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采凝 > 不是仇家不来电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那我就直接说了。”他靠在一排竹子前,徐徐开口,“早上的话题还没结束,你喜欢方子强吗?”

  杨艾琳表情一变,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像是极力抚平激动的情绪,“你是打哪听来的?”

  “你先回答我。”孟颖冷峻地说。

  “你问这么多干嘛?”她压下心底起伏的波涛,迎视他的眼笑问道:“你是不是爱上我了?才会对于我喜欢谁这么在乎。”

  孟颖脸色瞬变,被她这一问,心重重一震,他是这样吗?是真的对她……这可能吗?

  这问题太复杂,他不想花脑筋去想,“真可笑,你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还不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

  “朋友?”她一脸惊奇,“我们什么时候变朋友了?”

  “经常斗嘴、吵架就不能当朋友吗?”他为自己辩解。

  “天要下红雨啰!还记得有一次你跟我说,就算天荒地老也不会和我这个男人婆结交,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她发出冷笑。

  “这……如果你不是男人婆,那么那句话就不算数了,对不对?”突然他想起蒋良美所说的那些话,于是更坚持己见,“以后我不再喊你男人婆了。”

  “是喔?那我是不是该向你磕头道谢?”杨艾琳真不懂他了,为何他今天对她的态度会转变这么大?又怎么知道她喜欢方子强的事?

  “那倒不必,你只要对我好一点就行。”他扯唇一笑。

  “拜托。”她摇头一笑,“好了,现在该我问你了吧?”

  “问什么?”

  “你刚刚之所以这么问我,是因为听说什么吗?”杨艾琳知道自己向方子强告白的事已经被某些人知道了,会传进他耳里并不稀奇。

  “对,我是听说了,那个男人不过念了个MBA,有什么了不起的,干嘛死巴着他不放?”他口气不善地说。

  “你不会懂的。”一提起方子强,她便忍不住淌下泪。

  “就是因为不懂,我才要问呀!”他走向她,盯着她的眼,警告道:“你可别说谎,只要你说谎,我马上就会看出来,所以不要编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杨艾琳望着他,咬着下唇说:“这是个很无趣的故事,你想听我就说吧!不过可别因为太无聊而听到睡着喔!”

  她步回车里,靠在椅背上,等着他也上车后才说:“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是我的邻居大哥。”

  “哦?原来有这层关系!”

  “他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他,还记得数年前他出国时我哭得好惨好惨,还把留了很久的长发给剪了。”她望着车窗外的天空,“当时他看着我一头剪坏的头发跟我说,要我把头发留长等他回来,他会一直想着我。”

  “所以你就一直等着他回来?”孟颖看着她一头俏丽短发,“那你为什么还留短发?”

  “我不确定他会不会回来,怕自己留了长发后,看着镜子会触景伤情,打算等他回来再留长发。”

  “他回来了,你也开始留了?”本来一直希望能看看她长发模样的孟颖,如今不再想看了。

  “对呀!不过才刚留,还看不出来吧!”她笑着摸摸自己的发,此刻她柔婉的笑容很有女人味。

  女人味?天,他怎么会将这个形容词用在她身上?

  孟颖闭上眼,轻吐口气,努力净空自己的脑袋,他一定要放空自己的脑袋,可不能再胡思乱想。

  “他不是拒绝你吗?你还笑得出来!”这女人一提方子强就掉泪,偏偏还笑着掉泪。依她的个性,该冲过去甩那男人一巴掌才对呀!

  “本来我很难过伤心,可想想难过也没用,还不如开心点,努力争取。”她做出加油的手势。

  “你真的这么喜欢他?我看他也不过如此。”孟颖嗤之以鼻。

  “你不是说要做我的朋友吗?既然如此,你该给我力量,多给一些良性的建议。”听他这么说,艾琳的表情一僵。

  “你的意思是要做你的朋友就要帮你追男人?”奇怪了,他不是只想弄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吗?为什么知道之后,还是像缺少了什么一样,非常不舒服。

  “我没要你帮我追,只要你在精神上支持我,或者……你想和其他人一样取笑我,那也无所谓。不早了,我要回——”她口袋的手机突然响起,她赶快拿起一看,“是我哥打来的。喂,哥……”

  “你到底去哪儿了?”杨威明声音带着焦急,“我在学校门口等多久了你知道吗?”

  “我搭同学的便车先回去了,忘了通知你,对不起。”杨艾琳稍作隐瞒。

  “你先回去了?”杨威明这才松口气,“那就好,我刚刚听说方子强回到我们学校教书,吓了我一跳,以为你——”

  “哥,我听不清楚……回去再说。”一听见哥提到方子强,她慌张地挂了电话,因为杨威明知道她对方子强的那份死心眼,已劝了她好几年。

  “你这样子简直跟落荒而逃没两样。”看她急着挂电话,就知道她不想跟她哥谈论那件事。

  “你听见了?”她既惊讶又有点羞赧。

  “手机的声音向来很大。”他撇嘴一笑,“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你。”发现不再争吵后,两人这种平和的相处模式似乎也不错。

  车子平稳的开着,杨艾琳突然说:“对了,这事不要跟微希说好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