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粉领不婚族 >
十一


  禹珞斜睨他一眼后,随即低头看手表。“你管我!别忘了,我这里只让你住……九十二个小时。”

  窦瀛振抗议:“不是说好九十六个小时,怎么现在变成九十二个小时?”

  “一旦订下合约就即期生效,我们在一起已经过了四个小时,所以现在剩下九十二个小时,对于这样的解释,你还有什么异议?”禹珞冷着一张娇颜。

  “赖皮。”真是拿她没辙!

  “对生意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所以你不能说我赖皮。”禹珞得意地凑近他的脸,“再说,我不姓赖,我姓禹。”

  窦瀛振直盯着凑上来的小脸,他不由自主地倾向她——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禹珞出声警告。

  窦瀛振连忙踩煞车,恨恨地瞪着她。

  他是如愿地和她相处四天,却落得只能看、不能碰的窘境,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在她的脸上落下他热情的吻。

  “我不会忘记,亲爱的。”他将脸移至她的耳边,暧昧地吹了一口气。

  禹珞惊慌地躲开,正色地看着窦瀛振。“不准叫我亲爱的。”

  “这可不在约定内喔,亲爱的。”窦瀛振故意亲热地唤着她。

  “呵!”禹珞忍不住大叫一声:“恶心!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她的双手不停地搓着手臂。

  窦瀛振却乐得纵声大笑。“相信四天之后,屋子里一定会堆满从你身上掉下来的鸡皮疙瘩。”

  “你以前总是一本正经,现在却是油腔滑调。”禹珞讽刺他。

  “此一时被一时,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窦瀛振开怀大笑,伸手握住她的下巴。“亲爱的,我以前为什么没发觉惹你生气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禹珞气得头顶快要冒烟,用力地拨开他的手。“无聊透顶!”

  见她愤怒地进入隔壁的房间,窦瀛振心中一乐,原来……她的房间就在隔壁。

  她真的快疯了!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惹到这个煞星?

  他既然九年前就滚到美国生存,干嘛要挑在这节骨眼回来折腾她?要不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她真想一脚将他踢回美国去。

  禹珞愈想愈气,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索着要怎么应付剩下的九十二个小时……

  “天啊!”她几近发疯地抓着头发。“居然要被一个男人束缚四天。”倏地,门上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亲爱的,你还在里面吗?”

  又是亲爱的!

  她火大地打开门。“我说过不要叫我亲爱的!”

  窦瀛振倚在门边,饶富兴味地看着她。“你看起来像个炸弹。”禹珞不想再看到他脸上邪肆的笑容,她双手环胸地转过身,没好气地说:“又有什么事?”

  “老婆,是不是该煮饭了?”

  禹珞怔愕地将身子旋过来,她直视着他。“我还要煮饭给你吃?”

  “老婆做饭,不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窦瀛振说得理所当然,一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后,他忽然回头笑看着禹珞。

  “快点,老公我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语毕,他迈开大步离开。

  天啊!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厚脸皮的男人。

  禹珞登时气得火冒三丈,“窦瀛振!”

  “什么事?没事快点下楼做板。”窦瀛振站在楼下催促,他得意地偷笑着。

  怒气冲冲的禹珞在厨房里不知是煮饭还是拆厨房,打从她走进厨房的那一秒开始,厨房里就不断地发出铿锵声响,要不然就是摔破碗盘的声音。

  这会儿,盘子又一个不留神从手中掉到地上,禹珞傻眼地看着地上的碎片。

  这已经是她打破的第三个盘子,这可是她最心爱的盘子!

  第一次听到盘子碎了的声音,窦瀛振还会紧张地冲到厨房,担心她会受伤,可是接二连三的声音已使他听习惯了。

  此时,他神情慵懒地倚在厨房门边。

  “我不禁要怀疑,你是不是也有投资瓷器工厂?”

  禹珞也讶异自己的失常,当她抬头看到他戏谑的神情时,一股怒气由胸口窜起。

  自己会变得笨手笨脚都是因为他,他是让她打破盘子的罪魁祸首。

  “你说够了没有?说完了就马上滚出我的厨房。”

  他漠然地注视她片刻,然后缓缓地扬起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厨房本来就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快饿死了,甜心。”

  禹珞忍无可忍地朝他咆哮:“饿死你活该!”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窦瀛振轻笑一声后,转身离开。

  禹珞气得直跺脚,再低头看着面目全非的盘子,她真的欲哭无泪。

  这下子她更坚定自己不婚的决定,本来逍遥自在的生活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扰得天翻地覆;倘若她真的走进婚姻,只怕终有一天,她会在松山疗养院出现。

  禹珞不情愿地将莱摆在桌上,拉高声音喊着:“饿死鬼,可以吃饭了。”

  闻言,窦瀛振立即坐到餐桌旁,环视桌上的菜色,他无法置信地看着她。

  “一个番茄炒蛋、一盘青莱和两片牛排,就让你弄了两个钟头?”禹珞不理会他的批评,径自坐在桌旁,自顾自的扒着碗里的饭。

  “爱吃不吃随便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