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尹氏集团的产品,一向以质量取胜,绝不能因为物价的波动或为了节省成本开支而砸了自己的招牌。为了新加坡的合作案,尹氏集团已投入非常庞大的资金,而目前以总经理身分可动用的资金,已不足应付进货所需,这一切逼得他再不情愿,也得召开临时董事会,取得动用第二预备金的权利。

  都怪他这个前帅思虑不周,在极力攻城略地之际,却忘了回头看后援弹药是否充足,现在他得负起全责,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认输。

  “请问尹大总经理,你做任何投资决策前,有尊重过我们吗?一声不响的挹注大笔资金到新加坡,当我们这些董事是个屁,现在怎么啦?想到我们这些董事还有利用价值,肯回头看看我们这些老骨头了吗?”董事们极尽所能的羞辱他。

  其他董事纷纷附和。

  尹奇伟揉着太阳穴,按捺住脾气。“各位董事,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大家刚才也听过我的报告,所有的投资案背后都是可预见的无限商机,现在只要各位同意让我动用第二预备金,让公司能正常出货、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今日会议的真正目的。”

  “我们也别浪费这位青年才俊的总经理的时间啦,各位愿意签名的就留下来,不想再跟他瞎扯胡扯的,就跟我走吧!”一向自视为董事之首的钱自来,无视尹奇伟的存在,直接带头离开会议室。

  其他董事纷纷跟进,没有人愿意留下来签名。

  “你们……”尹奇伟挫败的重重捶打会议桌桌面,那厚重的撞击声如同他心里的怒吼。

  雨若正在思考,该不该再让奇伟屈就在沙发上过夜,喝得酩酊大醉的他即出现在门口。

  “妈的,这群老顽固……食古不化!”尹奇伟脚步踉跄地跌进来。

  “奇伟!”雨若赶忙上前扶住他。“你喝醉了吗?”

  “那群可恶的家伙!好渴……”

  “你先坐下来,我去倒水。”她扶他坐在床边,快步走向房内的小冰箱,倒了杯冰水过来。

  奇伟一把捉住她的手,差点弄翻她手上的杯子,“你知道吗?我……这么拚命工作,为的就是让尹氏集团更上一层楼!为的是证明我不是他们所以为的纨裤子弟!结果呢……他们居然只为了反对而反对……”

  看着他痛苦沮丧的模样,雨若心都疼了。

  “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信任我?就是要打击我?我觉得好挫败!”他把头埋进手掌里。

  “奇伟,别这样!”雨若蹲在他身前,想轻抚他的脸给予安慰。

  他微微抬起头看着她,“你是不是也笑我是个无用之人?”

  她把水杯放在一旁,眼神坚定的看着他,“不!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英雄。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最优秀最顶尖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你是不是在开玩笑?连我的母亲都不信任我,你又凭什么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你就算受了伤,仍然专注在公事上,你是那样的神采奕奕、指挥若定,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自信和能量,我多为你着……”雨若突然一顿,双颊跟着绯红,无法将“为你着迷”完整说出。“不管其他人说了什么,那都不是事实,因为他们不曾见过在工作上认真执着又沉稳干练的你;因为他们不明白、不了解真正的你。”

  “你真的那么想?”

  雨若摇摇头,“不单是想,我是亲眼看到。”

  “不、不!别人都不信任我,你怎么会信任我?”尹奇伟颓丧的低着头。

  “奇伟,你看着我。”她把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等待他抬起头看着她。“我相信你,我一直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请你也不要怀疑你自己,我知道无论什么事都不会难倒你,我真的相信。”

  尹奇伟虽然醉眼惺忪,但他仍能从她澄澈的双眸中找到诚挚、找到信任。她的话、她的眼、她的轻触就像暖阳,照亮他心里的阴暗,更像春风,吹拂过他枯萎的意念,展开生机。

  借着醉意,他第一次放任自己的感情做他一直想做的事——他轻轻的将她拉进怀里,抱着她看似柔弱却温暖万分的身体。

  在他怀里的雨若是激动又颤抖的,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温柔的拥着她,她的眼泪就要落下来了。此刻,她才感觉到他需要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觉到真实。

  她缓缓的抬起手,抚过他的头发、他的背。

  尹奇伟不知道酒醒后会不会对自己放纵的行为感到懊恼或后悔,但此时此刻,他只想永远抱着她,因为她给了他力量、给了他爱……

  睁开眼的瞬间,尹奇伟发现自己睡在舒适的大床上。

  他迅速坐直身子,惊见雨若趴在床沿,呼吸沉稳、眼眸紧闭,看来她照顾喝醉酒的他一整夜,他依稀记得她替他除去鞋袜、解开衬衫,再用湿毛巾擦拭他的脸和颈子,最后把床让给了他,令他可以舒服安睡。

  蹑手蹑脚的下床,他轻轻的将她抱起,但还是吵醒了她。

  “奇伟,你醒了,头会不会疼?”

  他将她放在床上,“昨天辛苦你了,你多睡一会儿吧!”

  “不辛苦,你……”

  “嘘!别说话,听我的话,再睡一会儿。”尹奇伟按住她的嘴,他不能再听到她的呢喃软语,他害怕自己会迷失在这样的糖蜜中。

  雨若乖顺的点点头,但内心还是挂念着。

  “我梳洗一下就去上班,我已经没事了。”尹奇伟想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但还是硬生生扼杀这样的绮念。在酒精的催化下,他不想抗拒她,但清醒后,他却极力抗拒她。

  他呼吸急促的连连退开,躲向自认安全的地方。

  尹奇伟迅速拿了换洗衣服,冲进浴室,把昨天的醉意和轻纵的感情一次清洗干净。

  如果要让董事会同意动用第二预备金,就得从具有领导权的大老——钱自来下手。

  尹奇伟已经打听好钱老的嗜好是品茶,今日一早,他即带着两大盒质量最好的高山春茶及一落报表前去拜访。

  那群董事们反对动用第二预备金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对他的决策存疑,问题的症结其实就出在他们觉得不被尊重,只要平心静气思考,便不难发现,只怪他一开始便将董事们视为仇敌,以至于被先入为主的想法所左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