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再婚夫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那就万事拜托啦,今天我请客。”简艾妮僵硬笑道,还是不懂哪里出了问题?不是说好要帮忙监定男人吗?难道罗建良有那么面目可憎?

  “周小姐慢走,改天见。”罗建良客气的站起来送她。

  周文琪连再见都说不出口,点个头就转身离开,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坐上车、怎么回到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什么都不想做就回房躺着,直到天黑了也不开灯,就让黑暗包围吧,她不愿醒来。

  朦胧睁开眼,周文琪发现自己又重生了,不,该说是回到了原本的现实,她仍住在那间老旧的公寓,仍在大街上发传单,不敢回家,不敢回忆,因为她是这么愚蠢而失败……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她一场美梦又让她清醒?原本绝望就算了,重新燃起希望是多么欢喜,再次失去希望是多么空洞,夜空中如果没有星星,就一直没有星星吧,不要来颗流星骗人眼泪。

  “琪琪、琪琪!你怎么了?”

  听到那熟悉而担忧的呼唤,周文琪再次睁开眼,只见窗外已是黑夜,雷翊皱着眉头坐在床边,她这才领悟过来,原来刚才那是一场恶梦,是他的呼唤把她叫醒了,如果没有他,是否她将一无所有?

  “我……我作了个恶梦。”

  “什么恶梦?”他拨开她额前散落的发,看她脸色苍白得很,额头还冒着冷汗,当真只是作了恶梦?如果是让他爷爷来看的话,一定会说要收惊,还要喝符水!

  刚才他回到家看屋里没开灯,以为妻子不在家,进了卧房却看她紧闭双眼躺在床上,口中还念念有词的,他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只是见她表情痛苦,就像被鬼压床一样,连忙紧张的把她叫醒了。

  “我梦到我们结婚以后不开心,所以我就提了离婚……后来我被一个烂男人骗了,你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不敢回爸妈家,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罗建良的出现引发她无比的恐慌,总觉得老天爷是故意捉弄她,在她春风得意的时候来个闪电雷劈,警告她说事情没那么简单,重生也没那么美好。

  听到离婚两字,他的眉头皱得更紧。“怎么会作这种梦?”

  “不知道,可能最近太累了。”

  “你明天把手边的工作处理一下,我后天休假,我们出去走走。”这阵子他忙着一个大人物的来台任务,两、三天才回家一次,不知老婆居然累到这种程度,一时不免深深自责,看来送花已经不够看了,他得再问问兄弟们其他妙招。

  “好。”她也觉得自己太紧绷了,急着想做好每件事,却忽然碰上大贱男,才会有这些情绪起伏。

  重生以来她一直相信自己是幸运的,只要努力付出就能改变一切,谁知老天爷会带给她这么大的考验,只要一听到罗建良这三个字,她就会想到那不堪回首的过往,叫她怎么鼓起勇气去面对?

  “不要怕,有我在。”他不知怎么安慰她,只能把她抱紧,亲吻她的眉眼,轻抚她的长发,默默的等她恢复平静。

  安静了一阵子,她才又开口说话。“阿翊,我是不是很失败、很愚蠢?”

  “我觉得你很好。”或许她不是那么完美,但是配他刚刚好,他没谈过恋爱也没娶过老婆,跟她朝夕相处之后却是渐入佳境,好像一切就该这么完整。

  “如果我有一天跟你说要离婚,你一定要说不可以,好不好?”

  他简直胆颤心惊了,才结婚没多久就提离婚,到底是什么恶梦让她有这种念头?还是他平常太疏忽她了,竟然连她的心事都看不出来?

  “我们不会离婚,我不会答应的。”

  “嗯,那就好。”她闭上眼不再多说,想说也无从说起。

  雷翊望着怀中的娇妻,睡着了仍不安稳,仿佛藏着许多沉重的秘密,他心想自己果然做得不够,否则怎会让她如此不安?她的认真和积极,他都看在眼里,而他只是送了几束花,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这晚,两人不像平常睡得那么香,也没有热烈的缠绵,反而各自怀抱心事,期待黎明的到来,照理说明天应该会更好,不是吗?

  宜兰,礁溪。

  开车经过雪山隧道,很快就来到温泉之乡,雷翊和周文琪一路上话不多,就让音乐缓缓流泻,大多是她买的专辑,轻音乐、古典乐、爵士乐,没有歌词只有音符,正符合他的喜好。

  雷翊不知他老婆是怎么了,出来度假却兴致缺缺,一脸沉思像是心事重重,难道他已经让她厌烦了?

  昨天他问过兄弟们,除了送花送礼,最重要的是甜言蜜语,只要几句好听的话,女人就会傻乎乎的,有时比钻戒和名牌包还有用。

  他当时一听就没劲了,因为这正是他的致命伤,口才不好就是不好,就算吃了仙丹也改不了,买礼物只要肯花钱就行,哄女人却需要先天才华和后天锻炼,而他刚好两样都缺。

  “琪琪……”他想问她有什么烦恼,一时却不知怎么开口。

  看着身旁的男人欲言又止,周文琪多少也猜得出他的心思。

  “阿翊,我没事,只是在想一些问题,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

  “嗯。”什么问题不能告诉他,只能靠自己想答案?他差点就问出口,却还是咬牙忍住了。

  不管丈夫是否满意她的答案,周文琪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绪,那天她毫无心理准备的遇到罗建良,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走,不管好友的餐厅设计,不管好友是否会被骗,那些都不关她的事,她就是不想跟罗建良有任何牵连。

  然而当她冷静下来扪心自问,一走了之就能假装若无其事吗?不可能的,如果有天她听到简艾妮被骗的消息,一定会有强烈的罪恶感,甚至觉得自己也是个骗子。

  罗建良的意外出现,可说是她重生以来最大的难题,如果她就此逃避,可能会失去勇气、力量和尊严,如果不把他彻底打败,她怕会一直作恶梦下去。

  但她真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