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尹夫人只是微微抬了抬眉毛,把两张照片丢在桌上。“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金珊珊以为她会大吃一惊或是暴怒,结果却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冷静。

  “我想令公子没跟您提这件事,也许在你们的世界,这种事根本没什么好在乎的。但是对我朋友而言,却是天大的伤害。我希望夫人能以一个女人的立场,替我朋友想想,她怀了令公子的小孩,却让自己的生活陷入另一场困境。”

  “对不起,奇伟不曾提过此事。如果是他们之间的事,就让他们去解决,我儿子已经成年了,相信他自己会处理。”

  金珊珊会直接找上尹夫人,是盘算着同为女人,又是长辈,一定能站在雨若的立场着想。虽然当她第一眼见到尹夫人时,就深深觉得自己似乎打错如意算盘了,但既然来了,就把话讲清楚。

  “我想过直接与令公子谈,可是理当也让夫人了解状况。尹夫人,我的朋友是很单纯的女孩,她绝对不是随便或者另有所图的人。我今天来这里,她并不知情,但身为她的朋友,我不想看她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委屈。老实说,她本来想默默的拿掉孩子,可是当她看到超音波时,便决定再怎么辛苦也要留下孩子。”讲到后来不禁哽咽了,她对雨若的逞强充满同情和不舍。

  尹夫人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夫人,我不是要拿孩子来要挟,也没想过尹少爷会把我朋友娶进门。只是,孩子也是尹家的,尹家是不是该负起抚养的责任?”

  “是这样吗?”尹夫人仍然没有太大的反应,淡淡反问一句。

  “如果……如果夫人不相信,我们大可等孩子出生后做DNA鉴定,只是届时,我会透过媒体来贺喜夫人。”在来之前她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尹家死不认账,她就要把这句话当撒手锏。

  尹夫人只是微微动了下眉毛,“她叫什么名字?”

  “于雨若。”

  尹夫人完全没听过这个名字。“金小姐,你今日所说的事,我完全不知情,我想你也该给我一点时间问过奇伟,我保证会给你答复的。”

  “夫人,您看起来是个明理的人,我希望您、也拜托您发发善心。”

  尹夫人不回应对方的请求,直接按下桌上的对讲机,“老丁,替我送金小姐出去。”

  不久,丁管家推门而入,向尹夫人恭敬的微微鞠躬,再转向金珊珊,“金小姐,请!”

  她刻意不把照片带走,向尹夫人点点头后,戴上太阳眼镜,跟着管家走出尹家大宅。

  待送走了金珊珊,丁管家回到尹夫人的书房。

  尹夫人将雨若的照片交给他,吩咐道:“去查查这女孩是什么来历,还有,她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是的,夫人。”丁管家低着头,双手接过照片。

  尹奇伟不耐烦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斜睨着手中握有五家大型购物中心的罗董,口沫横飞的称赞自己的女儿。

  坐在罗董身边的罗小姐,始终低着头偷瞄他,身上飘来的香水味,教他直想打喷嚏。

  尹夫人面带微笑听着,心里却相当明白罗董的公司近来发生财务危机,今日来访的目的,就是想攀上这门亲事,得到尹家的财力相助。

  不过她也很清楚,有几分姿色、看似端庄的罗家小姐,私生活不像她的外表那么单纯,罗氏父女打错算盘,他们尹家可不是专收“垃圾”的。

  “大嫂,奇伟年纪也不小了,我们家眉眉也正值适婚年龄,你说咱们就这么决定了吧?”罗董还刻意尊称尹夫人一声大嫂,就是希望能再拉近一些关系。

  尹夫人慢条斯理的回道:“令千金丽质天生,不过,年轻人的事交给年轻人去决定吧!时代不一样了,不是咱两老说了算。”

  “大嫂,大家都知道奇伟最孝顺了,只要你决定的事,他都会听从,更何况这门亲事是不可多得的良缘,奇伟年轻有为、俊帅体贴,眉眉秀外慧中、宜室宜家,绝对是最匹配的一对。”

  尹奇伟冷哼一声。这场无趣的相亲大会他可不想奉陪,于是他倏地站起身,毫不客气的就往外走。

  “奇伟,你上哪去?”尹夫人连忙喊道。

  他头也不回的回道:“吹风。”

  面对尹奇伟的无礼,尹夫人竟然没有一丝的不高兴,反而还柔声细语的交代着,“小心开车。”

  见状,罗董可是火冒三丈,他们父女好说歹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放下身段前来说亲,换来的却是尹家无礼的对待,要不是念在不便澌破脸,他早就翻桌走人了。

  丁管家从一旁徐徐靠近,在尹夫人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嗯!”尹夫人点点头,换了一张笑脸对着罗董,“罗董,不好意思,最近小妹身体欠佳,恐怕无力再接待两位贵宾了,我请管家代我送送两位,还请罗董、罗小姐见谅。”

  罗董火上加火,立刻横着脸站起来,准备破口大骂。

  “罗董!”尹夫人适时的喊了一声,“奇伟明日有空,想请罗小姐赏脸一起用个便餐,年轻人多多接近,可以先做个朋友。”

  罗董愣了一下,才赶忙换上和气的表情。“没错,先让年轻人交往一段时间,感情才会更好。”

  尹夫人向丁管家使个眼色,他立即送走眉开眼笑的罗家父女。

  待他再回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份牛皮纸袋呈给尹夫人。

  尹夫人一边拆阅,一边听着丁管家讲述——

  “于雨若的父亲是个职业军人,目前病重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她的母亲在她十岁那年因意外丧生,目前和继母及继母所生的两个弟妹同住。于父因投资失利,赔上退休金,而继母迷上赌博,也败了不少钱,于家目前的债务和生活费,完全由于雨若负责。而于雨若和少爷并不相识,唯一一次交集是在一场宴会上,有人看到于雨若和少爷在宴会翌日先后从同一个房间离开,而饭店的监视录像画面已证实了这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