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这番话说得雨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于小弟义正词严的回头对母亲说:“妈,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怎么又要提这件事?不上加强班与才艺课是我和妹妹的决定,与钱无关,我和妹妹就算不上这些课,也能考到好成绩,你别再为难姊姊了,难道你非要逼得姊姊不再回这个家吗?”

  于母被儿子一说,反而恼怒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这又有错了吗?”

  于小弟正想张口反驳,被雨若及时打断。“好了,小弟,我知道妈没恶意。”

  见到家里气氛因为她的到来反而弄僵,她心里也不好过,勉强再留下来,只怕造成更多的困扰。

  “妈,司机还在外头等我,不好让他等太久,我也得去医院看看爸,所以先走了。”雨若轻咬下唇,挤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这么快就要走?”于母口气里仍留一丝怒气。

  “是。”雨若有些尴尬的起身告辞。

  于小弟见状,追了出来唤道:“姊,对不起,我不知道妈怎么会变这样。”

  “不要紧,我想妈的初衷也是为你们着想,别跟妈呕气,开心点。”雨若抚着弟弟的脸。

  “姊,有件事妈不肯提也不肯让我们问,但我还是想问你,为什么姊夫从来没出现过?除了婚礼上见过他一面外,不曾见过他陪着你。就连上次在医院,你也是一个人守在爸爸身边……姊,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委屈?”于小弟明亮的双眼直盯着雨若。

  于家对不曾出现过的女婿早存有疑虑,但于母从不肯开口问,更不想亲访尹家了解真正状况,她生怕得到的答案不是她要的,更怕雨若带来的好处会于一夕之间毁灭。这从天而降的大礼,是否在雨若诞下尹家第三代后即告结束?是于母夜夜惊醒的恐慌。

  雨若轻摇头,“不用担心我,尹家并没有让我受到委屈,只是……”只是她才是奇伟的困扰。“没事的,你别操心。”

  “姊……”于小弟直觉事情不单纯。

  “真的没事。”雨若紧握他的手,心里也期望着有一天,她能够和奇伟肩并肩,尽情的谈天说地。

  ***

  尹家大宅占地数百坪,虽然人口稀少不至于太脏乱,但每日的清洁仍不可免,阿香不在的这段期间,雨若乐于接收这些工作。

  尤其是清理奇伟的书房,让她感觉更接近他。整理他碰过的书、擦拭他喝过的茶杯留下来的水渍、收迭好他睡过的枕头、凉被,彷佛整个空间都留着他的气息。

  她能想象他看书时那专注沉着的神情,也能想象他走动时那轻缓稳健的步伐,这么一个完美优秀的男人,真是她能匹配的吗?念及此,她幽幽的长叹一口气。

  拧干手上的抹布,雨若从木质地板上缓慢站直身子,忽然眼前一黑,她赶紧捉住身边的椅子,可是晕眩的感觉不减反增,紧接着她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晕倒——

  尹奇伟刚抵达公司,才发现昨晚带回去研究的企划案还搁在家里,连忙驱车折返,一进家门,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书房,一扭开门,即看见雨若晃着不稳的身子,直直向前倒去。

  他急忙一个箭步,赶在她撞击地板前及时扶住她。

  她脸色惨白、双眼紧闭、嘴唇毫无血色,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立刻横抱起她,冲向停在外头的车子。

  这时,雨若缓缓转醒,映入眼帘的是尹奇伟慌忙的脸,而后她才发现自己被他抱在怀里,她虚弱的唤道:“奇伟……”

  “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他将她安放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自己绕到驾驶座,准备发动车子。

  “我没事了,不用去医院。”

  他飞快的望了她一眼,“你脸上半点血色也没有,怎么会没事?”

  “我只是晕了一下,常常这样,过一会儿就会恢复了,你还是赶快回公司吧。”她不知道他怎么又突然折返,但公事还是比较重要。

  他不理会她,把车倒出车库,“别啰唆,先去医院。”

  雨若立即噤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一路上,她不时偷偷凝望他的侧脸,英挺俊美的脸庞有隐约的忧色。他是在担心她吗?她虽然对于又给他添了麻烦感到抱歉,但内心深处却得到极大的抚慰。

  反观尹奇伟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当他看见她苍白着脸色就要昏倒在地时,二话不说接住了她,只想着要赶快带她去医院,这一连串的作为全凭直觉。

  他告诉自己,任凭谁见到一个弱女子昏倒在地,都会挺身相助,更何况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暂不论他与她的关系如何,救人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为何心里藏着焦虑?他不愿去想这个问题,也拒绝去剖析原因。

  这是尹奇伟第一次陪她做超音波扫描,雨若又羞又喜,羞的是她在他面前袒露着隆起的小腹;喜的是两人终于有夫妻的感觉。

  他饭着眉头看着屏幕。那个小小的东西是他的孩子?一个大大的头以及短短的躯干,像极了外星人。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于雨若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也可以说全然的漠视。但此刻,他亲眼看到那小东西,听到小东西发出极快速怦怦怦的心跳声,而这个新生命是属于他的,他深深的被撼动了。

  “胎儿一切正常,但母亲有贫血的现象。”医生解释着,“尹太太是不是最近太劳累了?而且营养也摄取不足,才会发生晕眩。这情形要是不改善,长期下来会影响胎儿成长。”

  坐拥数亿资产的尹氏集团,竟然让年轻的少夫人过度劳累又营养不良,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听着医生的说明,尹奇伟的脸色愈来愈沉。

  离开医院,雨若默默的坐在副驾驶座,她见尹奇伟阴沉着脸一语不发,自知他心情像是拉紧的弦,紧绷到了极点。

  车上的静默持续了十分钟,尹奇伟才试图保持冷静地开口,“医生说你太劳累,请问你都做了些什么事?”

  “我……”雨若咕哝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