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井上青 > 虎姑婆爱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第六章

  结束蜜月回到齐家的隔天,两人睡到傍晚才起床,一醒来就有大餐招待他们,田时音开心的吃着大爷,但一得知大爷背后的“阴谋”,吃饱喝足后连忙闪人。

  “平常看你大嫂那么早纯天真,没想到她还会搞借刀杀人这套。”从天威园回天风园的路上,她两手环胸,不时斜睨齐天风,“不过这招杀人不见血还挺高招的,我会学起来,以后你要敢惹我,绝不只是洗盘子这么简早。”

  大嫂不知和大哥在闹什么别扭,今天借着欢迎他们蜜月归来,在天威园的花园里亲自下厨摆宴,听说从一早就开始煮,一整天没休息简直是在办流水宴,重点就在那叠堆积如山的盘子。

  听说大哥对大嫂承诺过,只要她下厨,碗盘便全由他洗,所以,那堆盘子仆人不敢动,就等着齐家大少爷回来处理。

  “想要我洗盘子,那你得先学会煮莱。”他桃了桃眉,一副没在怕的样子,反正这辈子她应该学不会拿锅铲这门高深的学问。

  他在进天风园前转了个弯。

  她纳闷的问:“你去哪?”

  他回首,咧嘴一笑,“我去看我的小舅子有没有饿死。这么多天不在,我还真是担心他。”

  她冷嗤一声,“你以为他是三岁小孩?不会自己找吃的啊!”虽是这么说,见他关心她弟弟,她其实也挺开心,这应是人家常说的爱屋及乌吧。“不过,你别又跟他去夜店,要是再没钱付帐,我可不管你们。”

  她心里很矛盾,他对田时乐好,她高兴,可是他对田时乐太好,她又会担心,总之,普通好就好,不要让田时乐挖他的金山就行。

  “是,老婆。遵命!”他立正对她行个礼,唯妻命是从,随即大步离去。

  “神经病!”睨着他的背影,她嘴角有抹藏不住的笑意,他不知哪根神经不对劲,这两天老是对着她老婆长、老婆短的叫个不停,不知在玩什么把戏。

  不过,“老婆”两个字从他嘴里喊出,还是令她有种莫名的虚荣……

  齐天风的女友虽然不少,但当上他老婆的,她田时音可是第一人!

  虽然不是真的,这也没什么好骄做,但嘴角得意的笑容却掩不住她心间涨满的骄矜自喜。

  傻笑三分钟,她突地想到还有一堆公事要处理,睡了一天,反正晚上也没事,她便让小助理把一些文件送过来。

  她的公公齐伯父对她很好,交代小助理让她在家多休息一天别吵她,还是她醒来打电话问小助理公司有没有什么事要处理的。

  她进到客厅时,看到齐天风要送给田时乐的礼物放在沙发上没拿,犹豫了下,决定拿过去好了,反正她也想回去看一下弟弟。

  拿起礼物,她再度走出天风园。

  田时音回到田家却没见到齐天风,纳闷的表情就像写着“我来找老公的”。

  见她一进门就往厨房钻,在厨房没看到人马上往楼上她的房间跑,下了楼能找的都找,把他这个弟弟当隐形人,田时乐忍不住揶揄道:“姐,你也真是的,姐夫前脚才出门,你后脚就马上就到,活像来捉好的。”

  瞪了弟弟一眼,田时音还是忍不住问:“他人呢?”这一问,好似自己真如他所言是来捉奸的一样。

  “谁?”

  “明知故问!”把礼物塞给弟弟,她替自己倒了杯水。

  “这什么?”田时乐狐疑的看着手中包装精美的盒子。

  “他送给你的礼物。”

  “姐夫送我的?”田时乐笑开怀,“那你呢?”

  横睨他一眼,她问的问题他都没回答,还敢向她要礼物?“我和他是夫妻,他送等于我送,还想要几个!”

  “小气。”

  “喂,田时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怒!

  “噢,爸妈约姐夫见面,所以他就开车出去了。”田时乐拆着礼物,漫不经心地道。

  “什么?爸妈约他见面?”她吃惊地弹坐起身,“他们有说什么事吗?”

  如果田时乐是吸血蛭,她的爸妈就是吸血鬼!

  她也不想这么说自己的父母亲,可事实就是如此,她是他们的女儿,他们想榨干她赚的每一块钱,她没怨言,但齐天风没义务放自己的血给他们。

  意识到有人要发飙,田时乐这时神经线才上紧发条。“是、是这样的,虽然这栋房子现在又是田家的,但因为债主还是会上门讨债,所以爸妈他们暂时还不能回来住。”

  “然后呢?”田时音两手擦腰,怒火己经在等着,等着听“重大事件”。

  以她爸妈的吸血功力,绝不会只是要求他帮忙租个房子这么简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