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再婚夫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从她怀孕以来,他们就没有真正的性行为,只用轻柔的方式安慰彼此,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着想,总不能激情过度打扰了孩子的成长,不过从雷翊留恋的表现看来,她确定自己仍是有吸引力的。

  等周文琪洗完澡坐到梳妆台前,雷翊拿毛巾过来替她擦头发,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和丈夫的身影,忽然提起一个奇妙的话题。“阿翊,你相信有预知梦吗?”

  “你是说梦到未来的事?”他立刻想到她作的那些恶梦,她终于愿意告诉他了?

  “嗯,或者该说警示梦。”她停顿了一下,想着比较有条理的说法。“结婚前我常常作梦,感觉就像真的一样,我好像真的做过那些事、说过那些话,不过我作的大部分是恶梦,我想那就是预知和警告。”

  “怎么说?”他很少作梦,不太了解她的感受,或许她是结婚症候群,太紧张了才会作恶梦。

  “我作的梦都是有关联的,就像连续剧一集一集的播出。”她不希望雷翊把她当成疯子,除非有相同的经历,否则她不认为有人能理解,干脆就当是一场梦吧。

  他听了点点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我梦到我们结婚了,可是我不开心,因为你一点都不浪漫,一年后我就说要离婚,你考虑三天以后便答应了。离婚后我碰到一个骗子,说要跟我合伙开店,却把我的钱骗走了,那个男人跟罗建良有点像,所以我看到他的时候,才会直觉的认为他不是好人。”

  她不想说出和罗建良的情感纠葛,怕雷翊会反感,如果她知道他跟别的女人交往,可能也会气得跟他冷战,吃醋就是这么不可理喻的事。

  “原来如此。”他停下擦头发的动作,赫然想到,如果这些梦真的发生,他们不就已经离婚了?

  “在梦里,我们离婚以后,我爸很生气不准我回家,我本来想创业却被骗钱,我觉得我好失败,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离婚两年后,有天晚上我在路上发传单,那天是七夕夜,没想到我竟会再见到你;当时你陪着一个女人逛街,那个女人还拿了我发的传单,我真的没有脸见你,又后悔又心酸,谁知道等我发完传单,你跑来找我,还送我回家……”

  “然后呢?”他觉得不可思议却又非常写实,这些内容不像是编造的,琪琪也没有理由骗他,原来作梦可以如此神奇?

  “隔天你来找我,说我爸脑溢血正在急救,我很担心,就答应跟你去医院,可是在路上……有一台货车突然冲过来,我们的车子被撞翻了,你抱着我用身体保护我,满脸都是血还说你爱我,那时候我哭得好惨,只想永远跟你在一起……然后梦就醒了,那天正好是我们要结婚的日子。”

  雷翊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妻子的梦除了很长,还有很多细节,听起来让人身历其境,仿佛她真的活过那样的人生,所谓南柯一梦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尽管说吧。”她已做好心理准备,早晚有一天要面对,她不希望自己再说梦话让他担心。

  他伸手梳理过她的长发,微湿而柔软,这是他每天都要呼吸的芬芳,这是他的妻子不是别人,他有什么好紧张的?“结婚那天晚上,你主动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因为你怕我们会离婚?”

  “嗯,我想把婚姻关系经营好,都已经是夫妻了,还保持距离好像很傻。”

  他自嘲的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自己有魅力。”

  “我想只要我先对你好,你应该也会对我好,你是我爸妈替我选的对象,我相信他们的眼光。”父母之命的婚姻早已落伍,但以她的情况,她的判断确实比不上父母的眼光。

  “还有,你要我们都去做健康检查,就是怕你爸会脑溢血?”难怪她对家人的健康那么重视,他们都还年轻,她却买了血压计放在家里。

  “我知道健康检查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我希望做一点努力,至少让我爸了解他的身体状况。”

  这是一个多么温柔多么善良的女人,他心中再没有任何犹豫,伸手从背后抱住她。“你常作的恶梦,就是梦到我们发生车祸……梦到我死了?”

  “嗯,我一直很担心又愧疚,你是因为我才受伤,是我害了你……”

  “傻瓜!”他忍不住要骂她。因为作梦而有罪恶感,哪有这么可爱的傻瓜?

  泪眼太过迷蒙,她看不清镜子里他的表情。“我最大的秘密都让你知道了……你说怎么办?”

  “作了恶梦就告诉我,什么秘密都吓不倒我,你是我老婆,就算你有超能力也是我老婆。”

  她无法言语,转身投入他怀抱,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终于解开最大的心结,也许她还会作恶梦,也许还有莫名的担忧,可是她有了他,天塌下来都能一起面对。

  冬去夏来,天天都是艳阳天,周文琪进入怀孕第八个月,常摸着肚子对孩子说话,希望孩子等到秋天再出来玩,不然她坐月子的时候天气闷热多难受。

  可惜她的宝贝太有主张,居然想提早见世面,因此成了早产儿,母子俩都受了不少罪。

  那天早上跟平常没两样,雷翊出门跑步,顺便买早餐回来,换了衣服正准备要去上班,忽然听到床上的妻子说:“阿翊,我好像要生了,有水流出来了……”

  正在打领带的雷翊完全呆住了,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现在就生不是很危险吗?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怎么能这么折腾妈妈?

  “阿翊,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周文琪皱着眉望向丈夫,这木头变成了石头不成?

  他总算回过神,把领带丢到一旁,上前握住她的肩膀。“我扶你起来……不,我抱你好了!”

  “你先把桌上那个背包背上,东西都装在里面,再扶我去搭电梯就行了。”为了以防万一,她把必备品都收进一个后背包,可以让他背在背上很方便。

  “万一电梯故障呢?”他脑中忽然浮现许多危机,以前怎么都没想到?亏他还是保全公司的老板!

  看来准爸爸已经慌掉了,周文琪苦笑一下,试着对他分析说:“我们住十一楼,你觉得我爬得下去吗?你抱我下楼也太慢了,要是跌倒了才糟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