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熟女单身日记 >
三十四


  正当他以为她忘了这件小事,不料她却叹口气,神色忧伤地延续话题。“其实你还是很在意她吧?昨天晚上……我听到你说梦话,你一直喊她的名字。”

  “怎、怎么可能?”他吓到了,他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天啊,他不是故意的,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但作梦这种事不由人控制,或许他脑中某处仍有从前的回忆,才会不知不觉就在梦中说出口。

  “你都不知道,人家听到了好难过……”陶静菊转过身背对他,肩膀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掉泪。

  他立刻从背后抱住她,再三对她保证。“静菊,你不要乱想,就算我说了梦话,但我平常完全没有想到她,我光想你都不够时间了,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心力?”

  “可是……我觉得你的表情刚好相反,好像非常在意。”

  “真的没有。”他真想去照照镜子,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难道写了“前女友”三个字?

  “就是有。”她非常坚持。

  “绝对没有。”他真想去打开电脑,温习弟弟寄给他的佳句大全,有没有什么台词可以洗刷他的不白之冤?

  她双手捂住脸,忽然低声啜泣,他更为惊慌,转过她的身子问:“怎么了?为什么哭?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那个人,拜托你一定要相信我。”

  “人家是担心嘛!”她投入他的怀抱,把脸埋在他胸前,委屈地呜咽。“她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那么受欢迎,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好怕你会不要我……”

  “就算你对自己没信心,也该对我有信心。”他不断抚摸她的秀发,紧张地安慰她。“你别哭了,我绝对不会回头找她,我爱的人是你啊。”

  “真的吗?有多爱?”

  “呃……一辈子都爱,下辈子也爱,不管醒着还是作梦,我只爱你一个。”这番情话没什么创意,但他已经竭尽所能,在如此紧张的状态下,教他怎么想得出来?

  “嘿嘿——”她抬起头,脸上一滴泪也没有,还调皮地吐舌。“总算有进步了,其实我是要你的啦!”

  颜守正无言了整整一分钟,瞧她笑得灿烂无比,他却无暇欣赏,脑中只想着该怎么好好处罚她?

  面对如此恶质女友,他只能用实际行动教育,最适合的地点就是沙发、床上和浴缸,嗯,那就决定分三次进行,毕竟教育是长久大业,万万不可懈怠。

  “你想做什么?别过来!”

  “你竟敢骗我,当初你还说我们都不能欺骗对方,现在我要让你知道说谎的下场!”

  “民女阿菊知错了,颜大人不要、颜大人不要……停……”

  周末,颜守正搭高铁回高雄老家,这次比较特别的是,女友也陪着他一起坐车,陶静菊因为采访必须南下一趟,原本可以拜托地方记者的,想想还是自己出动好了,又能陪伴男友一程,何乐而不为?

  途中,两人像小学生远足一样开心,手牵手望着窗外风景飞逝,吃吃喝喝时还要互相喂食,净说些言不及义的话,但就是觉得好有意思。以往他总是独自来回台北和高雄之间,旅程中只有书本相伴,但现在他拥有了她,可以一起南来北往、环游世界,到哪儿都不寂寞。

  “可惜我父亲不在家,他跟团去旅行了,不然你们就可以见个面。”颜守正知道家人都殷切期盼这一天,等了十年,他终于交到了女朋友,沿街放炮庆祝都不夸张。

  “我爸妈也常去旅行耶,跟进香团到处拜拜,常买一大堆土产回来。”

  “他们是不是求神保佑你早点结婚?”他打趣地问。

  “是啊,你八成就是这样被我订下来的,结合众神之力,让你永远不能翻身。”她点点头,说得相当认真,以她爸妈的虔诚,确实有此可能。

  “那我只好认命了。”他一点都不想反抗老天爷的力量,如果这是命中注定,他很乐意接受命运的安排。

  “没错,抗命无效。”她捏一下他的脸颊,爱极了这张逆来顺受的脸。

  才一小时又三十六分,他们已从台北抵达左营站,陶静菊看看时间,对男友说:“我跟同事约了下午一点,现在才九点多,怎么办?”

  车站人多,他搂住她的纤腰保护。“刚好,先回我家休息吧。”

  “休息?我知道你爸去旅行了,但你弟应该在家,你想对我做什么?”她眯起眼,像在防范色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里是公共场所,她虽然压低声音,仍是让他又羞又窘,想起两人的亲密关系,他不免有些脸红,原本以为自己的个性算是温良恭俭让,她却让他发现自己也有疯狂邪恶的一面。

  她故意曲解他的话,皱眉指责。“你对我没意思?喔不,你居然这么快就变心了?!”

  “静菊,你别闹我了。”他不得不摆出严肃表情,这女人就是嘴巴厉害,真是拿她没办法,如果在家里他还可以“教训”她,但现在难道叫他当场吻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