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雨若敲敲自己的头,多希望它能灵光一点。如果自己能聪颖些,就不会老是做一些让奇伟不喜欢的事了。想到他,她的目光挪向一旁的沙发,今晚他也会来房里一起睡吗?

  噢,对了!秘书说过,奇伟今天晚上参加慈善晚会,还叮咛她先休息,这么说来,他应该会晚归吧?

  想到这里,她拾起桌边的书,倚在床头翻阅起来,打算等他回来后再睡,怎知不出二十分钟,他突然出现在门边。

  雨若惊讶的阖上书,看着桌上的小时钟,指着十时十五分。

  尹奇伟看到她眼中的讶异,“我又吓着你了?”

  “没有,我以为你今晚忙,会晚回。”

  他低头解开袖口的钮扣,边回应着,“阿香婶不在,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似乎不太妥当,我早点回来比较好。”

  他不着痕迹的体贴,让她的心中升起丝丝暖意。

  “你先睡吧,我先去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他继续解开领口的钮扣,要离开房间前又说道:“大厅里的那束百合挺漂亮的。”

  “是何设计师送的。”雨若不作多想的老实回答。

  闻言,他走向书房的脚步顿了一下,过了数秒,才重新迈开脚步,只低低留下一句话。“他很有心。”

  何设计师送的,哼!他一看到那束朵朵争艳的百合,早就猜到是何启言带来的,他只是想再次确定。

  先是折气球逗雨若开心,紧接着又是送花又是邀宴,他到底是安着什么心?尹奇伟忿忿的打开水龙头,当第一道水注冲在脸上时,他顿时冷静下来。他被自己刚才的情绪吓着了。

  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在意这些事?为什么心里有股浓浓的酸意?

  这一切只是一般的社交活动,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他迅速的洗净身子,拿起干毛巾擦拭。

  就算何启言真对于雨若有非分之想,岂不正中他的下怀,刚好可以利用这个借口把她弄离开身边,也没有人敢出声反对……

  尹奇伟干笑几声,但那假意的笑立刻消失在嘴边。他不得不承认,这不是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某一部分的他希望留住雨若,虽然他一直在抗拒这个念头。

  再回到主卧,雨若已经躺好了,还替他留了一盏灯。

  他打开折迭好的被子,顺势往沙发一躺。“你睡了吗?”

  “还没。”

  “那把灯关了吧。”

  “好。”

  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对话,很快又归于平静,偌大的房里,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半晌,尹奇伟又再次开口,“你觉得何启言这个人如何?”

  雨若并不知道他的心思,很自然地回道:“他很随和又很聪明,对设计很有想法,常常会有出人意表的行为,给人不同的惊奇。”

  “而且长得又帅,一定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对象。”他酸溜溜的接口。

  她没听出他语气中的醋味,“是啊,我想他一定是万人迷。”

  尹奇伟冷哼一声,翻过身不再讲话。

  两若直觉空气中蔓延着寒意,轻声问着,“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没有,睡吧。”他冷淡响应。

  “你生气了吗……”

  “我说没有!”尹奇伟加重语气,“睡吧。”

  雨若大气不敢吐,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又让他不开心了,她忍不住抿紧自己的嘴,同时在心里暗骂,这个笨嘴巴,又闯祸了。

  尹奇伟扪心自问,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召开临时董事会,明知道这群保守派的老古板一向不信任他,尤其在母亲交棒给他之后,对这群董事而言,简直是天降大祸。

  果不其然,逮到机会即猛烈修理他,非但不支持他,反而猛扯后腿。

  他托着下巴,充满气愤和无奈的聆听董事们一个接一个的炮轰,他不断的深呼吸,以压制想冲上前把咄咄逼人的发言者丢出窗外的火气,他们个个都在挑战他的极限,唯一值得赞赏的是,他们执行得非常成功。

  他当然知道这群董事有多难搞,他一得到权力,随即架空他们,这群人早就无法适应弱肉强食的经济社会,早该退休养老去了,但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的一个疏忽,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驻守在新加坡的康子前些日子传来捷报,眼看着公司下一季的获利将会超越过去的每一季,岂料兴奋之情还没燃烧殆尽,一盆冷水就无情的浇下来。

  营运部的主管心急的向他报告,“……我们物料库存明显不足以供应目前的订单,必须再买进大量的物料,但因为汇率的波动,使得进价上涨了百分之五,连带成本也大幅提升,除非我们改向未波动的东南亚物料厂进货,才能压低进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