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昨天,他意外看到了她极为脆弱的一面,更感到自己强壮的双臂想要主动搂住她。

  他和哥哥是双胞胎,但他们的命运很不同,虽同住一个家,但哥哥跟着爷爷过着军事化的生活,他则跟着父母一一说好听点是过美式生活,实则是放牛吃草。

  他哥哥是“照书养”,他是“照猪养”。

  小时候,他以为这世上最可怜的儿童是他老哥,没有童年生活,一出生就马上成为齐圣企业集团总经理接班人。

  直到田家人搬到附近,他才知道他哥哥其实是很幸福的,至少爷爷没有把齐家的财产乱挥霍,让哥哥去打工赚钱养家,还有养他这个弟弟。

  田时音一出现,他哥就从悲惨儿童第一名掉到第二名,这大概是他大哥这辈子唯一有输过人的地方。

  刚开始认识她家,好像是田爸来找他爸借钱,借了钱之后半个月,有天他听到管家跟他爸说,田爸和田妈似乎都不在家,但两个孩子还在,小男生常哭着要找爸妈。

  于是,他那个外表很漂亮、心肠普通好的阿母便提着一袋饼干说要过去看看。

  当时他齐某人可是山上的孩子王,他阿母要去,他当然也跟着去。

  去到田家,田时乐流着两管鼻涕,她则是一脸警戒,面无表情,一边问他们是谁、要做什么,一边很忙的在做手工串珠。

  据说那是她拜托三不五时就被迫离职、三不五时又复职的佣人阿姨帮她找的家庭手工,赚取一些薄酬,以便撑起两姐弟扁掉的肚子。

  那时,她才读国小六年级。

  当时,她倔强的不收他阿母送的饼干,但很遗憾的是,她说这话时,她可爱又可恨的弟弟己经干掉半包五香乖乖,逼得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他美丽迷人又大方的阿母说声谢谢。

  从那之后,他便成了她家常客,偶尔去送上一袋饼干。

  再后来,他发现自家厨房东西多得令他交感神经过度亢奋,若没三不玉时偷渡一些食材到她家,他就会亢奋得睡不着觉。

  自此,她家成了他的“食”习厨房,每当放假她去打工,他就在家里煮饭等她……

  原来,他们的夫妻生活早在国中时期就己开始,她主外,他主内,他是窝在厨房煮好饭等她回家的“家庭煮夫”。

  他和她的关系太像一家人,以致他一直忽略早己流转在两人之间的情愫,若无情无爱,他怎会甘心为她当煮夫。

  他交过的其他女友可从来没人品尝过他的厨艺,唯有她,从国中开始就把他吃够够。

  盯着他嘴角斜撇的笑容,回过神的田时音身子慢慢滑下,整个人羞窘地窝进薄被中。

  忆起自己昨晚狂吻他的景象,不用说,两人会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肇事者绝对是她。不知道她有没有把他的衬衫给撕裂……

  她头一偏,他那双眼还是阴魂不散一一不,是纠缠着她。总之,她不是整个人窝在被子里了呜?他怎么也……

  “齐天风,你、你干么也跟着躲进来!”

  “昨晚你对我做了很残忍的事,你要对我负责,从今以后你走到啦,我就跟到哪。”

  最好是很残忍啦,他还笑得一脸开心样咧。

  “齐天风,你干么?”

  他像一只章鱼,大手大脚紧紧地攀附在她身上,两人赤裸裸相贴,真难为情。

  “我要紧紧地抱着你,免得你偷溜。”靠近她,他轻吻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

  两人的关系步上正轨,从此,他可以大大方方地真正爱她、抱她、宠她,呵护她。

  他要为她拌掉任何不快乐的事,让她过得快乐幸福。

  坐在车内,看着齐天风开车的帅姿,田时音眼底漾着笑意,脸上充满幸福样。

  此刻坐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不只是她的“齐老公”,还身兼齐圣企业集团的副总经理。今天,他要陪她去开发新客户。

  一个星期前,他主动提出要到公司上班一事,把齐家所有人都吓傻,唯独她,吓归吓,心头却是甜蜜密的。她想,他的改变是为了她。

  他说:“我当然要去上班,以便就近监视你,免得你偷溜,到时我去哪里找人负责我的下半生。”

  疯话还不只如此。

  “爷爷说了,要财产就要先怀孕,我们俩朝夕相处,怀孕的机率才会大一些。”

  疯了不成?

  她当然知道那些话都是在说笑,他会想“正式”去上班,一定是因为他们是真夫妻了,他不能再像以往那般游手好闲,要有所作为,担起丈夫的责任。

  他真的是个好丈夫,别的不说,光是从处理她父母的事,她就知道他是个会呵护妻子的人。

  十天前,他特地清蒸了一尾枋头鱼给她吃,她问他干么突然蒸鱼,他说要让她消气。她那时才想起枋头鱼的台语念法和“饿头”很像。

  国中时有天她和班长吵架,她气得不想上学,他得知后便蒸了一尾枋头鱼,要她把鱼当成班长狠狠地把它吃光。

  说也奇怪,吃完她还真的气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