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咏珂 > 豪门灰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脸上火辣辣烧的是羞惭,心里煎熬的是说不出口的恳求,尤其是向同一个人借过了三、四回的钱后。

  餐厅老板娘余姊从口中徐徐吐出一口烟,不必问也知道于雨若今天来找她的目的。“说吧,这次又要预支多少?”

  雨若搓揉着双手,涨红着脸低声说着,“余姊,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厚颜再开这个口,请你再预支我三个月的薪水,好吗?”

  余姐皱着眉头,“雨若,你前前后后已经预支半年的薪水了,这个月还没做满,就又来预支三个月的薪水。余姊不是心肠硬的人,但也不是开救济院的,这回我真的帮不上忙。”

  雨若急得潸潸泪下,“余姊,求求你再帮我这一次,好吗?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别说余姊心肠硬,只是亏本生意我做怕了。老实说吧,我预支给你的薪水到底拿不拿得回来还不晓得呢!你那一大家子的重担够压死你啦。”

  余姊说的没错,虽然雨若的父亲是退役军官,继母也是国营事业的退休员工,但这些年来,父亲投资连连失利,再加上继母沉迷签赌长达五、六年,把家里所有的钱都败光了。而她底下还有两个尚年幼的弟妹,身为长女的她,只好在大学二年级时辍学,四处找工作赚钱养家。

  然而任凭她再怎么努力工作,没有一纸象样的文凭,所赚的钱也只够勉强餬口,偏偏现在父亲重病住院,需要一笔钱来救急。

  想到父亲还等着这笔钱救命,雨若顾不得尊严,咚的一声向余姊跪了下去,“余姊,我求求你,我们家真的需要这笔钱来救命,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工作来偿还你的恩情,拜托你帮我们度过这一关。”

  余姊连忙要把人拉起来,“你这是干什么,用得着这样吗?”

  雨若坚持着不肯起来,只是不断的掉泪。

  她拥有灵秀动人的容貌,清纯、自然,像个邻家女孩般亲切甜美,现在应该正值挥洒青春、尽情玩乐的年纪,却落得愁容满面、为家计奔忙的遭遇。

  “好吧、好吧!你待会儿去跟会计拿钱。”余姊终究还是不忍心。“不过这是最后一次让你预支薪水。”

  “谢谢余姊。”雨若满怀感激的点头。

  “对了,这个月底,我弟弟的餐厅包办了一个大型宴会的外烩,还缺几个人手,我看你就去帮忙端个盘子吧!”

  “好,我知道了。”

  余姊打量着她,忽然扬起幽幽的微笑,“听说那个Party邀请的全是政商名流。也许哪位有钱少爷看上了你,你从此也不必再对人低声下气的借钱了。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到时候可别忘了余姊。”

  雨若沉默着不回答,她知道那些高级人士的宴会,常有想钓金龟婿的影视明星或者是模特儿、空姐等漂亮女孩出入,可是一旦没有钓成,反而会沦为对方的玩物。

  而她,一个没没无名、没有任何优势和条件的平凡女人,拿什么跟人家比?况且她也不愿意成为有钱公子哥的玩伴,她只想做好服务生的工作,尽力还余姊人情而已。

  “好了,快起来吧,趁会计还没下班,你快去领钱吧。”

  雨若再一次深深的向余姊致谢,这才起身到会计的办公室。

  会计方才已经接到余姊打来的内线电话,快速的把钱准备好,看到她来了,只叹了口气,便把放有三个月薪资的薪水袋交给她。

  雨若感激的接过,便赶忙将薪水袋交给店外等候的弟弟,“弟,你先把钱拿回去给妈。我现在必须赶到书店工作,告诉妈,等工作结束,我会立刻赶去医院接替她。”

  “对不起,姊,让你又受委屈了……等我长大,我一定扛起所有家务,不会再让你为我们牺牲了。”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

  两姊弟红着眼眶相互拥抱了几秒。

  “快去吧,妈等着这笔钱。”

  “我知道了。”

  望着才念国二的小弟,雨若心中有无限感慨,曾几何时,小弟的眼神中已经透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沧桑,因为环境,小弟也被迫一瞬间长大了。

  古老庄严的教堂回荡着圣洁的结婚进行曲,美得令人赞叹的新娘一步步走向她的将来,虽然这对新人的外貌极不相配,但美丽的新娘知道她不起眼的丈夫,可以让她快乐幸福。

  观礼的宾客怀着祝福的心等着见证这对新人的爱情,门外却闯入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他的出现,让认识他的人几乎都渗出一身冷汗,尤其是高贵美丽的新娘子——沈曼宜。

  沈曼宜隔着白纱,依稀看见尹奇伟一步步向她走来。整间礼堂顿时鸦雀无声,只剩他沉重的脚步声和她紧张的呼吸声。

  她忍不住在心里大叫别过来、别再靠近,眼神慌乱的直盯着愈走愈近的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向新郎身上靠,感觉到新郎的身体也是僵硬的。

  这是他的婚礼,参加的宾客全是有头有脸的显赫人士,最重要的是他身边这位貌美如仙的妻子,如果尹奇伟胆敢有不敬的举动,他绝对会让他走不出去。

  立于新郎身侧的伴郎也在等待新郎的指示,只要尹奇伟做出逾矩的行为,冒犯了这神圣的殿堂,他们绝对不会客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