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一夜情吗?或者她做援交?”

  “据我调查,于雨若并未从事援交,如果线索正确,少爷应该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是目前唯一的男人。”

  “这么说来,她确实很有可能怀了奇伟的孩子?”

  “是的。”

  尹夫人突然望见雨若生父的名字,身体瞬间一震,深吸一口气再细看一次——

  于扬棠。这个深深刻印在她内心深处的名字。

  真的是他吗?还是只是碰巧同名同姓?

  她继续看着其他数据,雨若的生母曾其玫。是的,这两个名字都是尹夫人至今难忘的。

  丁管家见她久久不语,立刻接口,“夫人,要解决她很简单。”

  尹夫人摇摇头,走向落地窗,望着窗外的花花草草,思绪飞到二十多年前。

  当时她正陷入一场难分难舍的热恋,而那个让她爱得无法自拔的男人,就是于扬棠。

  但她的千金身分,与他的平凡军人身分,让她的家人百般刁难。她甚至不顾一切的和他私奔,却被家人以强硬的手段带回。她不断的与家人争执、对抗,最后仍是屈服在母亲沉痛的哀求之下。她依照家族所望,与尹氏企业的独子联姻,把还在等她回头的于扬棠伤个彻底。在伤悲、失落和气愤之下,他与她的好友其玫结婚了。

  尹夫人以为只要断绝和他的所有联系,就能忘了他们曾经拥有的过去、忘了最后陪在扬棠身边的人不是她、忘了这个令她午夜梦回之际泪湿枕畔的人。

  她已经把自己的喜悲尘封多年,只当一个冷漠、精明、无情的尹家夫人。如今,再次看到于扬棠的名字,她心里那份不曾离去的抱歉,终于破除心防,跳跃出来。

  扬棠病了、其玫过世了,而她这个曾经那么爱他们的人,却完全不知情。她的心好痛,她想念那段快乐的日子……

  “于雨若是个好女孩吗?”

  “她的生活及交际圈相当单纯,没什么不良嗜好。对父母孝顺、对弟妹友爱。所从事的工作全是正当的职业,虽然是大学肄业,但在校时成绩优良。”

  尹夫人闭上眼睛,对于扬棠和其玫有个善良美丽的好女儿感到欣慰。

  这阵子儿子总和刘绮娟这个声名欠佳的女人黏在一起,她知道再这么纵容下去,势必会闹出令尹家蒙羞的事来,与其这样,不如就……更何况雨若还怀着她的孙子。

  她欠人家的情债,总算有偿还的机会了。

  “该替少爷办喜事了。”尹夫人有一种释怀的轻松感。

  丁管家愕然,“夫人,您是说……”

  尹夫人坚决的回过身,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没错,我决定让于雨若成为尹家的一分子。”

  “夫人,恐怕少爷不会答应。”丁管家不明白一向精明冷静的尹夫人,怎么会突然让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成为少夫人?甚至连少爷也才见过她一次。

  “这个我会处理!你只要先替于家把债还清,同时准备提亲的礼品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夫人。”老丁就算再怎么不解,也明白这不是他一个下人可以多问的。

  尹夫人推开窗子,走到阳台,露出一个久未出现的真心笑容。“今天天气很好,是个好日子。”

  尹奇伟没好气的坐在母亲的书房里,有点错愕又有点气恼,亟欲弄清楚母亲急着要见他的理由是什么。

  他昨夜一直玩到凌晨三点才睡,一大清早就被佣人叫醒,且佣人完全不理会他的咆哮与抱怨,半推半请的要他即刻梳洗干净到书房见夫人。

  约莫过了三分钟,尹夫人才笑盈盈的走进来,“儿子,别绷着脸,你就要当新郎了。”

  “妈,不要开玩笑了。”他可没心情让母亲消遣。

  “你难道不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她瞬间收起笑脸质问。

  “负责?我又做错什么?”

  “那女孩怀孕了。”

  “怀孕?”尹奇伟百思不解,他一直很小心啊!“怎么可能?”难道是刘绮娟设计了他,这个可恶的女人,太卑鄙了。“我会去跟她问个明白,她绝对不会怀孕,就算是,也绝对不是我的。”

  尹夫人白了他一眼,“不是你想的那个女人。”

  他愣住了,不是刘绮绢,那会是谁?“妈,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尹夫人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儿子。

  尹奇伟目光飞快的扫过那张照片上的女孩,“我不认识她。”

  “你也许还不认识她,但她确实怀了你的孩子。”

  他紧锁着眉头,“妈,别打哑谜了。我不认识的人怎么会有我的孩子?这说法太可笑了。”

  “你忘了在沈曼宜婚后,你曾经参加一场宴会,然后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发生过亲密行为?”

  尹奇伟一怔。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莫非照片上的女孩就是那一夜……他又瞧了照片一眼。

  “妈打听过,她是个正经的好女孩,虽然你们现在不认识对方,但婚后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

  他嫌恶的丢开照片,“我为什么要跟她结婚?”

  尹夫人突然厉声斥责,“你非要逼得她们母子走上绝路才痛快?你非得让自己的孩子过着穷困的生活,甚至流落街头才甘心?”

  “什么孩子?我连她是谁都搞不清楚!”

  “奇伟,如果你不想闹得满城风雨、如果你还为尹家的颜面着想,就听妈的话。”

  尹奇伟素知母亲精明能干,他不禁怀疑那个女人有着通天的本领,竟能让母亲同意她进门,更何况他一生都受控于母亲,难道就连结婚这件事也由不得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