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再婚夫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透过一些人脉和关系,他们要到一间高级双人病房,雷翊和周文琪都必须住院,他是被打了太多麻药,体力衰弱需要休养,并检查药性的代谢情况,她则是因为忧思过度、失血过多,必须卧床休息、补充营养。

  周文琪这一睡就睡到隔天早晨,浑然不知世事变化,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隔壁病床还有另一个人,正是她的丈夫雷翊,此刻他已坐起身,用一双忧愁的眼看着她。

  “阿翊,我怎么会在医院?”

  雷翊拉着挂点滴的铁架,缓缓走到妻子的床边。“你因为太累所以晕倒了,还有……琪琪你怀孕了,我们就要有孩子了。”

  “真的?我怀孕了?”她一直担心自己不能怀孕,没想到会在这么慌乱的时候得知喜讯,可是雷翊的表情怎么怪怪的?他不是也喜欢小孩、希望有他们的孩子吗?

  “你现在很虚弱,必须小心安胎,这两天你以为是大姨妈来了,其实是……是流产的预兆。”当他说出流产这两字,心头就觉一阵抽痛,他连想都不愿去想,却又忍不住反覆的想,万一妻子流产了,没了孩子也伤了身子,他还能怎么保护她、照顾她?

  “啊?”她还以为自己身体不错,怎么会这么严重?这几天的出血居然是流产现象?天啊,要是她不小心失去了孩子,她可能会一辈子作恶梦,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粗心大意!

  “别担心,医生说已经止血了,只要好好保养,一定会母子平安。”

  “嗯,我会努力的。”她试着平复自己的情绪,激动只会让身心更疲惫。

  雷翊伸手摸摸妻子的秀发,忽然之间说不出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千言万语难以开口,有很多事不是人力所能达成,有很多无奈却是不得不接受,可能他也得了怀孕症候群,心情起伏难以平静,接下来的日子只怕会越来越牵挂吧?

  安静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姚柔安推开房门走进来,看女婿坐在女儿的病床边,满心安慰的笑道:“你们都醒了啊?医生晚一点会来巡房,妈去给你们买好吃好消化的,你们有什么话慢慢说,琪琪你不要再难过了,要替孩子多着想,听到没有?”

  “听到了,谢谢妈。”周文琪温顺的答应道。

  姚柔安转身关上了门,留给这对小俩口独处的空间。

  “阿翊,你怎么也要吊点滴?你还好吧?”周文琪这才发觉不对劲,她是晕倒又失血才要补充营养,那么他呢?是哪里受了伤?她不敢想像他被绑架的经历,除了被拍裸照还有什么?

  雷翊看出妻子的担忧还有不敢多问的神情,于是主动解释:“那天我开车去上班,发现有台车跟踪我,等双方一下车就打起来,我没想到对方会用麻醉枪,后来我就不醒人事,一直到爷爷和丁叔出现。丁翩翩说她只有拍照,几个保镳也在现场,衣服是保镳替我脱的,没发生别的事。”

  坦白说,雷翊不太相信丁翩翩的话,那个疯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但他愿意接受这份说词,因为对大家都好,身为一个男人碰到这种事,面子上当然过不去,继续探究却可能更损自尊。

  如果对方不是丁叔的孙女,如果这次事件不包括裸照,他一定会报警告到底,可惜现实不容许他这么做……

  看着丈夫复杂的脸色,周文琪立刻表明心意。“不管怎样,我只要你平安就好。”

  “嗯,你也要平安,保护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他不愿回想在XX饭店发生的事,能回到妻子身边才是最重要的,感谢老天保佑!医生说他的体质对麻药特别敏感,比一般人需要更多时间恢复,如果麻药再打重一点,或是没有送医治疗,可能会造成无法挽救的后果。

  一想到此,他不禁暗自心惊,他自认有过出生入死的经验,但这次完全是身不由己,想奋起抵抗都没机会,让他领悟到人力的渺小、机运的强大,有时真的不得不信命。

  “阿翊……你怎么了?”她看他双眼茫然,怕他因为这件事留下心理阴影,赶紧加上一句。“那些照片我锁在保险箱里,等一回家我们就烧了。”

  他的表情终于转为平静,点个头说:“丁叔那边也处理得很干净,没有人会传出去。”

  “那就好。”她不想再讨论这件事,除非他需要找人诉说,否则她怕伤了他的自尊。

  她不愿深谈,他却有不同想法,伸手把她扶坐起来,怕她身子还弱,轻轻的搂进了怀里,再贴近她耳边说:“琪琪,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可以不回答,不用勉强。”

  “嗯,你说。”她把头靠在他肩上,熟悉的体温让她觉得安心。

  他先在她脸上亲吻几下,等她苍白的脸蛋有些红晕了,才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常作恶梦,梦到我死了?”

  他不是故意要刺激她,也不想给她逼问的压力,医生说过孕妇的情绪问题很重要,他总觉得这是她一个很大的心结,如果一直不去面对,说不定会影响怀孕的健康平安,因此他必须先敲敲她的心门,希望有一天她会愿意为他打开。

  “你……你怎么知道?”她的身体为之僵硬,他开始轻摸她的背,一次又一次安抚她的紧张。

  “我听到你说梦话,不止一次了。”

  “我……”她能说吗?转世重生,从未来回到过去,带着记忆重活一遍,怎么说都很荒谬!

  “没关系,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有一天我会说的,等等我。”

  “好,我等你。”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他等得起。

  现在的他需要重新振作,做保镳这一行必须了解自己的优缺点,绑架事件多少让他怀疑自己的能力,更怕会担不起爱护妻子的责任,因此他要设法重建自信、找回勇气,做个让自己引以为傲的人。

  人生路上有冲刺的时候,也有散步的时候,虽说蜜月旅行暂时去不成,他们还是可以给自己放个假,手牵手慢慢走,沿途风景也许更动人。

  出院后,雷翊陪老婆回娘家,打算住上两个月,这是岳父岳母的提议,因为怀孕前三个月最危险,他们希望能就近照顾,确保女儿和外孙平安度过这段时间。

  雷翊当然是完全赞同,他就怕自己照顾不好妻子,有岳父一家人的帮忙,他可以放一半的心了。

  爷爷和丁叔想过来探望,不过雷翊代为拒绝了,只约他们在公司见面,男人之间三言两语就能说完,要是惹得琪琪牵肠挂肚就不好了。

  日子变得平淡无奇,疯子和骗子都销声匿迹,雷翊每天来回于公司和岳父家,觉得如此平静甚好。

  周文琪除了走到餐桌吃饭,还有多去几趟洗手间,其他时间都被要求躺在床上休养,不得外出、运动或做家事,连她伸个懒腰都会引来关心叮咛,直到她怀孕满三个月才能解禁,这种日子不只有点沉闷,但为了孩子着想,她只好把“忍”字当成座右铭了。

  她推掉了所有造型工作,只在自家blog上发文,谈谈流行服饰、美容产品和造型创意,因为家人再三要求,每天只能上网两小时,怕电脑辐射会影响胎儿,幸好网友们反应还不错,替她“坐床牢”的生活凭添许多乐趣。

  她房里有张双人床,可以跟老公一起躺下,但雷翊总是非常小心,唯恐压到她的小肚子。虽说每晚他们都相拥入眠,可是当她半夜起来上厕所(可悲的孕妇频尿症,居然早早就出现在她身上),就会发现他已转移阵地,打地铺睡在睡袋里,真是个固执的木头,让她心疼不已的木头。

  对于妻子婚前的房间,雷翊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尤其是墙上那满满的明星海报,这天晚上临睡前,他终于忍不住问:“你的偶像这么多,最喜欢哪一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