔细一看是韩之郡的来电,她微微一笑,立即接起,“之郡,是你?”

  “对。”他低沉的嗓音响起。

  “不知道你几点到,正想打电话去,却又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