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粉领不婚族 >
楔子


  窦瀛振激怒地抬起眼,还带着一丝无奈和无助,瞟着站在他面前、嘴巴动个不停的米杰。

  “少总裁,不知道你的意下如何?”

  “什么意下如何?”窦瀛振的唇边勉强挤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米杰露出错愕的表情。“就是我刚才报告有关在日本设立分公司一事,这攸关日后在亚洲发展……”

  “呃,你说了半天就是指这件事啊?”窦瀛振淡淡的说。

  米杰紧闭嘴巴,惊愕地张大双眼看着窦瀛振,面对于这个既年轻又猜不出他想法的总裁,米杰只有默默承受。

  窦瀛振抓起背包,往肩上一背。“这事先搁着不管。”

  “不管?”米杰惊呼出声:“可是,老总裁正等你的回答……”

  窦瀛振微微偏着头,以诡谲的目光睨着米杰。“我会亲自向我爷爷报告,我现在要去学校了。”

  米杰顿时噤住声,低下头。

  窦瀛振故意走到他的面前。“放心,我不会为难你。”

  他贼贼一笑,随即离开。

  米杰望着这位即将接管擎煌集团的总裁,真说不出是欣赏他恣意妄为的作风,还是不屑他嚣张的气焰。

  但是他的果断令人佩服,擎煌集团旗下的每一间饭店和娱乐事业都在他的精心策划下欣欣向荣,甚至还傲视全球。

  窦瀛振钻进黑色轿车,随即拨了通电话给他爷爷,报告他想去一趟拉斯维加斯,并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请求将事情延缓数日定夺,因为他有他的计划。

  得到他爷爷的许可之后,窦瀛振自信地一笑,无意间瞥见身旁的一本杂志,他漫不经心地翻阅,心里突然萌起一个念头……

  在学校里有谁不知猖狂高傲的窦瀛振。

  瀛振、瀛振,他和秦始皇有着相似音而不同字的名字,但是他的狂妄、高傲,相信与历史上的赢政相去不远。

  才下车,窦瀛振即听见一阵嬉闹声,他根本毋需猜测便知道是禹珞。

  “一物降一物”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会被禹珞的笑声吸引,而让他想不透的是,为什么她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然而他却办不到。

  窦瀛振站在原地,等着她们趋近。

  禹格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嗨。”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真挚,态度是那么的自然。

  “早餐。”

  窦瀛振将预备好的三明治提在半空中。

  禹珞毫不客气从他的手中接过早餐。“谢了!”

  窦瀛振挑着眉,仿佛在说——不客气。

  禹珞的死党淑萍和玉玲又忍不住揶揄她。“秦始皇又送早餐。”

  面对她们的揶揄,禹珞早已习以为常。

  她一个转身,直视着窦瀛振,“我刚才看到你的座车。”她低头看了一下时间,“你今天好像来早了。”语毕,她迫不及待地吃着三明治。

  看她大口大口地吃着自己为她准备的早餐,他真的很想笑,因为她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完全都不顾及她的淑女形象。

  “拜托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吃相。”他也总是以这句话戏谑她。

  禹珞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还不忘吸吮一下手指。“今天的三明治,味道真不赖。”

  窦瀛振露出一种被她打败的表情。“当然不赖,我加了鹅肝。”

  “哇!难怪今天的三明治美味极了。”禹珞伸出舌头恬了下嘴唇,装出一到意犹未尽的夸张表情。

  该死!每天都是这种要人命的表情。

  窦瀛振没辙地深深吸一口气,从口袋掏出手帕,轻拭着她唇边残留的沙拉。“我打算去一趟拉斯维加斯,想不想跟我去?”

  “嗄?”禹珞惊愕地睁大眼睛,“你怎么突然想去那里?”

  窦瀛振不耐地吁了一口气,“问这么多干嘛?只要告诉我去不去就好了!”

  禹珞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呀转。“什么时候?”

  “这个周末。”窦瀛振淡淡的说。

  “周末?”禹珞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存心寻我开心啊?谁都知道拉斯维加斯在美国,周末去?马上就要毕业考了,请问少爷你准备去几天?你秀逗啦!”禹珞嗤之以鼻。

  “周末去,星期天就回来,在拉斯维加斯住一晚。”窦瀛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禹珞惊讶地睁大一双不能再大的眼睛,“你疯了啦?光是来回就要一天……”

  “坐专机,协和飞机。”他简单地回答她的疑问。

  坐超音速的协和飞机又另当别论,只是她还是不能理解,他干嘛要这么累的飞来飞去?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禹珞又问。

  “去玩,找刺激。”他笑了笑。

  禹珞想了又想,对于他的提议真的很心动。“好,周末去拉斯维加斯,不过有一点我得先声明,星期天一定得回来。”

  “没问题,周末去接你。”

  窦瀛振点头答应。

  周末的晚上,禹珞已经站在拉斯维加斯的吃角子老虎机器前面,笑吟吟地看着机器不断地涌出叮当作响的铜板。

  “发了、发了!”禹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的好运,她撑开T恤的下摆忙着接铜板。

  窦瀛振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禹珞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接着他举手示意,要场内的服务生帮禹珞拾起铜板。

  “行了,铜板全交给他们去数。”窦瀛振拉着禹珞。

  禹珞张大眼睛,拉高声音:“不,万——……”

  “放心,人家不会看上你的铜板。”窦瀛振的声音中有着一丝警告意味。

  “噢,好吧。”禹珞心不甘情不愿地将T恤上的铜板交给服务生。

  窦瀛振吩咐服务生要好好清点这些铜板,禹珞这下才安心地微微一笑。

  窦瀛振回头瞅着禹珞。“我们出去走走。”

  “去哪里?”禹珞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窦瀛振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你当真要将宝贵的时间全耗在机器上头吗?”

  禹珞歪着头看他。“我的赌性没这么坚强。”

  “那就走吧!”窦瀛振牵着禹珞走出赌场。

  外面的拉斯维加斯有着不一样的风貌,光是欣赏每一家饭店前精心设计的宣传表演就令人目不暇接。

  禹珞惊喜的狂叫,而窦瀛振则是细心的观察各家饭店的表演。

  “好棒,没想到饭店外面也有免费欣赏的秀。”禹珞仍沉浸在刚才的表演中。

  窦瀛振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不会怪我拖你出来吧?”

  “不会了。”禹珞笑逐颜开地摇了摇头。

  后来,他们转到一条拉斯维加斯著名的速食结婚大街,街边林立着一幢幢风格不同的教堂。

  窦瀛振拉着禹珞走进其中一间,台上的牧师正在为一对新人证婚。

  接着,他们溜出教堂又转进另一间,这间教堂里面充斥着摇滚气氛,牧师打扮成猫王的模样,正在为一对新人证婚。

  禹珞好奇的问窦瀛振:“来这里结婚的人可真不少,为什么啊?”

  “在这里结婚的程序很简单,有的只是好玩,有的是跑来重温二次结婚的喜悦,有的只是一时兴起想留作纪念,因为在这里举行的婚礼,不见得都具有法律效力。”窦瀛振仔细地为她解释。

  他的解释又引起禹珞的惊叹。

  “原来如此,难怪每间教堂都有结婚的新人。”

  “好玩嘛!”窦瀛振笑着说。

  当他们走进另一间教堂,里面没有新人,牧师坐在一旁仿佛正等着新人上门。

  当他看到窦瀛振和禹珞时,立即笑着迎上前。“两位是来结婚的吗?”

  禹珞和窦瀛振错愕地相视一眼。

  牧师滔滔不绝地说:“我这里有上百套的礼服供你挑选,而新郎也有高级的燕尾服可以参考,费用很便宜,就当作是来拉斯维加斯的纪念吧。”

  禹珞突地神秘一笑,她看向窦瀛振。“这主意也不错…

  “你真的想……”窦瀛振眼底掠过一抹愕然,难以理解的看着她。

  禹珞眨了眨水灵的大眼。“反正你都说了,好玩嘛!”

  窦瀛振拗不过她,只得勉为其难地说:“随你便。”

  他的一句“随你便”令禹珞高兴的睁大双眼,忙不迭地拉着窦瀛振。“走!我们去找礼服。”

  过了一会儿之后,禹珞穿了一件低胸、纯白的新娘礼服,手拿着捧花,经过化妆师的巧手打扮,禹珞展现出另一种风情,看得窦瀛振目瞪口呆。

  她好美,美得宛如天仙下凡。

  禹珞挽着窦瀛振的手站在牧师面前,不过淘气的她不时地掩嘴偷笑。

  窦瀛振斜眼睨着身旁的禹珞。“虽然是假的,至少也要做个样子吧?正经点!”

  闻言,禹珞立即强忍着爆笑的冲动,与窦瀛振完成结婚程序,而窦瀛振则不时地偷瞥着身旁的禹珞。

  真希望有这么一天,他能挽着她走进教堂、走进属于他们的婚烟生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