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不知和她对话的人是谁?但她左一句过得很好,右一句福分,难不成她对他的冷漠、不屑和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没有任何怨言?

  随即他自行推翻了这样的疑虑,成为尹家少夫人不就是她一直处心积虑要达成的目标吗?如今如愿了,得到她所贪恋的身分地位和金钱生活,自然会觉得过得很好。

  不过她擅自前往咖啡厅当服务生,而且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又是为何?真如她所说,想靠自己的能力赚取学费吗?不可能,凭他对她的认知,她势必又在玩什么花招。

  至于这女人葫芦里卖什么药,他都无所谓,因为他知道这女人绝对玩不过他。

  雨若回到娘家探望继母和弟妹,这也是她首次见到尹家送给他们家人的房子,虽然称不上豪华,但十分舒适。

  继母笑盈盈的接待她,好像她变成了家中贵客,这让雨若感到不太适应,继母还说两个弟妹都在补习,所以不在家。

  雨若环顾着四周环境和继母的穿着打扮,暗暗感激尹家对他们的大方资助,她真是做牛做马也还不完这份恩情。

  当她还在开心当年念大学的旧书没有因为继母一家搬迁而丢弃时,继母却开始抱怨起来——

  “雨若,你也知道现在的社会,哪个家庭不让自己的孩子多点竞争力,所以你那两个弟妹现在也得上才艺班和补习班,以后才不会输给人家。只是现在外头有名气、好一点的才艺教室和补习班,收费都高得惊人,但为了他们的将来,我都咬牙撑下来……”

  于母稍稍停住,望着把旧书收到箱子里的雨若,“我撑得可辛苦啦,实在是有点入不敷出……雨若,你回去跟婆家商量商量,能不能再多给一些生活费?也不用多多少啦,只要再多个三万就行了!三万对尹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只要你开口,一定成的啦。”

  听闻,雨若不禁停下动作,尹家给于家的已经如天如海,她实在没有资格和理由再有任何要求。

  于母见她久久不语,又补充道:“只是每个月多个三万,应该不成问题吧!我女儿可是嫁给尹氏集团这样的家族耶,区区三万哪放在眼里,是吧?不然你今天留下来吃个便饭,等你弟妹回来了,我叫他们跟你聊聊补习上课的情形。”

  “妈,弟妹的这些支出,我会想办法。至于尹家,我实在没有脸再做任何的奢求。”

  于母一听,原本堆着讨好笑容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你可是怀着尹家的金孙,尹家感激我们都来不及了,何来奢求之说……噢!我知道了,你现在是尹家少夫人,就看不起娘家了,是吗?你可别忘了是娘家把你一手带大,你才能有今日。”

  雨若幽幽的叹口气,“我知道了,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的。”

  于母立刻换个慈祥的脸色,“傻孩子,只是三万块,有这么难说吗?妈知道你从小孝顺,娘家有难,你一定会帮忙的,是吧?”

  雨若为难的点点头。

  “今天妈准备你爱吃的菜,留下来吃饭。”

  “不了,我待会儿还有事,而且晚一点要去医院探望爸爸。”

  “你爸爸还是老样子,连眼皮儿也没睁开过。”于母叹气。

  雨若自觉不孝,自从婚后,她一直没去医院看过父亲。

  她满怀自责的把旧书本整理后带走,请司机送她前往和珊珊约定的地点。

  坐在约定的餐厅里,雨若心情纷乱,满脑子只想着她该如何筹到三万元?而且是每个月三万元。

  她从没拒绝过家里对她的要求,但她已不是当时的她了。婚前身边所有的钱都交给于母,婚后奇伟又不准她出去工作,向尹家要这笔钱,她实在说不出口。

  吐了口大气,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望着水杯,脑中闪过数个念头,却没有一个合适。

  就在她有些出神之际,皮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这才将她的心神拉了回来,她赶忙拿出手机一看,是珊珊来电。

  雨若接起电话,只听到珊珊焦急的说着,“雨若……不好……思……我现……没……”

  珊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她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她拿下耳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原来是餐厅内的收讯不佳。

  “珊珊,你等一下,我换个地方接听。”雨若不知道珊珊能否听到她说的话,一说完,立刻快步走出餐厅,一到餐厅外,收讯立刻恢复正常。

  “雨若、雨若,你听见了吗?”

  “是,我听见了。”

  “对不起啦,我临时有事走不开,我现在立刻赶过去,你再等我一下,可以吗?”

  “好,我会在餐厅等你的。”雨若挂上电话,期望珊珊别来得太迟,这样她才能在医院多陪陪爸爸。

  她刚将手机放入皮包,三名长相凶悍的男子越过转角,差点撞上她。

  “小姐,站远一点,别挡路!”口嚼槟榔的带头男子瞪了她一眼。

  “大哥,那个姓尹的就在前头,而且只有一个人。”

  “妈的,竟敢得罪刘小姐,终于逮到机会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家伙带了没?”

  “都准备好了,这次要教他只剩半条命。”

  “哼,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我最爱教训这种人……面罩戴好,打完就跑!”

  三名恶汉边谈边走向前方,声音也愈不可闻。

  雨若深吸一口大气,三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更别说他们要找麻烦的对象还是姓尹的,虽然她不觉得奇伟会招惹到这种人,但既然她知道了,就得跟上去看看,也许能帮忙阻止。

  “那只老狐狸……”尹奇伟冷笑着走向停车场。

  他今天单枪匹马来到尹氏集团的子公司听取最新一季的营运报告,而这家子公司的总经理曾是母亲的得力助手,对方见他年纪轻资历又浅,不把他放在眼里,随便拿些台面上的数字敷衍了事。

  他先不动声色的听完报告,再一一提出疑问,每个问题都深入要害,针针见血,问得那只老狐狸冒了一身冷汗。

  哼!他既然敢只身过来,就代表他做了十足的准备,可不是老狐狸三言两句就能糊弄过去的。在愈来愈尖锐、愈来愈深入的层层疑点逼迫下,老狐狸才承认这一季的营业状况非但没有成长,反而退缩了十个百分点。

  这下尹奇伟可扳回一城,给足了下马威,扬言若下一季财报没有成长,就请他卷铺盖走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