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再婚夫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夕夜,天公还算作美,一阵细雨之后就是清凉晚风,路上处处可见手牵手的情侣,尽管是一个已被商业化的节日,仍有许多人喜欢这一套,买花、送礼、请吃饭,非常配合商家的抢钱活动。

  “先生小姐你们好,请参考一下!”

  热闹的街道上,一个身材纤瘦、脸色苍白的女人正在发传单,她的态度很敬业,面带微笑还频频鞠躬,即使额头已流下冷汗,即使小腿肚有点发颤,为了生存仍须坚持下去。

  今年是民国一百年,俗话说“百年好合”,除了大明星赶着要结婚,老百姓也跟着凑热闹,她手中所发的正是婚纱业者的广告单,因此有不少情侣乐意接受,还笑眯眯的讨论起来。

  发了一叠传单后,女子走到路灯下休息片刻,从背包拿出水瓶喝了两口,想着今天一定要把传单发完,否则就会被扣薪水,她要交房租,不能再拖了。

  看着那些眉开眼笑的恋人们,更显出她的孤单落寞,曾经她是全家人呵护的掌上明珠,也有过小公主一般的童话生活,但在一连串打击之后,她只能靠劳力换取微薄的薪水,一切都怪她识人不清、遇人不淑,更怪她当初不知珍惜,才会一步踏错就无法回头……

  摇摇头,她强迫自己不再想那些伤心事,收好水瓶再拿出一叠传单,只要看到情侣就走上前招呼:“先生、小姐,情人节快乐,请参考一下吧!”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再次弯腰低头,看到一双红色高跟鞋,一只女性的手接过传单,轻笑道:“好啊!我来看看。”

  还没抬头说谢谢,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男声说:“琪琪?你怎么在这里?”

  多久没有人喊她的小名了?周文琪一听几乎落泪,当她缓缓抬起头,看到一个原本以为不会再看到的人,她的前夫雷翊!他跟从前一样没有变,仍是平头的造型、黑色系的衣着,身材也还是那么高大威猛,只是眼神彷佛更锐利了一些。

  然而让她觉得陌生的是,在他身旁有个短发俏丽、笑容可掬的女人,不知他们是夫妻还是情侣?虽然他们没有牵手或搂肩,但是在七夕夜同行,想必关系不简单吧?

  够了!周文琪暗骂自己无聊,当初是她自己提出离婚,现在还乱吃什么醋?突来的重逢,她不知该转身就跑还是假装不认识,真想问问老天爷,为何让她碰到这种尴尬场面?她吃的苦还不够多吗?

  就在前夫和前妻对望的时候,一旁的短发女子神色自若地说:“阿翊,你认识这位小姐?那正好,叫她帮我们介绍一下。”

  “抱歉,我还要发传单,你们可以直接去我们店里,就在前面两个红绿灯而已,很近的。”周文琪确实可以介绍两句,但她觉得自己做不到,毕竟雷翊曾是她的丈夫,如今要她祝福可以,却无法主动促成,就让她自己默默的舔舐伤口吧。

  “嗯。”雷翊淡淡应了一声,随即迈开脚步,既不多问也不回头,那短发女子只好跟着离去。

  两年不见却是如此重逢,周文琪没有目送前夫的背影,她还有工作,她必须赚钱,那些风花雪月早已跟她无关,过去是她主动放弃,现在他有了新对象,她能有什么想法?除了后悔、羡慕、心酸之外,也就只有认命了。

  发传单发到十点多,周文琪看路上行人稀少,决定今晚就到此为止,站得太久她都快虚脱了,再不回去休息真有可能晕倒。

  就在她收好东西,准备走向公车站的时候,一阵脚步声接近了,一个高大身影来到她面前,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怎么又来了?”

  “我送你回去。”雷翊一脸平静,似乎他们不曾分开过两年的时光。

  “不用麻烦了。”他已有新欢,而她连旧爱都不算。

  “已经很晚了,我送你比较安全。”

  虽然他们的婚姻只有短短一年,她还算是有点了解这个男人,当他脸上出现“没得商量”的表情,就只能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各种反抗一律无效。但为什么当初她要求离婚时,他却不是如此坚定的表情?只是考虑了几天就同意让她走?果然他们之间就是没有爱吧。

  雷翊走在前方带路,两人隔着几步的距离,很快就来到他停车的地方,他一如往常没有替她开车门,那种绅士风范对他来说很不实际,女人又不是残障,为何要让男人开门?

  周文琪心想这样也好,所谓的绅士风范有时只是迷惑人心的手段,就像她离婚后遇到的那个骗子,骗走了她的爱情、她的金钱还有她的尊严,害她落得如今的下场,还要前夫来送她一程。

  两人默默上了车,雷翊发动引擎后才问:“你住哪里?”

  周文琪报了个地址,不用说明怎么走,雷翊脑海中自有一份地图,他在保镳业已有十二年,从十八岁就进自家公司实习,跑遍台湾各个角落,对台北市更是了若指掌。

  途中,雷翊保持他沉默的习惯,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什么,周文琪却是坐立不安,总觉得自己不该坐在副驾驶座,这位置应该属于刚才那位小姐,她不想破坏人家的好事。

  “咳,刚才那位是你女朋友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