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她后来想想,鱼无罪,是他搞笑功力太厉害,把她逗笑了。不过后来只要她生气,他就会蒸一尾枋头鱼给她吃,让她消气。

  这回,枋头鱼成了代罪羔鱼的主因,是因她父母忘了她生日却记得别人家女儿的生日。

  她并未生气,也许是心寒了,想气己无力。

  他说,所有的事他来处理,以后她只要专心做好齐家二少奶奶就好,其他事不用管。

  他还说,周董己经签下田时乐秘密培训,田时乐会赚大钱的,以后田家二老归田时乐管,她这个嫁出去的女儿管好自己的老公即可。

  她不是不理自己父母的死活,原本她以为他们才接受他借款买来的房子,加上躲债主,应该会低调收敛一点,所以她才将这个月的薪水全借给小助理拿去赔偿。

  怎知小助理钱才拿走,她妈就打电话来催款,还说了一些令她心寒的责骂话。

  现在她身上连一千无都设有,就算母亲再打来催款,她也生不出钱来。

  但令她讶异的是,从她生日过后,母亲就没再打电话来。照理说,以她父母的个性,不拿到钱绝不会罢休,难道真如他所言,田时乐成了周董的子弟兵,周董出手很大方,吃香喝辣还会给一笔“很多”的零用金?

  心里虽纳闷,但既然母亲设再催款就代表他们生活无忧,何况她己答应他,要专心做好齐家二少奶奶,不再过问娘家的事。

  看着他,她心里充满感激,他说,帮田家人另觅新居,是不想他们继续住在附近纠缠她,所以要把他们丢得远远的。

  她在心里苦笑。他怎知就算她父母住得再远,一通电话还不是就联络到她,一个汇款动作,她牢牢苦苦工作一个月的薪水就会跑到母亲户头里,这样也设太大的差别。

  不过他的心意,她感受到了。

  “干么这样情意绵绵的看着我,是不是还陶醉在昨晚的……”齐天风手扶方向盘,斜睨着她,笑得一脸暖昧。

  她又羞又紧张,拍了他手臂一下,“齐天风!”

  还好小助理没跟来,要不然这人疯言疯语,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万一把夫妻间的闺房之事乱爆,以后她在下属面前如何威严得起来?

  “你想歪了对不对?”他坏坏一笑,“我是说,陶醉在昨晚那瓶1991年份的罗曼尼康帝红酒的香醇中。”

  她睐他一眼,现在可不是抬杠的时候,他们有重要的事要做。

  他虽然贵为齐圣副总,但上班一个星期以来,似乎成了她的助理,老是陪她一起跑业务拉新客户,害她的正牌小助理天天在哀嚎她的工作被抢走了。

  不过,齐家三巨头可乐得很,只要齐二少愿意工作,就算是来公司当警卫他们也会给他掌声鼓励。果然是被照猪养的家伙,极严重的放牛吃草。

  吃草归吃草,有他相伴,她跑业务跑得很顺,短短一星期己接洽到三个新客户,全都顺利接案。

  今天访位召级大客户,是她联络半年连见都不愿意见她的“跑车级”客户,他却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便成功联络上。

  “你到底用什么方法,让伟盛集团的孙总栽答应见你?”她好奇的问。

  她问过他好几次,他总一副神秘样,一点口风都不透露,现在他们己在前往孙家的路上,他应该可以说了吧。

  “他当然要见我,因为我要去应微。”

  “应微?你、你要到伟盛集团工作?”她瞠大双眼。就算齐家三巨头对他采取放牛吃草的方式,也不一定愿意放他到别人家的公司吃草啊。

  他摇头,“不,我是要去孙家工作,当钟点厨师。”咧嘴一笑,他把一个袋子丢经她。

  “这什么?”

  “女仆装,今天你是我的助手,换上它吧。”

  “现在?”

  “难道你想要在孙总栽面前换?”他蹙眉,“就算我准,人家也未必能接受。”

  她瞪他一眼,“我们是要去谈公事,不是一一”

  他打断她,“要谈公事,首先是不是要先见到他的面?只要能见到面,就算是去孙家扫厕所你也应该ok吧?”

  “为什么是我?”

  “业务经理是你还是我?我可是堂堂的副总经理,哪有让副总经理去扫厕所的道理?”

  爱耍嘴皮!

  虽然他这么说,但她心里很清楚,着真的要扫厕所,他不会让她一个人独自在洗手间内弯腰的。

  就信他这一回吧。她不禁暗笑,自己又有哪一回没相信他?

  女仆装?OK的,她田时音可是业务部的拼命三娘,为了开发新客户,一套女仆装哪难得了她?

  第八章

  “面试”顺利通过,一进到孙家厨房,田时音便拿两个白眼狠瞪差点笑岔气的齐天风。

  “这到底是什么女仆装!”一件白色花边围裙,有布料处全都是洞,这件洞洞女仆装,很明显带着情色意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