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再婚夫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满屋子的欢声笑语,周文琪只能微笑坐着扮端庄,再次看到雷翊感觉就像一场梦,没多久前她还在路上发传单,他跟另一个女人走在一起,今天他们却要结婚了,而且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他们可以说是再婚夫妻呢!

  雷翊先向岳父岳母鞠个躬,才坐到周文琪身边,坐姿笔直就像军人似的,她偷偷瞄了他几眼,那严肃的表情仿佛在参加告别式,知不知道这是他们的婚礼啊?前世她无法爱上他是有原因的,他是怎么爱上她的却是无解的谜。

  周育仁对女婿相当满意,笑着叮咛:“阿翊,我这个女儿从小就被宠坏了,什么都不懂,以后你多包涵她,如果她不乖就跟我说,我跟她妈都会教训她。”

  “爸妈你们请放心,我会对文琪好,不会让她吃苦。”雷翊一本正经的说。

  周文琪听了只想翻白眼,他们像在讨论送养宠物一样,有没有把她这个当事人放在眼里啊?

  其实这两个男人颇有相似之处,都是责任感重于一切,不懂生活情趣,也幸亏她母亲是个温柔传统的女人,才能跟父亲相守这么多年。

  她明白自己的个性,说穿了就是天真又任性的大小姐,却没有大小姐的聪慧和气度,能够重活这一世,她没想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至少要让爱她的人都能放心。

  大伙儿喝完茶聊完天,接着就是拜祖先、吃汤圆、拍合照、拜别父母,然后新郎扶着新娘上了礼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饭店。

  拜别父母的时候,周文琪没有像上次那样哭得要死不活,搞得大家脸色都不好看,这次她只是静静掉了几滴泪,因为她知道自己会常常回家,会好好孝顺父母,跟大哥一家也会保持亲近。

  行程中,司机和伴郎兴致颇高,说得是眉飞色舞。“今天真是好日子,我在路上看到好几个结婚的车队。”

  “那当然,我们老大结婚,日子还能不好吗?”

  “说得对,不过我看来看去,还是我们的车队最拉风、最有派头!”

  比起前面的热烈讨论,后座的雷翊和周文琪安静得像死鱼,毕竟见面还不到十次,每次都有亲友陪伴,熊熊之间就要结婚了,尴尬都来不及了,还能怎么相谈甚欢?

  可是这样下去不行啊,她烦恼着该怎么打破僵局,忽然发现他额头有一层薄汗,心想自己就主动一点,婚姻总是要经营才能长久。

  “给你擦擦汗。”她从化妆包里拿出一条手帕,放到他手中。

  雷翊略带惊讶看了她一眼,拿起手帕擦去汗水,沉声道:“洗干净再还你。”

  “不用,以后洗衣服就交给我,不过你要负责倒垃圾喔!”在独居的生活中,她终于学会了做家事,洗衣、拖地、做几道菜都不成问题,而且她也明白雷翊的工作性质,有时不见人影,有时闲得发慌,只要他有心帮忙就够了。

  听她这样说,他的惊讶之情更为明显。“你不用这么辛苦,我会请佣人来打扫。”

  “你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不会?”

  “我不是这意思。”只不过是听岳父岳母说的……

  “先让我试试看吧,如果我做不来再请佣人,好不好?”

  “嗯。”他点个头,继续保持沉默,两人实在不熟,他又不擅言语,更不懂跟女人相处,只好一路沉默到底。

  周文琪也不期待一下就鸟语花香、春临大地,不过这应该算是好的开始吧?重来一次的人生,再次结婚的夫妻,这回她会努力写出幸福结局。

  忙了一天总算圆满落幕,当晚十点,雷翊和周文琪站在宴会厅门口,一边发糖一边送客,不时还要跟亲友合照几张。

  “乖孙啊,爷爷要回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已经是大人了,有什么事就自己作决定,知不知道?”雷甄由两个后生小辈扶着,心满意足的对孙子和孙媳交代,雷爷爷的父亲姓雷、母亲姓甄,因此有了雷甄这个名字,虽然也有人戏称他避雷针。

  “爷爷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的,明天我们就去看您。”周文琪甜笑着回应,不管是前世或今生,她对这位老人家都相当尊敬,除了因为爷爷救过她父亲,也因为他豁达的个性。

  果然,当她这么一说,雷甄就挥挥手说:“用不着,看我这个老头子做什么?你们自己去玩,我忙得很,不准来吵我听到没?”

  雷甄原本跟孙子住在一块儿,自从决定要娶孙媳妇,他就叫孙子去买一套新房,好让小夫妻有亲密的空间,反正雷甄也不觉寂寞,他的老朋友极多,还有保镳公司的小兄弟,几乎天天都有人来访。

  雷翊不正面回答爷爷,吩咐一旁的人说:“爷爷喝多了,大明、铁雄你们照顾他,明天放假一天。”

  “是!”大明和铁雄都是公司员工,平常大家称兄道弟,雷甄又是公司元老,这下当然是义不容辞。

  “胡说八道,我没有喝醉,我是高兴!”雷甄嘴里骂归骂,还是笑呵呵的让人扶走了。

  至于周家的大家长周育仁,他平常不怎么沾酒,酒量也就三杯而已,今天因为嫁女儿,百感交集早就喝挂了,由妻子和儿子扶着才能站好,他没办法发言,不过有儿子代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